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山有木兮 完结

惊雀:

OOC有


私设如山


有原创女性炮灰角色


包拯X公孙策


不喜慎入
























月亮被云彩遮的时隐时现,星星有些微弱的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像怕冷似的。公孙策端着食盘敲了包拯的房门。


“大人!大人!快开门,我知道你没睡”公孙策听见里面有些衣料摩擦的声音,知道包拯一定是用被子蒙住了头“大人,你不开门可就自己进去了,我进来了啊!”公孙策推门进屋,看见包拯在床上折腾的头发都乱了,抱着被子坐在床边“我看大人你没来吃晚饭所以给你端来一碗面,当做夜宵”


“不吃!我不饿,我中午跟庞籍在聚福楼吃多了,不饿,不想吃”包拯紧了紧怀里的被子“先生都要成亲了要走了,还吃什么面…..”包拯越说越小声


“大人你这是怎么了?最近心情都不太好,大人不妨说出来,就算我不能解决听你倾诉也是可以的”公孙策把食盘放在桌上坐在了包拯身边


“明知故问…..”包拯抱着被子往旁边挪了挪


“大人你说什么?大点声”公孙策跟着挪过去


“我说,我没事!我可能最近有点上火,烦躁,多喝热水就好了”


公孙策抓过包拯的手腕“是吗?我给大人断断,张嘴。张大点”包拯听话的张大嘴“是有点,可能是你最近吃的肉太多了”


“先生,我问个你个事呗”包拯犹豫半天还是打算问出来“你跟那个罗小姐……你们怎么样了?我听他们说你今天跟罗小姐出去玩了?”


“对,你不提我都要忘了”公孙策从海里掏出一个正红色的小锦囊“这是我在城隍庙求的平安符,在晚饭的时候都给大家了,可是你没去吃饭就差你了。还好你问我了,不然就要等明天了。”


“真的?!给我的?”包拯接过平安符算是有了点笑模样“先生你知道的我不信这个,先生你不是也不信吗?”嘴上说着不信可是他的表情和动作出卖了他


看见包拯欢天喜地的把平安符揣起来,公孙策也笑了“大家都求,我也求了。图个吉利罢了,大人要是不喜欢………”


“喜欢喜欢!先生送的我怎么可能不喜欢!”包拯大大的笑容在想到这平安符是跟罗清一起请的就慢慢消失了,脑海里盘旋了一下午的两个人并肩而行言笑晏晏的样子并没有消散“先生啊,你还没回答我呢,你跟罗小姐,怎么样了?”


“我不是已经跟大人说过了我不喜欢她吗?”公孙策看着包拯


“那她还天天来送饭,今天你们还一起出去玩,先生你不喜欢她你要早点告诉人家,你不能拖着呀!”包拯一听公孙策说不喜欢,眼神放光,整个人都来了精气神


“其实第一天她来送饭的时候我就跟她说清楚了,可是她不想放弃,于是我们约定了半个月的时间。如果这半个月我还是没有改变主意她就一定要放弃,今天就正好是半个月的期限,我已经跟她说清楚了,她不会再来了”


“真的!?太好了!先生不会成亲了!!不会……”包拯轻咳了一声收敛好了情绪“我是说,男子还是要先立业才能有能力有经历承担家庭的责任,先生你还年轻不着急的哦~”


“大人,怎么我跟罗小姐的事不成,你这么高兴?难道你喜欢….”公孙策没说完就被包拯打断


“哎呀~突然就饿了~这里正好有一碗面诶!哎呀好饿啊!”包拯把被子塞给公孙策三步两步就走到了桌前,公孙策笑着摇摇头帮包拯重新铺好了床也坐去了桌边看包拯吃面。只见包拯一筷子挑上来又放下去,挑上来又放下去就是不往嘴里送


“怎么了大人?是不是凉了?”公孙策摸了摸碗边还可以,不凉


“先生,”包拯抬起头,一脸的哀怨“且不说这面稀汤寡水,这里面怎么没有肉?!是素面也就算了,为什么连菜叶子都没有多少?开封府是破产了吗?”


“大人你刚才不是说不饿吗?正好晚上夜宵也不能吃太多,会胖的呦~”公孙策拿起桌上包拯的扇子啪一下打开“大人,你最近天天都跟庞大人吃聚福楼都上火了,就别想着吃肉了。清谈一些好。”


“有没有人管了!?先生虐待我啊!!!堂堂开封府尹被自己的主簿先生虐待啊!!!!来人啊!有没有…”


暴力是不能解决问题的,但是有些问题不用暴力还真是不行,公孙策想。


被打了一扇子的包拯在公孙策的注视下吃一口嚎一嗓子的吃完了面,一脸委屈看起来可怜极了。


“好了大人,早点睡吧,我也去睡了”公孙策收拾好碗筷就要走被包拯从背后抱住了。包拯虽然瘦但是很高,长手长脚的。这样一抱将公孙策整个都放进了自己的怀里。公孙策僵硬了一下便放松了下来“大人,怎么了?”


“先生,我…..”包拯的下巴硌的公孙策肩膀有点疼,公孙策拍拍包拯的手示意他放开。等包拯放开,公孙策转过身放下食盘双手扶住了包拯的肩膀


“怎么了大人?你要说什么?”


“我….先生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包拯不知道他的眼神还从未如此深情过,看的公孙策紧张


“可以”公孙策微笑点头、


 “我还没说是什么事呢!”


“大人虽然平时淘气可是其实是个很靠谱的人,我相信你”公孙策捏了捏包拯的肩膀,包拯却又支吾了起来


“那要是我要你永远都不成亲,永远都陪在我身边做先生呢?你愿意吗?”


永远是一个虚无缥缈到让人觉得好笑又想想就能带来的无穷力量的词,公孙策不是很喜欢这个词他更喜欢一直。


“好,我会一直陪在大人身边的”


 “先生我不是开玩笑的”


“我也不是”


包拯闻言突然将公孙策抱住了,紧紧地。比抱着被子还紧“那好,我也不成亲,我们就这样一直打打闹闹相互扶持,在这开封府里过一辈子,行不行?”


包拯看不见公孙策的表情,也就不知道他的先生此刻是有多么隐忍着激动,甚至因为害怕暴露手在发抖而不敢回抱住他


“大人….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尽说些肉麻又奇怪的话。我刚刚不是说了,会一直陪着大人吗?”公孙策轻轻的拍着包拯的后背“好了大人,放开我吧,很晚了快休息吧,我还要刷碗呢”


“先生,我是认真的,我….”包拯不仅没松开还抱的更紧了“我可能…..我喜….”


“好了大人,快睡吧,我今天去城隍庙是走着去走着回的,很累了”


包拯被推开,看着公孙策眉眼温柔的离开。真是知他莫若先生了,包拯想。他知道就算不是先生执意打断,他也说不出那句话的。


展昭叹气摇头轻轻的将瓦片复原,躺在房上看月亮。一阵风吹过身边就多了一个白玉堂。


“展小猫你果然在房顶上!”白玉堂在展昭身边不远不近的地方坐下“你看什么呢?”


“月亮”展昭突然坐起来朝白玉堂扔过去,白玉堂接住了


“什么东西?”


“平安符”


“想不到堂堂展护卫居然也懂得这种小女生的东西,不过你放心,五爷我厉害的很!还没有打败你呢不可能出事,根本用不着这种东西保平安”白玉堂嘴上嫌弃的不行,可是却手脚麻利的揣了起来,脸上的笑根本止不住


“是公孙先生给你的,我也有,我们都有”展昭拿出自己的平安符来给白玉堂看


白玉堂眼珠一转,这东西展昭给的是一个意思公孙先生给的可就是另一个意思了“是吗?那我这就去谢谢先生”


展昭拉住了白玉堂的胳膊“别去,先生已经休息了,明天我跟你一起去”


“可以”白玉堂也躺下了“哎我们叫个夜宵吃吧”


“开封府没有这种预算”展昭跟白玉堂肩挨肩的躺下了


罗清的事情很快就被开封府众人忘记了,好像它从来没有发生过也没有带来一点影响。


“先生,我今日苦读诗书,发现了一个问题”包拯拿着一本书故作深沉的进来公孙策的房间


“哦?大人最近居然读书了?!”公孙策为包拯倒了一盏热茶“不是,我的意思是大人发现了什么问题啊?”


“你看啊,‘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这句话呢是说,山上有树,树有树枝我喜欢你你不知道,对吧?”包拯拿着茶盏没有喝,手心都被烫出了汗


“对啊,有什么问题”公孙策言语之间略带紧张


“这两句话根本上句不接下句嘛!什么树啊树枝啊跟下半句有什么关系啊?!我怀疑这书是盗版!”


“大人,这句话是出自…….”公孙策突然就不说了,用扇子抵住了额头叹了一大口气“大人,你以后还是看名伶杂志吧,少看书。看书,不适合你”


“!!!!!!!!!先生!你又是不是在心里嘲笑我读书少!?”包拯把茶盏重重的放下,结果烫了自己


“嘲笑你需要在心里偷偷的吗?”公孙策笑着看着包拯


“啊!我知道了”包拯打开扇子一脸得意“你不知道”


公孙策突然就红了脸“什么?大人你什么意思?”


包拯突然站起来一边跑一边喊“我问倒先生了!!!原来先生也有不知道的事啊!!!我问倒先生了!”


公孙策楞了一下,笑着摇摇头抿了一口茶水拿起扇子追了出去。


如果能都一直这样打打闹闹下去那这样的永远其实不错,公孙策边追边想。


巧的是在前边跑的包拯也是这么想的,只是他还多想了一点:他再也不要听白玉堂的馊主意了,要不是他反应够快,那场面真是尴尬到想死。





评论
热度 ( 71 )
  1. 张起灵惊雀 转载了此文字

© 张起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