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通天大路(一发完结)

虫焉:

第一章


悟空苏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和尚正在他的身后用力地“抱紧我”“有没有想我”。他不由得一把推开和尚,一边用手挡着一边观察四周环境。


他们正在一个巨大的荆棘围成的笼子中央,令人胆寒的荆棘密布,隐隐约约的光亮从层层叠加的荆棘中漏进来。悟空拿出金箍棒,默默念咒将金箍棒变大,勉力向上一捅。


纹丝不动。


悟空收回金箍棒,意识到他们被困在这里了。


“师父!”悟空拍醒和尚,“起来!”


“别走啊别走啊……哎呀!”


“快起来啊,师父。”


和尚眯起眼睛,眉头皱在一起。清秀的脸皱得像一块抹布。


“悟空!”和尚被扶起来,“我们——在哪里——?”


“你还记得吗?我们被一个山野猎户请进家里吃饭,之后就在这里了。”悟空道,“师父你看这里妖气森森,我们一定是落入了妖精的圈套。”


    “你说那猎户……那猎户是妖精?”


“那猎户不是妖精。”悟空的目光一如既往的暴躁,“他应该是和妖精串通好了想来害我们。”


“害我们?但是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知道。”悟空瞟了一眼和尚,“你想知道吗?”


“我——”身后的荆棘还在闪烁着令人胆寒的光。和尚有些不敢看,赶紧合掌念咒。


 


这里空旷寂静,悟空在使用了用金箍棒捅、用脚踹、用手掰等等十几次不同的方法后,不得不放弃。


他看着和尚打坐的模样,忍不住一下子跳过去。靠近和尚的耳朵,掐着嗓子轻声喊:


“师父!该你出手了。”


“啊?”和尚一脸迷茫。


“师父的如来神掌呀。”悟空装成一副认真的模样,“你不赶紧放大招、我们就没办法出去了。”


“咳……师父现在有重病在身实在不太方便。”


“师父——”


“咳咳咳咳咳!额——”似乎心肝脾肺都快被咳出来了的力度。和尚抓住自己的胸口,露出一副痛苦的表情就往地上倒。


“算了师父。”悟空一边不甘心地翻白眼,一边扶住和尚,“我再想别的办法。”


悟空站起来,聚力在上半身用肩膀冲撞了一次。这次还勉强有一点效果,他们都感受到了一些震动,可是悟空的肩膀立即染红了一大片。


可是悟空还是不知道疼似的,作势要撞第二次。和尚赶紧拉住他。


“臭猴子!”和尚说,“你不知道轻重吗?”


“我小力一点的话这个撞不开啊,你告诉我怎么才能把这个撞开?”


“再想别的办法罢。你用肉体凡胎去挑战这个肯定是没用的。”和尚按了按悟空肩膀的伤口,疼得后者瑟缩了一下。


悟空看着和尚面上有些奇怪的表情,有点烦。他不喜欢和尚的表情。他搞不懂那是什么,他只知道他不喜欢。


他理解不了人类的情感。


悟空想了想,伸出一只手去抚平和尚皱在一起的眉头。和尚犹豫了一下,没躲。悟空嘴角一斜,点点和尚的额头。


“不会吧。师父平日可是对徒儿又打又骂的。这次怎么就不忍心啦?”


“休要取笑为师。为师其实是很疼你的,为师低调,不说而已。”


“你对我怎么样我很清楚啊。”悟空想了一下,脑海里全是和尚打他骂他的画面。难道这和尚终于发了善心?


这个时候,和尚忽然捂住嘴,一阵猛咳。悟空听得有点渗的慌。


“算了,我不会逼你用如来神掌,师父——”你别装了。悟空忍下后半句,却看和尚的手心里竟是刺眼的血。


 


第二章


“师父!”悟空赶紧抓着和尚的手端详,“番茄酱吃多了?”


“为师真的是……身体不舒服。没骗你。自从我到了这里就呼吸困难不舒服……”和尚有气无力,“出家人不打诳语。”


悟空顿了顿,略低下头。


“那现在就带师父出去。”


说着又要用肉身撞荆棘。和尚第二次拉住悟空。


“想想别的办法吧。现在为师实在受不了冲击,你先歇歇。”


“嗯。”悟空听话地坐到和尚身边,“聊聊天吧。”


“……聊什么?”


“这样吧,师父不如陪我玩玩。我们玩真心话大冒险。”悟空说。他拾起根木头,背着和尚把掰成两节,转过身的时候握着的拳头捏着两根木条。


“你猜猜哪根长?”


和尚仔细看了看两根木条。单单看外表的话是看不出来的。和尚没有办法,随便指了指。


“这根。”


悟空一笑,松开手,和尚输了。


“那师父是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大冒险。”和尚毫不犹豫地说道。他早就打好了自己的算盘,他现在有病在身,猴子肯定不会为难他。


“大冒险?”悟空重复了一遍。然后痞里痞气地笑笑,“哼。我不为难师父,师父帮徒儿包扎一下伤口吧。”


“可以的。”


和尚托起悟空受伤的胳膊,将宽大的袖子撸了上去,观察伤口。伤口是一个洞,血肉模糊,虽说不流血了,但一定非常疼。


和尚把自己衣服用力撕下一条给悟空包裹伤口。但是他看到伤口附近有一个小伤疤,应该是他用鞭子打出来的。和尚垂目不语,给伤口处打了个结。


“你心虚?”悟空惊语如炸雷。


“……”和尚被悟空的问话戳中了,半天没说出话,过了好长时间他才缓过来,“是为师的错……”


悟空哼了一声。翻了个白眼。


“继续吧?”悟空把木条扔给和尚,看着他背着自己捣鼓。可惜和尚没什么本事,所有的事都写在脸上。悟空一下子就猜出了和尚手里的秘密。


“师父,你又输了。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


“不错。”悟空吊儿郎当,“有点像个师父的样子了。有魄力,师父。”


“你快点问,行不行?”


“那我就不客气了。师父我问你,你到底有没有对段小姐动过情?”


“我很喜欢她。”


“那你现在还是喜欢她?不会再喜欢别人了?”


“有过痛苦,方知众生痛苦。有过执着,放下执着。有过牵挂,了无牵挂。”


和尚很认真地凝视着悟空,悟空感觉自己可能会一棒打死这个死秃驴。


但是下一秒,和尚捂住嘴,鲜血从指缝间流到衣服上。


 


第三章


“师父,我这就带你出去。”悟空离开和尚,站在囚笼最中央。


他仰头望囚笼的最上方,隐约感觉到了一丝蓝天的意味。上面应该就是最好突破的地方。悟空想了一下,拔下一把毫毛洒向天空,每一根毫毛都变作一只意气风发的猴子。悟空指挥他们去撞这个牢笼,他自己则掏出金箍棒去撞击着囚笼顶部。


冲击、血光,和尚的感官被填充满——他一阵撕心裂肺,不得不抓住胸口,止住了咳嗽。


这个时候,和尚只听到“咔咔”的清脆声音,他面前的荆棘丛竟有开裂之势。


和尚感觉冰凉的东西掉在他的脸上,他一抹,是水。下一秒,白花花的天光大面积漏下来,和尚不由得眯起眼睛。水流倾泄而入,气势磅礴。


悟空落在他身边,一把抱起他。两个人屏住呼吸,在强劲的水流中冲了出去,立即就进入了一片晴朗的水下世界。


他们刚才竟然是被关在水下的!


两个人顾不上惊讶,因为悟空不太擅长水,所以他们冲出水面的动作有些拖泥带水。悟空带和尚往岸边游——最后终于勉强到了岸边。


他们浑身都湿透了,悟空还是把和尚抱在胸前,慢慢地向岸边跋涉。


“放我下来吧。”和尚有些难为情。


“没关系!”悟空说,“这水底有一种石头很尖,师父别扎到了。”


“嗯。”


和尚转头,把脸埋在悟空的胸口。


 


自从离开了水下的牢笼之后,和尚感觉自己的咳嗦轻了不少。他推断那水下,必然是对人体有害的。


那么悟空为什么没什么反应呢?难道是悟空比自己的身体好?和尚想不通,干脆不去想。


“悟空……”


“嗯?”


“还记得在水底的时候我跟你说过的话吗?”


“师父说过很多话。你指的是哪一句?”


“我——”和尚望着悟空的身后,脸色略微发白。


“嗯?”悟空回头,看着一只巨大的黑雕站在远处。它头上长角,一双后腿有些像豹子,一张嘴,冷冰冰地哭了出声,声音好似婴儿。


 


第四章


“师父,你往后挪挪。”悟空说,“这是一只蛊雕!让我来对付它!”


山海经》书:“又东五百里,曰鹿吴之山,上无草木,多金石。泽更之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滂水,水有兽焉,名曰蛊雕,其状如雕而有角,其音如婴儿之,是食人。”


看来,今天他们被困在这水下,一定是这怪物搞的鬼。可是它为什么不直接吃了他们呢?八戒、悟净被弄到哪去了呢?


和尚跑远藏到一棵树后。他伸出头再看的时候,悟空已经变成了猴子,那只蛊雕张开双翅与他对峙。


他们静静地对峙了一分钟,同时往天空飞去。蛊雕的翅膀很大,扇动一下,就把悟空扇到了二十米之外。悟空身后伸出了几面赤红的大旗,那些旗子转起来,像一面墙壁,挡住了悟空。


蛊雕哭起来,一边从喉咙吐出一个个火球,那些火球向悟空聚集,悟空翻了个跟头躲掉一个,灵活的身体在火球中穿梭,然后举起金箍棒。说时迟那时快,那蛊雕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就被悟空击中了下半身,无声地张开嘴,吐出两个人来。


八戒、悟净陆续跌倒在和尚脚边,身上还带着粘液。


和尚突然明白了,蛊雕先吃了八戒和悟净,然后把他和悟空囚禁起来下一顿吃。


“师父——”八戒掩面,“我以为徒儿再也见不到你了!”


“别哭了!去帮你大师兄!”


“嗯,徒儿这就去!”


和尚抬头望天,发现天空竟然是被烈火染红了一般,他们越飞越高越飞越高,最后烈火将他们包裹住,无比震撼人心。


他静静地看着他们,八戒与悟净也消失在了天际。和尚突然想起了,之前未说完的话。


有过痛苦,方知众生痛苦。


有过执着,放下执着。


有过牵挂,了无牵挂。


 


而为师只是一个凡人。


 



评论
热度 ( 59 )
  1. 张起灵虫焉 转载了此文字

© 张起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