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包策包】不许之诺

白树:

“吐血这么大的事还跟展护卫串通起来不告诉我,啊?还有庞昱捅你那两下,要不是我看着官服上的口子了你是不是还打算瞒着我?你你你你你你你!气死我了!”
包大人难得地拿出了开封府当家的的气势,却因为语速太快说到最后不仅口齿不清还开始结巴,索性一甩袖子开始瞪着完全不拿自己当回事,还在悠闲喝茶的自家先生,大有一副你不给我个解释我就瞪你一天的架势。
一时无言。公孙策呷了口茶,抬眼瞧了瞧自家大人又垂下眼睑,末了叹口气放下手中的茶盏,信手拿起茶壶给对方也添上一口清茶,终于开口了。
“咸吃萝卜淡操心,”他撇撇嘴,偏过头对上包拯如同跑了男人的小媳妇的眼神,语气一软:“我这不是没事吗。”
包拯一听,又委屈又恼怒:“你就是想气死我!你就这么不珍惜自己?你摸着你的良心说话!你对得起你爹娘吗!对得起展护卫吗!对得起本府吗!不行,你今天非得跟我发誓没有下次了,不然我就趁你睡觉把你这套磁州窑的茶具都当了!”说罢拖着凳子凑到对方旁边发狠似的咬咬牙捏紧了手里的茶盏。
“你敢!”公孙策扬起胳膊作势要打,袖中算珠碰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响,听得包拯下意识地缩缩脖子抬手要挡,忽然想起来这种时候要有气势,不能怂,又梗起脖子。公孙策看他这副样子心里觉得好笑,便把停在空中的手挥向对方额头又忽然停住。
“啊啊啊啊你还真打啊!”鬼哭狼嚎了一阵发现想象中的痛感并没有到来,反倒是一个手掌停在头顶,透着令人安心的温度。他眨眨眼,自觉丢脸,索性放开了把脸埋在对方肩头蹭来蹭去:“我不管,先生今日非得答应包包不可。”
公孙策感受到颈肩温热湿润的吐息呼吸一滞。“大人莫闹小孩子脾气,学生出此意外也不是出于本意,只是情况危机,不得已而为之。”他把搭在对方头顶的手收回身边,却被对方反手捉住。
“先生,我知道这条路难走,但我太贪心了,希望先生能一直陪着我一直走下去。”
低音在耳边响起,他不动声色地想要挣脱那人的手心却被紧紧攥住。“学生也希望能一路陪着大人。”
包拯眼睛一亮,坐直身子,双手握住那只手放到身前:“那先生为何不肯答应我?”
“凡事以大人的安全为先,只要学生在,便不能让大人再以身涉险,陈州一案已经是极限了,若是大人真的在牢中……”他咬了咬下唇继续到:“学生……无法想象。下次学生定会阻止大人做这档子事。”
包拯微怔。他记得展昭在逼问下告诉他,先生是在牢里听到自己假死的消息后吐血昏迷的,顿觉心中一痛,暗骂自己混帐。“先生放心,你家大人吉人自有天相,大不了还能砸头保命,这说的是你的事,莫要往我身上扯。”
公孙策低头不语,愣愣地盯着两人交织在一起的手,分明是逃避之意。
包拯急了:“先生!展护卫每日在外打打闹闹弄的一身伤,还老是中点毒什么的,没有你谁给他开药啊!”
“还不是大人不让人省心到处惹麻烦搞的。”公孙策并不抬头看他,只闷声回答。
“查案的时候,谁来搜查线索,谁给我当忤作?我可不敢看那血淋淋的尸体。”包拯眨眼。
“大人在陈州什么样的尸体没见过?学生虽然卧病在床,也从张龙赵虎那听说了大人的英勇表现。”青衣主簿侧过头躲开对方的目光。
“不行,先生若是不在,我恐怕要把开封全府上下一年的俸禄都拿去买静儿姑娘的周边了。”白面包子恬不知耻地蹭过去。
“展护卫会拦着你的,他还要吃鱼呢。”躲开。
“那,先生若是不在,我吵不过死螃蟹的时候谁帮我撑腰啊。”瘪瘪嘴。
“大人伶牙俐齿,学生不记得大人哪次与庞大人斗嘴输过。”别扭地挣扎。
包拯松开紧握着对方手掌的双手,转而扳过他的脸来,迫使他和自己对视。
“公孙策,你就不怕你出了什么事,我承受不了随你一道走了?”
令包拯没想到的是,这一问之下公孙策竟扬起嘴角,正色道:“学生独独不怕这个。学生与大人相识,怕是有近五年了。这五年来,学生与大人朝夕相处,大人所做的每一个决定都让学生更加清楚地认识到学生没有跟错人。在学生眼中,大人虽然总是一副不正经的样子,实际上比谁都清醒。大人以天下为己任,满腔热血,一心为民,如今天下未定,太后迟迟不肯还政,襄阳王又在一旁虎视眈眈,大人绝不可在这时离开。这些,大人都比我清楚。但大人看似性子温和可欺,实则最为钢直,宦海深浅难测,以大人的性子定免不了苦头。公孙策不过凡人一个,如何能不惜命?但若是这条命能护大人周全,也便值得了。开封主簿师爷可以有无数个,百姓心中的包青天只有一个。若大人会为了一己私情,置天下苍生于不顾,那便不是学生甘愿为之献出性命的包大人了。”
包拯愣在那儿,他的先生笑意盈盈地望进他的眼底。窗子外有风吹来,带起他披在脑后的青丝。他真真切切地坐在那,又像个随时会被风带走的幻觉。
绝对,绝对不愿意让他再收到伤害。可是……
“公孙先生,你知不知道你有的时候特烦人。”
一把将那人捞进怀里,嗅着他熟悉的气息。他似乎有些气恼这句话,可最终也没说什么,轻轻地把下巴搁在对方肩上。
“嗯。”
end



这里长旭,开封奇谈老粉一个,高举包策可逆不可拆大旗不动摇。想着原作里那句没有我也要走下去那个梗写的一时爽文,虽然是开放结局但本意是把刀,不知道有没有表达出来。漫画广播剧和动漫都是包大人厨,到了网剧就,突然沉迷先生不能自拔。于是磨了大人的皮。公孙策,我是认真的想要和你谈恋爱。跪下求先生皮勾搭我。我可攻可受可软可硬可上可下可纯情可飙车先生说东我绝不往西走。所以,请考虑我一下。有意者请私信我。

评论
热度 ( 102 )
  1. 张起灵白树 转载了此文字

© 张起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