"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陈·州

古F:

      陈·州
      公孙策被丧尸咬伤了,颈间的伤痕,狰狞而又刺眼。绿色的血管从伤口生出,蔓延至胸口,双颊毫无血色,整个人透着虚弱。可偏偏那个人总是摆摆手说:“无事。”嘴间的笑容总是让人既生气又心疼。
      包拯懊悔着,不该以假死戏弄着先生,当他知道先生吐血时。他只想着,给公孙策一个大大的惊喜,当他批头散发地,像丧尸一样掐着公孙策的脖子的时候,先生意料之中的惊慌失措。“大人,大人,你咬吧!”他没有注意到语气中透露的坚决。当他将披散的头发拢到耳后,坐在地上哈哈大笑的时候,也没有注意到先生的虚弱。
      公孙策靠坐着,手中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扇子,听着开封府众人商议着如何给庞昱定罪。当包拯提出“吊丧脂粉计”时,他不禁为这个计谋叫好,心中欣慰:大人陈州一行果真成长了许多,或许以后没有了自己,大人也可以独挡一面吧.....
      包拯心疼,看到先生被庞昱气的当众吐了一口血。包拯更心疼,当先生躺在棺材里,该死的庞昱居然用针扎了先生两下。忍,忍到时机成熟,就可以抓捕庞昱,替整个陈州百姓和先生主持公道。当张龙、赵虎压着庞昱来到院中时,时机刚好。“在下包拯,这是开封府的主簿——公孙策。”
      公孙策又晕过去了,再醒来已是尘埃落定。庞昱落网,丧尸解决,陈州百姓也开始新的生活。公孙策不知道这期间发生了什么,询问众人也只是寥寥数语,不肯多言。包拯曾下令,不准将陈州惨状告诉先生,毕竟先生刚刚大病初愈,不能再让先生劳神费心。
      陈州城外,百姓夹道送别。公孙策察觉到包拯的失落和挣扎,叹言道:“大人哪,人没有不犯错误的,但是为官者,重在有一颗为天地的立心,为百姓立命的初心,并且终生为之不懈地努力。”包拯听言,望向公孙策,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小小的自己,那个不忘初心的自己。相视一笑,“好。”
(作者:F酱
    自己产粮自己销
           文渣)
跪求一波关注啊啊啊,会卖萌,可调戏,发糖发刀还会开车!!
            

评论
热度 ( 36 )
  1. 张起灵F 转载了此文字

© 张起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