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梦回还

弇圼:

过年时的鸡血产物,翻备忘录看到决定写完当练笔了。

林更新猴X吴亦凡唐

伏妖篇与大圣归来设定。

————————————————————

【大圣!大圣!】

有稚嫩的童音在耳边响起,孙悟空抖了抖耳朵,似乎很不耐烦。

【大圣,你一定会很多法术吧?我知道,齐天大圣孙悟空,身如玄铁,火眼金睛,长生不老还有七十二变,一个筋斗云就是十万八千里。】

“吵死了!”

孙悟空龇了牙回身怒吼,悟能呆滞的看着他,手中的粉扑落入篝火中,“啪”一声爆出呆着旖旎香气的火星,悟净手快的想端过锅子远离那不是啥成分的飞粉,却被烫的扔出了锅。

锅子摔到山石上,炸了一地滚烫香糯的粥。

“悟空,不是为师说你,今天晚饭没了也就没了,为师减减肥。这锅子摔了,明天早饭怎么办,你让老沙拿什么煮粥?”

“关我什么事!又不是我摔的!”

“你要是不吓唬师弟们,他们没事摔锅玩摇滚吗!”

悟空内心烦躁,转了个圈就不见了身影,玄奘眨巴着眼睛冲着悟能悟净摊手:“这臭猴子今儿什么毛病?”

“有吗?大师兄难道不是正常发挥?”

“平常他怎么也得再跟我吵一会才被气走啊…”

摸着锃亮的光头,三藏大法师感到莫名其妙,难道猴子每个月也会有那么几天?


悟空也不知道在烦什么,被关在山洞里五百年,活得太久了,活的太闷了,渐渐的有些事情就会在翻来覆去的念叨中变的越来越淡了。但是还是留着一个小尾巴等着你去寻,上上下下的吊着心。

似乎他以前也认识那么一个光头,也是烦得不得了,这么说发型决定性格?

在山崖上吹了会冷风,终究是放心不下那两个不靠谱的二货来保护秃驴。

和尚已经睡了,猪和鱼也找了个地方窝起来,见他回来眼睛瞪的像灯泡一刚闪闪发光,猪头张嘴想说什么,还没发出声音就被悟空一掌扇晕了过去,悟净识相的往沙子里埋了埋。

悟空躺到树下,决定继续思考猴生,脑袋里不停的闪现着灯泡一样的光头,配上带着戏腔的的奇怪BGM,像走马灯一样变换着在他的脑海里翻滚搅动。

【大圣,你一定见过佛祖吧,你说我念经的时候佛祖能听见吗?”】

【听得见,肯定能听见,那老头最爱多管闲事了。】

【你的女人被我打的一根毛都不剩了,你的佛祖又在哪里呢?】

玄奘看他的眼神里有恨,有痛,有怒,那眼神激的他杀心顿起,却又畏缩不前。

人说妖怪是不会做梦的,可是悟空觉得这要不是梦,难不成还是和尚的妖术吗。

有一只手轻轻的揉着他的脑袋,有带着低温的胸膛贴上了他的后背,那个睡觉不老实的臭和尚又贴了过来。

“不要怕…”

悟空知道他又梦见了段小姐,悟空难得的没有挣扎。那个梦让他想起他杀段小姐的时候,折断了胳膊打断了腿,最后打碎头骨灰飞烟灭,连着他和她的情、人生,一并打碎。

这是他欠臭和尚的。

本打算就这么忍过一晚,和尚的下一句话却让他浑身一震转过了身。

“悟空,不要怕。”

和尚眯着眼笑的开心,大着胆子又揉了揉他的猴头:“是不是冷了,还是梦见了如来,抖得这么厉害。”

“怕你爸爸!俺老孙可是齐天大圣孙悟空,怎么可能会冷!”

“好好好,不怕了就好。”玄奘话说着,手却不肯放开。

“……那你能滚到一边去了吗?”

“别啊,让为师暖和暖和,夜里降了温真是冷!”小和尚死皮赖脸的拽了悟空的披肩盖在身上,又把悟空也往身边拽了拽:“诶你别说,好使!”

悟空捏碎了石头,露出了一个杀人微笑,这货还真把自己当暖炉使了,论起不要脸来,他们师傅数第二怕是没人敢数第一。

“悟空,明天去赚钱买个锅吧。”

“不去。”

“我唱歌你伴舞,你两个师弟做奇葩展示。”

“不去。”

“我们肯定能赚很多钱,你就是不肯配合我,翻两个跟斗都不愿意。说实话,拿出上回整我的舞姿来,明天你就是大唐第一舞男。”

“…你再不闭嘴我打你了啊?!”

和尚意犹未尽的咂吧咂吧嘴,望着近在咫尺黑白分明的猴眼中,映衬的身后的火光,本该是怒气冲冲,不知怎么就让他看出了一丝笑意来。

“笑什么?”

“笑屁!”

“谁是屁?”

“你。”

玄奘打了个哈欠念了声阿弥陀佛为师困了不跟你计较,转头便开始打呼噜。

被他这一打岔,悟空的猴生也算是思考不下去了,他闭了眼假寐,听见风吹过树叶的缝隙,听见溪水击打岸边的岩石,听见火焰烧裂木柴,听见猪睡觉的哼唧,听见老沙的土里吐泡的泡泡炸开,听见身边人类安稳的呼吸。


“你放了他,我放了你。”孙悟空拄着金箍棒站的没个正形,玄奘被那狐妖用尾巴裹的严实,他不急不慢的谈起了条件:“你杀他,我杀你,想吃他那身酸肉,也要看你有没有命来吃。”

“齐天大圣,这和尚用那紧箍咒控制你,我帮你杀了他,你继续去做你那自由自在的猴王岂不快哉?”

“哎呀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什么控制不控制的,我们是好兄弟是吧悟空!”

孙悟空露出了沉思的表情,悟能心想有好戏看了,指不定大师兄真让这狐狸哄动了心,大家散伙各回各家省的他天天被猴子揍成猪头。

玄奘皱着眉保持微笑,心里把臭猴子骂了千百遍,就知道逗他!就知道逗他!这破狐狸毛都捂的他出汗了,不知道这尾巴能不能做个毯子……罪过罪过,出家人怎么能想着杀生呢。

“你的提议很好,这样吧,你杀了他,我杀了你,也算是为师报仇,我也能对如来老儿有个交代。”

“你这猢狲!竟敢耍我!”

狐妖眼神一闪,悟空只觉似有利剑扑面袭来,下腰躲过却是空无一物,能将空气压缩为武器,修行怕是不低。那狐妖化作人形,将玄奘高高扔起,爪利如刃带着破空声袭向孙悟空。

“猪头!去接住师傅!”

悟能应声而起,却不成想被哪里来的尾巴卷住了腿摔了个狗啃泥,那边悟净也与一尾缠斗不休。

只听着玄奘尖叫着往下落。

“你不是忠心耿耿要救他吗,去啊!”狐妖媚然一笑,攻势放缓,悟空心中明白,他若去救,就必然露出弱点来,而这只狐狸就在等着给他致命一击。

可他若不救,那肉体凡胎的小和尚怕是要摔得拼都拼不起来了。

【大圣!】

脑海中闪电一样闪过一个孩子拿着齐天大圣的玩偶向他跑来,转眼间碎石中的胳膊上血迹斑斑。

“哎呀悟空,可算你接的及时,为师我差点就去西天面见如来了!”

玄奘拍着胸口环住了悟空的脖子,低下头却发现白色的僧袍上盛开出血色花朵。

他没有受伤,那就只能是……

白色的狐尾穿胸而过,燃红了破烂的麻衣,也染红了一双金色的眼。

放肆的大笑让整个山洞充满了回音:“齐天大圣孙悟空哈哈哈,还不是人类的一条狗!还不是死在我的手下!”

“就连那如来老儿都杀不了我,你有什么资格取我的命!”

孙悟空露了原形,狰狞的面孔带着不可一世的狂傲,拔着胸口的尾巴用力一拉,狐狸惊叫着被拉至面前,一根根拔断狐尾毁了她的修行,能打爆头颅的拳头却在她面前堪堪停住。

“喂,和尚,今天怎么不说且慢了?不说我就杀了啊?”

被悟能悟净护在身后的玄奘带着怔忪的神色,他看着浑身是血的孙悟空,又看了看自己的袍子,再看了看半死不活的狐妖:“那尾巴做个毯子挺暖和的。”

猪猴鱼眨巴着眼睛想着师傅这是吓傻了啊,又看了看地下的尾巴,嗯这毛色是挺不错的。

悟空最后没有杀那狐狸,只将她打为原型,这一生都只能做一只普通的狐狸了。

为此玄奘路上夸的他耳朵都要起了老茧,只得跳上筋斗云远远逃了去,回来后玄奘又一脸放光的迎上来。

“悟空啊!这次事情让为师觉得你魔性已除,很快就能修成正果啦!”

“闭嘴!滚!”

“不要害羞啊!来来来,为师要好好的夸你个三天三夜!”

“害羞个屁!夸夸夸夸你妈个头啊!”悟空金箍棒往地上一插,地动山摇之后威胁的说:“再不闭嘴金箍棒就不是插在地上了!”

“插在树上?”

“………”

悟能看着自家大师兄捂着胸口做呕血状,和悟净一起偷偷给师傅比了个赞。

“来让为师看看你的伤,你这泼猴说跑就跑,为师出门可是带了上好的外伤药,很灵的!”

玄奘边说着边上手扯起悟空的衣服,悟净悟能用手捂了眼睛露条缝看的兴致勃勃,师傅威武啊,不止半夜,大白天都想把大师兄给办了。

“你爸爸的,老孙我是妖!还是妖王!这点伤还需要上药!滚远点!别动手动脚的!哎我说你摸哪呢!!”

做妖怪倒是真有做妖怪的好处,这换在人类身上要命的伤口,现在已经结了痂,看着像是扎根在心口的树根,蜿蜒曲折。

“看够了吧?行了吧?放手!”

悟空不耐烦从玄奘手中扯回自己的衣袍,这秃驴真是越发烦人了。

“啧啧。”玄奘双眼放光捏了捏悟空的胳膊。

“…你又干什么?”

“知道你平时挺能打的,没想到身材还真是不错,怪不得九头金鹏都看上了你,虽然还比不上英俊潇洒的为师我。”

猪猴鱼一齐抖了抖鸡皮疙瘩,看着笑的灿烂明显心情大好的尊师不知所措。要死,这二货除了会骂他们羞辱他们,什么时候开始说这么肉麻的话了。

孙悟空翻了个白眼,跳上树梢不再搭理玄奘,玄奘也不恼,笑呵呵的开始找正在熬粥的悟净聊起了实用菜谱100篇和鱼类养殖技术,抽空还对悟能的妆做出点评,提出改进意见。

临睡玄奘去放水,悟能悟净瑟瑟发抖的爬到树上面无妖色:“大师兄,师傅是不是死了,这他娘是个妖精变的吧?”

“……货真价实。”

“那是脑子被打坏了?以前他总说要把我做成皮蛋瘦肉粥,怎么今天跟我聊起面膜如何敷才最有效?”

“可能没买到皮蛋吧。”

“大师兄!!”

“哎呀!吵死了!”悟空从树上一跃而下,虽然内心也奇怪秃驴为何变了性子,但是这么多年了,他明白人啊,总是善变而反复的生物。

玄奘回来后拢了布堆正准备躺下,一条柔软的毯子盖了下来。

“呢,你要的狐毛毯。”

“罪过罪过,阿弥陀佛,真是暖和。”

小和尚心满意足的蹭了蹭毛茸茸的毯子,悟空看着他带了些孩子气的表情不由有些出神。

【大圣。】

“啊————!!”

突如其来的吼声吓了所有人一跳,玄奘抱着毯子已经做好了逃跑的准备,却在看到悟空跪在地上痛苦的模样时感到心里一酸。

“我这治不好的偏头疼,满身的鞭痕,都是拜他所赐!”

那时的话语突然在脑海里浮现,玄奘沉默的看着他头上的金箍,伸手取了下来。

“悟空,有过执着,才能放下执着……”

“江流儿!”

砰的一声,前一秒还温柔体贴的玄奘一拳把悟空揍的脸朝地:“臭猴子你别看为师今天容忍你你就蹬鼻子上脸啊!”

“臭和尚你有病啊!”

“为师的小名也是你能叫的!”

“……江流儿?”

“砰—”

“你爸爸的!”

悟能听着火堆旁的嘈杂,转头对睡在下铺的兄弟说:“师弟,你觉得我们是不是换个远点的地方?”

悟空不知道他脑海中为什么会有江流儿这个名字,似乎自己忘了一些重要的事,一些痛苦的事。

玄奘对他好了几日,就算悟空装死挂在树上该配合表演的时候视而不见,他也不过叹了口气扯着悟能的脸玩变形计。

悟空听到玄奘在小声嘱咐猪鱼二妖多做些活,好让他休息,理由是他是病患。摸了摸胸口已经消失不见的伤口,悟空脑子里又开始闪现出那些莫名其妙的画面来。

江流儿…江流儿…

难不成他早就认识这臭和尚?

这秃驴如此讨厌,怎么也该让人过目不忘才对。

况且人类,哪里活得了五百年这么久。


和尚过了不多久,又开始死性不改的嘴贱。

白日里对悟空叼树枝的行为见一次批评一次,半夜做着梦摸着他头上的金箍说一些肉麻的情话。

吐槽悟能把脸画的像猴屁股,悟能盯着大师兄的屁股看了半天也没敢上去脱了他的裤子对比一下。

老沙辛辛苦苦煮的粥说不喝就不喝,一脸正气凌然的去妖怪窝里蹭饭,完了被救出来还要批评悟净做饭手艺不行。

悟能的一颗心放了下来,这才是师傅原来的味道啊!这小混球对人好倒叫人心里怪不安的。


“就是你们,大唐来的驱魔人?”

一只虎斑猫窝在树枝上,尾巴垂在那里摇来摇去。

“好好的虎不做,偏要做猫,倒是折了百兽之王的骨气。”

“好好的妖不做,去做人类的走狗,倒真真是三界笑柄。”

“你!”

金箍棒带起风,靠近时却停了住,只因为后面走来的小和尚眼中怜悯。

“悟空,犯不着跟只假猫过不去。”

猫聚成线的瞳孔中满是嘲弄,让悟空火大,却也没的跟这些小妖折腾,倒显得心虚。

“你爷爷我今天心情好不杀生,滚。”

“今日我心情却不好,你们行李里面有我熟悉的气味。”像一只普通猫咪那样舔了舔爪子,虎斑猫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要么你们捉了她,要么你们杀了她。”

悟能顶着一头问号用眼神询问师弟:咋地你还养宠物了?

悟净茫然的看着手中的行李,露出一截白色的毛毯。

“看来你们杀了她。”虎斑似是有些无奈,又压抑着愤怒的情绪:“她总是这么莽撞,虽说我也没有把握能赢,但是我却不得不为她报仇。”

“等等……”

“这之前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悟空执棒警惕的护在三人前面,悟能做着鬼脸指了指自顾自要开始讲故事的妖怪,又指了指唐三藏:“这家伙怎么比师傅还要啰嗦,打就打还要讲什么故事。”

“就是,还不听人说话。”

“我听见了啊。”

“哎哟师傅我们没说你,说那妖怪呢!”

“为师就喜欢这种爱讲话的妖怪,你们等着,待会为师跟他说道说道,肯定能感化他。”

悟空翻了个白眼,也不知道是更想把身后三人打死,还是把眼前的妖怪打死。

你们肯定听过一个故事,叫做狐假虎威。那只虎多愚蠢啊,被狐狸忽悠了都不知道,还给人家做打手。

后来老虎明白过来,却慢慢觉得狐狸狐假虎威的样子非常有趣,虽然不可一世的昂着头,眼角却时不时偷偷看身后的老虎。于是老虎纵容着狐狸,捧着她成为百兽之王。

本以为就这样能一直下去,却没想到狐狸把老虎的威严真的当成自己的实力,打起了不该打的主意,她想要证明自己是最强的,想要吃到所有人梦寐以前的唐僧肉。

“却被人做成了一条毛毯。”恢复了百兽之王的原型,虎妖龇着牙发出低吼,“她是我的朋友。”

“听到没有,这就是为师平时为什么总打击你们的原因,溺爱等于伤害啊徒弟们!你看你们,对自己几斤几两就很清楚!”唐三藏痛心疾首的教育着猪猴鱼,冲着虎妖做了个揖:“虎兄啊,你冷静一点,其实吧……”

“小心!带着秃驴离开树林。”

金箍棒挡住突然袭来的利爪,孙悟空一脚把虎妖踹的倒飞出去,不等虎妖稳住身形把唐三藏往悟能身上一扔指挥他们能跑多远跑多远。

百兽之王,吼声震天。

还没待他们跑远,就看到悟空被一颗巨木插进了山岩。虎妖又毫不留情的对巨木连击了几拳,然后转身来追他们。

“以你俩的战斗力能打赢吗?”

“很显然!不能啊!”

“好,你们拖住小脑斧,为师去把猴头菇给拔出来。”

“师傅你刚才还说我们要对自己有几斤几两有正确的判断…就你这小身板,能把树桠拽下来就谢天谢地了。”

“猴子肯定被震晕了,为师去把他弄醒,他自己把树拔出来岂不是美美哒。”

悟能总觉得这个提议哪里不对,但是看着逐渐逼近的虎妖也不容他反对了,他用障眼法把一根木头变成唐三藏的模样,又悄悄把唐三藏往山岩一扔,就看着小和尚偷偷摸摸的背影艰难的攀爬着。

孙悟空总觉得最近脑子里乱七八糟的,被虎妖几下打到了头感觉把自己猴脑都要打成豆腐脑了。

他迷迷糊糊的望着大树,又抬头看向树与岩石间隙透出的光芒,看着突然有什么挡住了光芒,影影绰绰的看不清楚。

“悟空呀起床啦!为师要被小脑斧吃掉啦!”

“那就吃掉呗。”

“喔唷呵,反了你个猴!”

他以为这只是幻觉,那幻觉中的小和尚却伸出手扭着他的脸破口大骂。身后渐渐浮现的虎头让他一个激灵情醒过来。

“秃驴小心!!”

回头他非要把那两个不靠谱的师弟做成猪头肉和松鼠鱼。

把巨木扔出去的同时,他一把捞过小和尚背到了背上,快速的在山岩上奔跑。

“抱紧我。”

小和尚毫不犹豫的收紧了双臂,激烈的心跳,熟悉的体温,让孙悟空不由得火大。

“天凉了,也该给师傅准备个虎皮毯子了。”

金箍棒以千军之势压下,打碎了虎爪去势不停,若是实打实的挨上一棍,怕是虎命休矣。小和尚在悟空耳边的低语却让这一棍卸了五成力。

虎妖吐血后退,悲壮哀鸣,正要再次冲上来,却听得小和尚大喊:“狐狸没死!”

“哎呀虎施主,以后能聊天解决的事情能不能不要动手,我就拔了几根狐狸尾巴,废了她的修为,出家人不杀生!”

虎妖看向孙悟空,他默默点头,旁边被打的半死的猪和鱼拼命点头怕是要把头都给点下来。

“若是我寻不到她,我还是会回来找你们的。”

放了句狠话,虎妖化作一阵狂风离去,唐三藏拍着胸口表示这个小脑斧怎么说一阵是一阵的,难怪狐狸能把他耍的团团转。悟能悟净一边哎哟哎哟的起身一边附和。

“你爸爸的!秃驴你刚才说的话什么意思!”

悟能看着红着脸的大师兄,看了看太阳也没打西边升起啊。哇,这泼猴耳朵都是红的。

“师傅,我觉得师兄这脸红的才像猴屁股。”

“滚!”

孙悟空一声怒吼,把猪和鱼一棍子挑飞,只留下悟净的哀嚎声:“关我什么事呀,我就是一条无辜的小鱼!”

他瞪着笑的云淡风轻的臭和尚,巴不得把他的心挖出来看一看他在想什么。

“出家人不打诳语。”

孙悟空咬牙切齿的握紧了金箍棒,想到和尚在他耳边说:“我不需要虎皮毯子,又没有你暖和。”他真是全身的猴毛都立起来了。

“悟空啊,天凉了,以后跟为师一起睡好不好?”

“滚!我要告诉如来你xìng骚扰!”

“哎呀呀,打个商量嘛,为师知道你也很喜欢抱抱的!”

“扑街啊!秃驴!”

孙悟空在树林走着,身后跟着碎碎念的小和尚。

刚才在岩洞里,那逆光的剪影让他想起了很多事情。

原来他真的见过小秃驴,五百年前他没能护他周全,五百年后他们再次相遇,他不会再错过他了。

“闭嘴。”

“啊?我才说到买什么样的锅,还没说完呢,等悟能悟净回来,我们还可以……”

一个吻封住了所有的话语。

唐三藏看着红着脸闭上眼睛不敢看他的猴子,突然就觉得有些可爱。他轻轻抚了抚猴子乱糟糟的脑袋,加深了这个吻。

“我们还可以买两个锅,一个烧汤一个煮粥,不然时间长了串味了感觉怪难喝的…”

他继续念念叨叨,看着猴子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弯了嘴角。

大圣啊,五百年了,这一次,陪我走完这这一生吧。

评论
热度 ( 103 )

© 张起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