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此间是梦

古F:

此间是梦


      “一”是世界上最孤独的数字。


      塌了的开封府,断了的柱子,残破的墙壁,浑浊的池塘,以及刺眼的鲜血。


      一场地动仿佛让整个开封变成了炼狱,百姓死的死,伤的伤。惊叫声、哭喊声、哀嚎声此起彼伏。


      地动来得快速而又猛烈。
     
      该说是幸或不幸呢?包拯活下来了,有且仅有他一人。


      公孙先生倒在了书房,梁上的柱子砸中了先生的后脑,先生一下子便没了气息。摊开的书页溅上了一摊鲜红的血迹,再也没有人为它合上。


      展昭被埋在了废墟之下,只剩一只手露在石堆外面,虚虚地搭着。这只本该肆意舞剑而此刻却沾满灰尘的手刚刚救起了一位妇人和三个孩童。


      张龙赵虎被人发现死在了一起,两人手紧紧的握着,脸上带着泪痕,是害怕这如末日般的景象还是不舍今生这段缘分?不得而知。


      庞籍疯了,在目睹一个孩子活生生被石块压死后,他疯了。溢出的鲜血染红了他精致的绣鞋,也染红了他的世界。


      包拯独自一人走在已经倒塌的开封府内。那算盘声,那舞剑声,那吵闹声,那些记忆还在,只是承载着这些记忆的事、物、人都已经不在了。眼泪无声滑落。包拯没有一点哭声,只是悲痛欲绝。


      “大人,大人?大人醒醒……”
      包拯渐渐睁开双眼,眼前人由模糊到清晰。“公孙先生,公孙先生,是你啊,真的是你啊!”话语中带着哭腔。包拯一把抱住公孙策,“太好了,你没有死,太好了!”包拯搂的更紧了,将头埋在公孙颈间大哭。
      “好了好了,我在这儿呢,没事了没事了,”公孙策拍着包拯的后背轻声安慰,“做噩梦罢了,大人安心。”
      “公孙先生,你是不知道,我刚刚做了一个特别可怕的梦,我梦到…………”


      哪处是梦?此间是梦。


(溜了溜了(ˉ(∞)ˉ))

评论
热度 ( 46 )
  1. 张起灵F 转载了此文字
  2. 以齐制宾F 转载了此文字

© 张起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