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一息之间

白树:


不知道怎么的,就变成了这样。这案子的线索不多多却杂乱无章,好不容易揪住了一条能跟的住的,却不想竟是凶手一早计划好的陷阱。


大意了。公孙策眉头紧皱,下意识地把还没转过劲来的包拯护在身后。展护卫和张龙赵虎等人此刻都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两个文弱书生被困在不算紧密的包围圈中,身上仅有的护身之物是他袖中一把小巧的匕首。


唯一的突破口只有他正对着的,似乎是领头者的那人。若自己攻其不备,自家傻大人逃出升天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包拯此时以及明确了状况,公孙策按在他腰间的手能感到他紧绷的肌肉微微颤抖着,温热而鲜活。他缓缓的把那只手收了回来,藏进袖中,抚摸着那匕首的木柄。如果不出所料,他家大人应该能猜出他的计划。


“李文泽,你做了这等伤天害理之事,你不觉得愧对傅大人对你的养育之恩吗!傅大人这辈子为官清廉,刚正不阿,他这么多年以礼教你,以德化你,视你为他的骄傲,你在他身后却滥杀无辜,丧尽天良,毁了他的一世英名,你有何颜面苟活于世间!”


公孙策心里一惊,他确实没有料到这幕后主使竟是这位风评极佳的傅乾养子所为。只见那李文泽除掉脸上面具,露出清俊的面容,扯出一抹冷笑:


“那些人无辜吗?包大人,你再仔细想想——老师身体一向硬朗,怎么会无端生了恶疾暴毙而亡?为官清廉,刚正不阿,说得真好听啊。朝廷就是这么报答这份美好品德的是吗?可笑啊可笑,我那老师还——啊!”


公孙策没有让他把话说完。在李文泽说话间过于激动,两三步走到了包策二人面前,毫无防备的进入了公孙策的攻击范围,把包围圈空出了一块。公孙策的这一刀深深地捅进了他的左侧大腿根部,造成剧痛的同时也使他失去了移动能力。


“跑!”


公孙策一手大力推着包拯,一手飞快的夺过李文泽的刀,脚下却没有要动的意思。


“公孙策,走啊!”


包拯似乎早就料到对方的举动,被推得一个踉跄后一把拽住他的手腕,死死的扣住,生生把本打算挡几刀给他争取时间的公孙策扯到身边。


“开封府严禁一切个人英雄主义。一起跑。”


“废话,人都跑出来了我不可能再去送死,大人你放开我,疼。”


两人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谁也没再说话,只是包拯把攥着对方手腕的手慢慢滑落到掌间,手指一根一根地插进对方指缝,再严严实实地扣住。他能感到那只颀长的手湿润且颤抖,也能感到五根冰凉手指缓缓地搭在他的手背上,力道渐渐加大,直到指甲嵌进他的皮肤。


他的心跳得太快了,那不正常。


果然跑这么快超出人体极限了。


案子是瞎扯的,反派死于话多,本来主题是牵小手,万万没想到成了这样。标题大概是生死只在一息间这么个意思,和文章内容一点关系没有,对我就是起名废。稍微复个健,我并没有爬墙。

评论
热度 ( 27 )
  1. 🍎 从 白树 转载了此文字

© ðŸ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