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山有木兮 4

惊雀:

OOC有


私设如山


有原创女性炮灰角色


包拯X公孙策


不喜慎入


























城隍庙距离开封有点距离,所以今天罗清早早的就来到府衙,并且执意走着去走着回。罗清带着一个丫鬟,跟公孙策三人悠悠闲闲的往城外走。公孙策平时多是呆在府衙里事情繁杂,就算出门也都是有事情要做一定要出门。单纯的出去玩散散心他已经许久没有过了,正好罗清邀请他,公孙策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对于罗清来说,以往每一次见面都是在府衙里,总是觉得不自在算不得二人世界。尽管她没有犯罪,可是衙门还是无形中带给她很大压力。


城隍庙虽然远了一点,可是来往人群络绎不绝,求什么的都有。没听说有过什么特别灵的事情可这庙却一直香火鼎盛。到了城隍庙,罗清带着丫鬟进了大殿上香参拜,公孙策没有进去。人很多,来来往往的,可是罗清还是一眼就看见了在庙门口大叔底下请平安符的公孙策。


“先生在这里啊,怎么不进去上香拜一拜?”罗清走近,低头看见公孙策请了七张平安符,其中六张被折成了三角形,放进了暗红的小锦囊里,另有单独的一张被折成了方形,放在了一个正红的锦囊里。眼珠一转,罗清被自己心中所想羞红了脸。


“实不相瞒,在下其实并不信鬼神。既不信,便不用拜”收好了所有平安符,公孙策就往外走,罗清本来还想去求个签看公孙策走了也只能跟上


“那先生又为何请平安符?岂不知很多事情都是心诚则灵吗?”


“这城隍庙整日男女老少络绎不绝,可是他们之中又有几个是真的那么虔诚呢?又有几个会真的把所求之事希望都放在自己所求之神的身上?很多时候,鬼神之说不过是给他人给自己一个念想而已。有时间求神问鬼还不如真的去努力去珍惜,免得到时候怨天尤人”


“所以先生求平安符是为了给自己求心安?”


“算是吧,图个吉利”


“先生,今日既然都出来了就不要着急回去,我们走林子里吧!虽然过了踏青的时候可是茂林修竹郁郁葱葱的也值得一看”罗清领着公孙策选了另外一条岔路进了林子。虽说是林子里可也并不是什么僻静无人的小路,公孙策没有拒绝。


已近午时,可是林中树木茂密将光线遮的正正好好,罗清一直在偷瞄公孙策,在期待什么。


“罗小姐,要不要在此休息一下?”


“好啊,我备了点点心”一直跟着的丫鬟赶紧拿出一个油纸包递给罗清“先生不要嫌弃”


“这也是你自己做的吗?”公孙策确实有点饿了,一手拿了一块


“恐怕要叫先生失望了,这个是买的”罗清自己拿了一块又递还给了丫鬟,丫鬟自己也拿了一块“不过先生要是喜欢,我可以去学”


“不用不用,在下不是那个意思”罗清给丫鬟使了个眼色,丫鬟就跑去三棵树以外的地方扑蝴蝶去了。公孙策看丫鬟走远了,知道此时便是最好的时机“罗小姐,我有些话….要跟你说”


“先生请讲”罗清眉眼含笑,羞的耳朵尖都红了,手也悄悄握成了拳头


“今日就是你我约定的半月之期,承蒙这些日子以来罗小姐你对在下的照顾,只是…在下还是不能接受你的心意!还请罗小姐见谅!”公孙策低头行礼来表达此刻完全没有意义的歉意


“什么?!”罗清刚刚还羞红的脸一下子就白了“为什么?!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吗?”


“不是的,罗小姐你端重大方,心灵手巧善解人意,实在是好的不能再好了,只是在下并非良人,还请小姐看开一点,另觅佳偶,在下真诚的希望也是真的相信罗小姐你会找到一个…”


“我要是真有你说的那么好,你为何要拒绝我”罗清眼圈发红可是却死命的憋着眼泪,话音都是抖的“先生是不是心里早有喜欢的人了?”


“…是”


“是谁?她有哪里比我好!”远处的丫鬟听见罗清的声音想要过来,被罗清一个眼神钉在了原地不敢前进一分


“罗小姐,请恕在下不能告诉你他是谁。只事有一点希望罗小姐明白,这世上好的东西多得是,但是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难道是有夫之妇?”罗清看公孙策楞了一下,以为自己猜对了“原来那枚平安符不是给我的……..”公孙策不想纠正罗清的答案,看见罗清伤心的样子他对自己刚刚生出的轻松有了一些罪恶感“她是什么样的人?”


“他….”公孙策知道此时要是不说清楚,怕是以后都谁不清楚了“他平时胆子很小,怕很多东西。但是真的遇到什么事了,就什么都不怕了。他还很聪明,虽然平时看不太出来,可是其实有时连我都要甘拜下风。他总是能暖到人心里去可是又能气的你想杀人”


“看来你真的很喜欢她”罗清抹了一把眼泪“你提起她都是眉眼含笑目光温柔的。那枚特殊的平安符是给她的吧?她可知你的心意?”


“他不知,我也不想让他知”公孙策惊呆于罗清变脸的速度,刚刚还情绪激动此时却已经冷静下来了


“世间之事大抵如此,想要的总是拿不到手的。就像先生与心仪之人,就像我与先生。先生能默默的深情,罗清却空耗不起”罗清又抹了一把眼泪把丫鬟叫了过来“先生我累了,能不能送我回家?”


回程的路上一路无话,罗清在进家门的时候还是没忍住回了头,只一眼就拉着丫鬟哭着跑进了府内。







评论
热度 ( 56 )
  1. 张起灵惊雀 转载了此文字
  2. 以齐制宾惊雀 转载了此文字

© 张起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