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昨夜星辰(一)

古F:

昨夜星辰(一)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夜晚星光灿烂,夜半凉风习习。公孙策坐在池塘中心的凉亭中,点着一盏蜡烛,正翻阅着卷宗。斜飞入鬓的眉、水墨一般的眼、乌黑柔细的发,在烛光映照下显得格外好看,可担得起“丰神俊郎”这四个字。


      包拯此刻正站在湖心亭外,手中拿着一件披风。他本来是来劝自家先生早些回去休息的,看到这幅光景,竟不知怎么的,他居然有些看呆了,嘴角扬着微笑而不自知。


      “咳咳,”公孙策余光扫了一眼包拯,“这么晚了,大人怎么还不休息?”


      包拯回过神来,快步走进亭中,脸上愈发笑得灿烂,“先生先生,这么晚了,你怎么也没有休息啊。”说着,将手中的披风披在了公孙策身上,弯下腰,细心的替他系好带子。


      “待我将这几份卷宗整理好,便去休息了。大人还是先早些歇息吧,不然明天又没精神。”说着,公孙策放下手中的笔,看向包拯。


      “言念君子,温其如玉。在其板屋,乱我心曲。”包拯心里浮现出这两句诗。


      “大人,您在说什么?什么屋什么曲?”公孙策一脸疑惑。
     
      包拯心里一惊,刚刚出神间,居然将那两句诗说了出来,“呃……”直起腰来,慢慢踱到亭边,眼神飘忽不定,“没什么没什么,是……是静儿姑娘新编的舞曲,叫呃……叫般吾,让我帮她品鉴一下……”脸颊有些发烫。


     “哦,原来是这样啊。”公孙策若有所思地说道,“对,没错,就是这样!”包拯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呼~呼~哈~~”


      “可大人为何气息有些混乱?”
      “没……没有,空气清新嘛,我……”
      “言念君子,温其如玉。在其板屋,乱我心曲。”
      “什,什么?”
     
      包拯回头看去,正好对上公孙策的眼睛。


      四目相视,眼含深意。


(F:233,溜了溜了(ˉ(∞)ˉ))

评论
热度 ( 50 )
  1. 以齐制宾F 转载了此文字
  2. 张起灵F 转载了此文字

© 张起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