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灵·魂(上)

古F:

灵·魂(上)


      水从四面八方挤压而来,不断涌入鼻中、口中,无法呼吸,意识逐渐被黑暗吞没……
      陷空岛地陷时的波动使得包拯从船上跌入水中,巨大的冲击使得他意识昏沉,再次睁开眼睛,已是躺在了开封府内自己的房间中。包拯很疑惑,因为周围实在是太安静了,静谧到有些让人寂寞。先生呢?展护卫呢?张龙赵虎呢?想着,便从床上爬了起来,低头看身上还穿着当初落水的衣服"奇怪,都没有人帮本大人换衣服的嘛,哼╭(╯^╰)╮,去找他们!"
      房中无人,厅中无人,院中无人。
      包拯隐约听见府衙正厅当中传了嘈杂之声,便前去查看,心想是谁敢在开封府内捣乱,该不会是那只臭螃蟹吧!想着,便来到了正厅,只见白绫飘飘,中间一个大大的"奠"字,包拯心里顿时慌了神,"是谁?难道是展护卫,不可能,展护卫武功那么高强,怎么可能会死?!"一路小跑到众人面前,急忙询问:"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无人回应。
      公孙策站定不动,神色悲伤,喃喃自语道:"大人,大人……"。"算了算了,"包拯自己探首向棺内看去"我自己……"话音未落,一股突如其来的无力感涌上心头,棺中男子与自己面容相同,额间一抹月牙精致而又独特。"你们……你们是在骗我,对不对?你们找了一个跟我长相相似的人骗我对不对?哈!哈!哈!告诉你们,本大人是不会被……"说着便用手去抓公孙策,只是却穿透了他的身体。
     包拯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平时总是含着笑意的眼中带着惊恐和慌张,"怎么?怎么会?!"不信邪的再一次伸手触碰,结果一样。"难道……我真的死了吗?是我死了?"泪水从眼眶中溢出,众人的哭声和巨大的悲伤包裹着自己,意识再一次被黑暗吞噬……
(F:枯竭了枯竭了,上课分神偷偷摸摸写的o(╯□╰)o
   再说一次口号:关注,涨粉,发刀(划掉)糖)

评论
热度 ( 19 )
  1. 张起灵F 转载了此文字

© 张起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