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包策)当时只道是寻常

鲇鱼嘴Orz:

(cp包策不逆,算是脑洞扩写


粮真的好少……逼的一个懒癌自割腿肉,可以说是真爱了Q_Q)








看到公孙策在堂上抑制不住大口吐血后,包拯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毕竟之前明明只是脸色有些苍白外加时不时的咳嗽而已,先生说了,吃过药,很快就会好的。


先生医术精湛,又从不骗人。哪怕青色脉络盘旋在苍白脖颈上犹如一条狰狞的蛇在吸食着他的生命力一样,先生说过,不要紧,那就一定会好的。


可是,为什么会吐血呢?


吐血后公孙策就晕了过去,是在被展昭抱回后堂的路上醒过来的。醒来后就不听劝阻挣扎着要下地,展昭坳不过他,便将他安置在竹椅上。


包拯端来茶,他低头浅饮,却发现众人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无奈放下茶盏,微笑道:


放心吧,没抓到庞昱以前呐,我是不会死的。


那抓到庞昱后呢?包拯想,这是在变相的给他们暗示什么吗?


可是先生的医术那么高明,怎么可能……


包拯突然想起了惨死在殿上的卫大人,畏光惧水,布满青筋的面容异常狰狞。最重要的是,卫大人在上殿前,就已经是具尸体了。那现在微笑安慰他们的公孙策呢?他是活着的吗?


大人想到什么了?


公孙策的声音将他拉回现实,他匆忙摇头


没……没什么!对了,我有一招吊丧脂粉计……


包拯与众人安排完事宜后,又偷偷看了看眼前人苍白的脸苍白的唇,袖中的拳纂的更紧了。


……


吊丧脂粉计施行的异常顺利,五千铁甲兵失去威胁,最重要的是把那个害先生吐血的安乐候也关进了大牢。


包拯很开心,想要亲亲抱抱举高高,于是他板起脸,对正在喝茶的先生“撒娇”


先生,我就问你一句话



刚才你们家大人帅不帅~


……哦。


…哦???!!


……


包拯拿看着终于回到了自己手上的官服时忍不住感慨,终于不用穿先生那小一号的衣服了……而后一抬眼发现了衣服上的蜜汁破洞和血迹


???这是什么?


庞昱扎的。


公孙策张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旁边的展昭就冷冷的回答了他的问题。那么长的针,当他堂堂南侠是瞎子吗?


什么????!!!!你怎么不早说??!!


果不其然,包拯的咆哮差点震落几只无辜路过的乌鸦。又匆忙跨前几步抓住先生上下打量


还好没事,还好没事,还好针上没有涂毒……


大人放心,学生没事……


公孙策安慰性的拍拍包拯,那人却唰的抬头


庞!昱!


咬牙切齿的吐出两个字后就直直冲向了大牢


……


我们仍未知道那日在大牢里以要解药为由对庞昱拳打脚踢的包拯和张龙赵虎有没有报私仇的嫌疑,陈州案就匆匆迎来了尾声


虽然最后的结局不算完美,但好歹先生还好胳膊好腿的跟在包拯身边。


公孙策拍拍为死去百姓而自责的包拯说,大人以后要走的路还很长呐。


包拯听后陷入沉思,他想问公孙策那你会陪我一直走下去吗?想想又觉得太煽情了,于是他侧头露出一个微笑


谢谢了。







(ps:啊啊啊乱七八糟的产物,就是想写写包策那些暗搓搓的糖。记得有一幕是包包和张龙赵虎在大牢里“殴打”庞昱,让他交解药。虽然包包一直说是为了百姓,但是每个案子的幕后主谋都是在对百姓或皇帝不利,也没见他生这么大气啊……如果有人说是因为涉及的人比较多,那他让秦郎中制作解药可是在先生昏倒后……先生一恶化他瞬间就有点慌了,直接一脚踹开门,闯进秦的屋子。还有开封其他人平时对策策都是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但策策倒下后看得出来他们都对安乐候恨的咬牙切齿的……而且展昭也是一直等先生醒了才说要去报仇的……


总之开封府真的好有爱啊Q_Q好爱他们这个大家庭


pps:虽然看起来甜,但我也许是个后妈?结合标题后……可以自行脑补咯(-.-)

评论
热度 ( 55 )
  1. 张起灵鲇鱼嘴Orz 转载了此文字

© 张起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