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开封奇谈】幽州往事2(策包/包策无差,清水)

笛落城:

       三天后,皇上果不其然在上朝时随便找了个看包拯不顺眼的名号将他贬去幽州,而包拯也为了把这出戏演的真些,跪在地上嚎哭了一炷香的时间。


       回到府中抢过公孙策手中的茶杯便是一饮而尽,正差异他家先生居然一反常态的没有瞪他而是看着他笑时,忽然感觉到口中一阵呛人的苦涩,差点把他的眼泪又给逼出来。站在一旁的展昭悠悠道,“先生最近上火,泡了苦茶喝。”


       公孙策一边笑着,一边给他又倒了杯水,“苦茶挺好的,正好也给你败败火。”


       喝了半壶水包拯才缓了过来,一边哈气一边含混不清的说着,“皇上圣旨下来了,咱们过两天就得启程了,抓紧收拾收拾东西吧,把重要的带上,反正也是走走形式做做样子。”


       “对了大人,那初年可怎么办呀?要再送到静儿姑娘那里先呆一阵么?总不能让他还跟着咱们一路去幽州。”


       “不行不行,不能送去静儿那儿,本府话都说出去了再把孩子送回去岂不是食言了!我想想啊……”说着,包拯陷入了深思。


       公孙策像是早已想好了对策,又道,“你被罢官一事是不是还没和庞大人说过?正好你现在过去,跟他打声招呼,也免得他真以为皇上迁怒于你,顺便问问他能否将初年先寄养在他那里。”


       “好主意!先生真聪明!”包拯趁公孙策没注意,没忍住伸了手,拍了拍他的头,然后飞快的起身一溜烟的跑了出去,高兴的像是占了好大的便宜。


       公孙策先是佯怒的举了举算盘,见他已经跑开,又无奈的笑了笑。展昭站在一旁抱起了双臂,兀自翻了个白眼,不情不愿的跟了出去。




       初年正在厨房学做菜,看到包拯来的时候开心的打了招呼,“爹爹好!”


       听见这话的包拯差点没被门槛绊了一个跟头,“这孩子是不是见人就叫爹爹啊……”


       闻着酸菜鱼飘出来的香味,展昭两眼放光的跟来了厨房,初年见到他也礼貌的打了招呼,“展昭哥哥好!”


       “……”这孩子真会见人下菜碟,包拯内心一边吐槽,一边上手捏着小孩的两颊,一脸怪蜀黍的表情道,“走着初年,爹爹带你去见隔壁庞叔叔,你可能得在他那儿住上几个月,过一阵我再把你接回来,我待会跟他说一声,没准他也能帮你找家人。”


       领着小初年刚出了府,就看到对面大门敞开,庞籍穿的花枝招展的就冲他跑来,“死包子!你什么情况啊?皇上怎么把你给贬去幽州了?”


       包拯摆了摆手,凑到他耳边说到,“安啦安啦,皇上其实是派我去查案的,但是他出不起车马费只好先把我贬职再把省出来的钱给我当报销费……”


       “啧啧,果然是皇上的作风,”庞籍收了扇子一脸的深表同情。


       包拯看他一脸信了的表情几乎快要笑喷出来,连忙挤眉弄眼管理了下表情,退开半步,拍了拍庞籍的胳膊,道,“跟你说正事,我这不是要去幽州任职么?我儿子还小,带上太碍事,先放你府里帮我照看几个月呗?”


       庞籍一听包拯是求他办事,甚是开心,就差跳起来了,大笑道,“死包子!你也有有求于我的一天!快求我!求我我就答……”忽然意识到哪里不太对的庞籍一个小跳退后了一部,俯下身来,仔细看了看初年,又扬起头来认真端详着包拯,吓得眼珠子都快掉了出来,“你儿子!?!你什么时候你你你哪儿来的这么大个的儿子?”


       包拯内心窃喜,表面上却一脸严肃道,“实不相瞒本府其实早已有了家室,和某些到现在还没娶到老婆的从三品侍御史有着本质的区别。”说着还抽出了被庞籍因惊讶而揪住的衣袖。


       庞籍刚从震惊中缓了过来,连忙开始在脑海中搜索应该如果把死包子怼回去,就听眼前的小孩认真的对他行了个礼,天真无邪道,“姐姐好!”


       “……”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包拯这回是彻底忍不住了干脆放肆的大笑开来,边笑还边不忘表扬初年,“儿子好眼光!”


       一旁的庞籍已然炸了毛,上蹿下跳的开始对着初年一顿教育,“是哥哥!哥哥!等等不对!你是死包子的儿子,我若是哥哥岂不是……不行不行,叫叔叔,啊不对,叫爷爷!好孩子,叫爷爷!”


       “嘿!死螃蟹别想占本府便宜!乖,儿子,叫哥哥!”


       “叫爷爷!”


       “叫哥哥!”


       “砰!”“砰!”


       “先生我错了……”包拯捂着脑袋,委屈巴巴的蹲在地上。


       “我,我也错了……”庞籍满眼泪花的蹲在包拯旁边。


       公孙策满脸的怒气,在他们面前来回踱步,边走边说,“你说说你们两个啊!堂堂三品大员,就在京城大街上大吵大闹,幼不幼稚?你瞧瞧初年,人家一个小孩子都比你们知道分寸!我这想起来忘拿个东西,一出门就看见你俩跟这儿骂街,是还嫌不够丢人么?”


       初年走了过去,也是很配合的对着公孙策行礼道,“爹爹好!”


       原本低着头认真听训的庞籍一个大惊,坐到了地上,一脸怀疑世界的表情自言自语道,“我听到了什么?死包子这不是你儿子么?怎么又成公孙先生的了?”


       包拯想了想觉得这个问题解释起来太费事,于是干脆不解释,“嘛,一个意思啦,一个意思啦。”


       庞籍惊得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可告人的大秘密,来回来去打量着这三个人,心中想着,你们开封府的人都这么开放的么??




       公孙策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玉坠,是前两天他和包拯在采买出差必需品时逛街买来的,既然初年叫了他爹爹,他总觉得自己得送他点什么作为回馈,于是便选了这个白玉平安扣,方才换衣服时才发现自己竟忘了把它送出去。


       “谢谢爹爹!”初年低头拿起了带在脖子上的玉坠,冰冰凉凉的,清澈奶白,甚是好看。


       公孙策笑着揉了揉他的头,转而又看到庞籍一脸懵逼的坐在地上怀疑人生,摇了摇头,对着包拯说道,“你再看看没什么交代的就送庞大人和初年回府吧。”


       包拯乖乖点头,掸了掸屁股上的灰站了起来,一把抄起还在神游的庞籍,把初年的手放到了他的衣摆处抓了起来。正要转身回府,忽然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他连忙又飞奔回来,狂摇庞籍的肩膀。


       后者被摇的快散架了魂才回来,连忙挣脱开包拯的双手,“死包子你吓死我没成功,是打算要摇死我啊!”


       “哈哈!醒了啊!我跟你说死螃蟹,你这会绝对不能再把我开封府给搞成你们家那样了!你要是再把先生送给我的绿植扔河里我就——”说着包拯探了半个头进庞府,见江子云不在,便放肆到,“我就把你家老师送你的典籍一把火都给烧了!”


       “你你你敢!”庞籍听到他家老师就差蹦了起来。


       “略略略,”包拯对他做了个鬼脸,“你敢我就敢!”说完跟初年喊了声再会,便连忙跑回府中,毕竟他家先生还在等他一起吃饭呢,他才没工夫跟死螃蟹斗嘴。

评论
热度 ( 50 )
  1. 以齐制宾笛落城 转载了此文字
  2. 张起灵笛落城 转载了此文字

© 张起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