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包策】寻(上)

青飒:

ps:写文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了,好心塞……最近难产中……我就想写个先生被欺负包子炸毛护食的小甜文……毕竟……公孙先生是他的口粮嘛hiahiahia……写得有点跑偏了,不要嫌弃我。


傍晚,开封府内一片宁静,并没有往常的热闹。屋内,公孙策就着烛火清点账目,修长的手指拨弄着算盘,噼里啪啦的声响回荡在空旷的屋子里……


良久,公孙合上账本,往后躺进椅子里,阖上眼眸,指尖揉了揉额角,长叹了一口气,忽而又想起什么似的,坐直了身子,朝门外唤了声,


“张龙?”


门外的张龙应声而进,听到先生问他,


“大人回来了吗?”


“没……没呢……”他刚还在跟赵虎讨论,大人怎么还没回来。


“还没回来?展护卫呢?”


“也没……”


公孙担心起来,站起来就往门外走,“你带上点儿人,我们出去找找。”


“啊……?那个……不是……先生你看……展护卫跟着呢,应该没事儿,我们去找找就成了,要不……先生你就在家待着?”


公孙疑惑了,怎么从陈州回来以后,大家都开始反对他出门了?


今天下午有个案子,包拯带着展昭出去,临行前把公孙拦下了。


“先生,衙门里的文书和账本什么的好久没有整理了,要不……”


“可是现在不是去查案子吗,那些我可以晚上回来再看……”


“那怎么能行呢!那么多文书,晚上光线又不好,还是白天比较方便。而且这次的案子我已经有眉目了,有什么事我和展护卫能应付的来,展护卫,你说是吧……”


接收到包大人递过来的眼色,展昭连连点头,


“我会保护好大人的。”


就这样,他头一回被拒绝跟案子,头一回眼睁睁看着包大人和展护卫走出朱色的大门。


“……为何?”他忍不住问。


张龙支吾着,“这不是……在陈州被先生给吓怕了吗……”


经陈州一事,他们一致认为,就连包大人都有砸头保命的本事,公孙先生作为开封府里唯一一个没有武功的人,就该好好待在敌后,坚守阵地。


“……”公孙瞬间有点汗颜,不就是受了一次伤,好吧虽然是严重了些,可是……不至于吧?


清咳一声,“这可是在开封城里,能有多大危险……别担心了,走吧。”


“……是。”


一行人首先直奔栖霞馆。


“包大人?他今天并未来过啊……”娴静秀美的姑娘如是说。


然后分成两路,一路主街,一路小巷。


“先生先生!!打听到了!!!”


公孙急忙问他,“在哪儿呢?”


“在……在……”


公孙先生急了,“别吞吞吐吐的,到底在哪儿?!”


“在……春风楼……”


众人:“!!!!!!??????”


公孙策:“……”


张龙赵虎看着怔愣的公孙先生,面面相觑……所以……大人这是查案子查到妓院里去了??


包子逛窑子……怎么感觉怪怪的……


众人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朝这个线索直奔而去。


夜间的开封城自是灯火辉煌,热闹繁华,特别是秦楼楚馆这些地方,来客更是络绎不绝。


街上的人都在这一方辉煌绚丽的处所内进进出出,只是,这进出的人,都是男人……


开封府众人站在春风楼一旁的暗巷中,听着春风楼里传来模糊的乐声,间断的喧哗声……


公孙先生沉吟片刻,转身说道,


“要不你们两个进……”话音戛然而止。


张龙赵虎在他身后瑟瑟发抖,面对先生期盼嗯眼神,张龙一脸为难道,


“先……先生……你看这些姑娘一个个……如狼似虎的……我怕……”进去就出不来了……


“是啊先生……我娘从小就教导我,这些地方就是妖穴魔窟,去不得去不得……而且,我们都穿着官服……进去……不合适吧……”赵虎见状,附和道。


说完,所有人的眼神都往公孙先生深蓝衣衫上看,他今天没穿戴帽的那套衣服,青丝半束,蓝衣翩翩,温文儒雅,浅笑端方,实在是好看。


关键是,看不出来是个官爷(ง •̀_•́)ง。


龙龙龙狗腿地递上折扇,“再加一把扇子,完美~”


公孙先生:“……”你们出来的时候怕我出事儿的那份心去哪儿了??


“先生放心!我们就在外边接应,咱们里应外合,准保能找着包大人!”


公孙先生:“……”


所以……开封主簿没有官服是我的错??

评论
热度 ( 69 )
  1. 张起灵青飒 转载了此文字
  2. 以齐制宾青飒 转载了此文字

© 张起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