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独家/林秦/完结】如何让林涛明白他并不是个直的=。=(片段试阅)

南羽都论坛:

以下为试阅片段:


“Merry Christmas!!”林涛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掏出苹果放到秦明桌前,“你看,今天的苹果大不大?!有什么不一样吗?”




“…………”秦明只冷漠.jpg了一小会就放下了书,屈尊降贵去看那个新鲜的带着叶片片的苹果,抿了抿唇,微微张开后看到林涛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的表情时又闭上了嘴。




林涛非常想得到一个表扬的神情呼之欲出,在秦明闭上双唇的瞬间仿佛有一对毛茸茸的狗耳朵耸拉下来。




秦明有些不自然,他双手交握着抵在下巴上,撇过脸用嫌弃的口吻说,“哪里不同?”




“叶子啊!今天的苹果带着叶子!”林涛用手指去戳那个还在微微晃动的叶片,“你看!”




“哦。”秦明眼睛扫过一眼,又拿起书,假装想认真看下去,对林涛挥手。


“唉别啊,涛涛才来,坐一会呗!”李大宝看不下去了,她帅气的起身甚至带翻了椅子,在林涛看不见的角度里对秦明挤眉弄眼。




秦明抿着唇只当没看到,不配合她。




姐真是为你们操碎了心。




李大宝按着林涛的肩膀示意他坐下来。




“还是宝哥贴心。”林涛委委屈屈看着秦明慢吞吞坐下来,“我这凳子还没坐上呢就让走。”




“今天平安夜,你这就一个苹果给老秦可不新鲜了啊,就没别的表示?”李大宝一屁股坐在自己办公椅上面划了个360°圈,指着林涛。




“哪能啊,”林涛依然笑嘻嘻从怀里掏出个精致的盒子,“老秦,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秦明看他小心仔细的样子,怦然心动。




林涛总是这个样子,不经意间给他温暖,给他希望,又总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暧昧而令人焦躁。




秦明放下书,双手接过那个礼盒,慢慢打开,里面是一支宝蓝色的钢笔,银色的笔尖,低调内敛暗藏光晕,十分合他心意。




“涛涛,这个礼物可不便宜,得够你一个月狗粮了吧?!”




“去,怎么说话呢,我的心意岂是狗粮可比的。”




秦明确实很喜欢,那支笔握在手心中沉甸甸地发烫。到底林涛的心思是怎样的?他对自己是不是也有一点超出朋友的感情?




“啧啧啧,这么舍得,下个月发工资前得喝西北风了吧。”李大宝装作镇定,心里却也很着急。林涛你倒是把话说清楚啊,每天嘘寒问暖的,就是个石头都捂热了,可你别光捂不干别的啊!老秦的心都让他捂化了,这要是松手不得啪嗒洒地上蒸发了?!




不行不行!李大宝想到这里忍不住直摇头。




“那是,怎么说我也是老秦唯一的朋友啊,我不对他好咋行,是吧!”林涛还在嘚瑟。




“什么唯一,不还有我!”




“你是警犬,不算人数里。”李大宝作势要打他,林涛左躲右闪,只听到两人的椅子发出垂死挣扎声,企图在两个打闹的“狗犬类”身下苟延残喘。




秦明听到朋友那里,说不上是失望还是难受,他本来也不敢期待。




“下回来看球赛,我给你再量一量尺寸,做套衣服当回礼吧。”




别呀,老秦你也想撇清关系啊!




李大宝尔康手累垮。




“得嘞,就这么说定了……”林涛站起身,听见兜里电话响打开一看果然是宝宝来电,“宝宝啊!没,今天我肯定得陪你啊,彗星炸地球我也得来陪你啊!”




秦明收回那一点点笑意,将钢笔装进盒子里收好,没有抬头,假装不在意。




“安排?就吃饭啊。”对方似乎是生气于他的敷衍,说了句什么,林涛显得十分无奈,“好好好,宝宝我错了,那我们吃了饭去看电影怎么样?”




“看电影无聊?那逛街?……老套?那宝宝你到底想干啥?”林涛已经接不下去了,只知道一个劲道歉,“我想?我已经想了都让你否定了不是。”




林涛态度很诚恳,表情就不是那么诚恳了,还颇为悠闲的倚在门口,“礼物?宝宝你说,项链还是香水啥的,你挑。”




李大宝翻白眼,指着林涛鼻子“你还有私房钱?”




林涛顿了一下,才想起来自己荷包已经吐完血的事……“那个,宝宝,咱能先欠着么?”




那边不知道又说了什么,林涛急了,连连认错“宝宝我错了我错了,你去点,看中啥我都绝不眨下眼!”林涛一边求饶一边就走远了。




秦明一直绷着的精神才算缓和下来,腰上的力道一松,整个人就往椅子后面靠去。阳光从身后的照进来,秦明整个人却像是陷在阴影中。




李大宝在原地站了一会,回头看见秦明那样子,心里也跟着难受起来,“老秦,其实我觉得吧,不是这么回事。”




“大宝,这段时间谢谢你,但是我……”秦明停了一下,仿佛在组织语句,“不需要林涛有所回应,这样就好了。”


看着他,当一个同事,一个需要关心的朋友,就足够了。




真的,不能再贪心了。




如果贪心,只会失去更多。




李大宝咬了咬唇,坐在位置上沉默了一会,又站起来跨到秦明面前,“真的不对劲,我的嗅觉告诉我,林涛对你是不一样的,绝对不是普通朋友。”




“他只是习惯对人好。”




“得了吧,他只捧着你而已!整的全龙番只有你是水晶做的,姐我仿佛都是个爷儿们!”




李大宝开始她的表演,一人分饰两角,“这活怎么能让老秦干?来来来,箱子给我!老秦见不了家属,大宝你去!”她越说自己就越激动,拿起杯子猛灌一口冷水,不给秦明接话的机会又接着说,“圣诞节哎,不知道送女朋友啥却愿意花心思花钱给你送份贴心的礼物,你说他对你要没那心思能这样吗?到宝宝那里就是吃饭逛街看电影这么LOW,我要是他宝宝早甩了他了。”




秦明中途想要开口反驳,可强行按下去的心思在李大宝的振振有词中又不停往上冒。




就是因为这样令人误会的举动才最终让他动了心。




“老秦,我觉得涛涛只是没往那方面想,没意识到,这只要开了窍可就不一样了。”李大宝做柯南状,“我这也是为了人姑娘好,别浪费时间在涛涛身上了,他又不是直的!”




“哪方面?”




李大宝整个人都荡漾了,脸上带着迷之笑容,“sex。”




教科书式纯洁的秦明:“……?”






教科书式纯洁的秦明终结在了男士洗手间。




感谢驻站写手 糖小婉

评论
热度 ( 119 )

© 张起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