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孙唐】不可说(一发完)

日复一斤:

emmmmm
萌孙唐很久但是一直没写过
看完西游伏妖篇的产物
夹杂了一丝丝的大圣归来
没有逻辑和文笔
谢谢你们看完
有私设有私设有私设


以上



这笨秃驴已经不是第一次染风寒了。


孙悟空坐在树杈上,看着睡梦中咳个不停的陈玄奘如是想道。


他皱着眉,一边嫌弃一边变出一张毯子想要给他盖上,那人却在他动手的前一刻睁开了眼睛,于是暗暗叹了声没劲,躺在树枝上再不动弹。


到后来让他表演节目的时候,他也是故意搞得一团糟的,堂堂妖王又怎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不过想看他面对众人手足无措的小模样。


金箍掉在地上当啷一声脆响,他无所谓地站着,不懂这玩意儿到底有什么用,那人却是正了脸色,沉声命他捡起戴好。


歪歪扭扭地随意一扣,果然听见陈玄奘气急败坏的声音。


“戴正咳…咳咳。”


听见他咳嗽这才双手扶正,嘴里轻轻嘟囔了一句。


“戴着呢。”



比丘国


看着那死秃驴盯着那个跳舞的歌姬一动不动的样子,孙悟空嘭地一脚踹得沙师弟转了个圈。


看什么呢看什么呢,一个出家人害不害臊。


陈玄奘垂头丧气地出了皇宫继续西行,一直到夜幕低垂,四人才找了个地方休息。


他一把夺下大徒弟嘴里叼着的树枝,不管愣住的孙悟空,找个了地方坐了下来把树枝叼进了嘴里。


太像了。


他坐着,静静地想了一夜,想他的这些年,想段小姐,想跳舞的小善,可想的最多的,竟然是那个臭猴子。


忤逆他的,讨好他的,威胁他的,嫌弃他的,靠在他怀里的,降妖除魔的,跟八戒沙僧插诨打科的。


月光下他又想起那支舞蹈,忽然就想那只臭猴子跳这支舞会是什么样,又想到自己平时念咒时他跳的一脸心不甘情不愿,噗地笑出了声来。


这样说来,段小姐的舞,也是他教的呢。


摇了摇头,收了思绪站起来,他又望了一眼比丘国的方向,脑海里突然就蹦出了小善最后给他的眼神。


玄奘拔腿就往回跑,一边跑还一边想着,得救她。


倒不是为了别的,只是段小姐已经死在悟空手里,多年之后竟能遇到如此相像的人,万万不能再叫她遭遇不测了。


有过牵挂,了无牵挂。


救了她,这牵挂,也就算了了,从此以后,不论是谁也都已经成过往,便不再念着了。



孙悟空扛着棍子看着陈玄奘身边站着的那个小丫头,眼睛眯了眯,狠狠地咬了下后槽牙。


他身边的的位置,原本该是他的。


深呼吸了几下,幼稚地决定往后路上都不要管这个死秃驴了,可看到他嘴唇上因干裂翘起的死皮,他还是从猪八戒手里抢下了竹筒递给他。


“师父,喝水。”


那人却转手就递给了身边的女子,笑得春意盎然。


“你先喝。”


一拳打在树上,孙悟空把他拉到后面林子里。


“她是妖精。”


可照妖镜照不出来,其他人没有火眼金睛,所以也就没人相信他,身边两个师弟死命拉住自己,看着被他牢牢护在身后的白骨精,孙悟空气急。


“我从没见过妖精有家人的,有本事你就带我去!”


“去就去。”


于是来了河口村,孙悟空一眼望去便知这不过是幻术,不过规模如此之大就有些奇怪了。


身旁一个不知什么变的小孩拿着一堆干草在自己身上抽打,孙悟空忍无可忍,胳膊一挥就把那小孩打出去了。


又有两个人冲上来,他不客气的照单全收,接着向那个老妇人走去。


八戒和沙僧过来拦他,八戒嘴里还喊着什么。


“师父只是照顾小师妹,不代表他不爱你啊,不要嫉妒了好不好!”


像是被戳到了痛脚,他气势一放震开了两人,继续向前走,这次挡在他面前的,变成了陈玄奘。


“是不是我喜欢的女人都要像段小姐那样死在你手上!”


声嘶力竭,吼得孙悟空愣了一愣随即苦笑出声


“原来这事儿你一直没有忘。”


“我怎么能忘!你死十次都不嫌多!我希望你下地狱永不超生!”


孙悟空刹那间收了所有外放的法力,他想他肯定是饿了,要不然怎么觉得眼前一阵模糊看什么都看不清了呢?


是有多恨,才能让以慈悲为怀的出家人恨不能让我下地狱。


可是陈玄奘可以恨,他孙悟空却不行。


为什么?因为可怜的爱。


“这一路我杀的妖,降的魔,全都是为了他,而我这治不好的偏头痛,和我满身的鞭痕,没有一处不是他赐给我的,我欠他的,我早已经还清了,他欠我的,也不必再还。从今往后,你我师徒二人,恩断义绝。”


他转身欲走,听到沙僧一声大师兄,却被陈玄奘打断了。


“让他走!”



玄奘掌了盏灯坐在一方高地望着悟空离去的方向静默不语,身后梨花开得正盛,一阵风吹过落了满地,散在他周围,没了平日的聒噪,安静下来的他多了几分苍白。


孙悟空就敛了气息站在他不远处的一棵树后静静望着他。


佛曰过很多,孙悟空跟佛祖算起来有那么点过节,所以从不曾记得世尊如来佛到底说过什么,除了那一句不可说。


陈玄奘之于他,便是相同的。


爱、恨、怨、缠、痴,入骨灼心,最后疯魔。


可这是他自己的事,孙悟空想,他的师父,终究是要去往西天重归佛位的,到那时这取经路上的种种因缘都不过一笑付之。


于陈玄奘,这是宿命。于孙悟空,这是渡劫。


而他的劫,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从他遇见江流儿开始,就只有一个人。


思及此,他又望向那人静坐的方向,却听见那人轻轻哼起了调子——是他会伴舞的那首。


他下意识地准备抽身离去,却在转身的刹那,僵住了身影。


“情人 离去 永远不回来
无言 无语 叹息爱不再”


那语气里的难过清晰地传进他耳朵里,仿佛在心口烙下一颗朱砂,细细麻麻的酸疼让他忍不住想要去安慰安慰那黯然神伤的小师父。


可当他回过头的时候,刚好看到小善坐在玄奘旁边,巧笑嫣然问着段小姐的故事。


就好像那年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前落了自己满身的雪,孙悟空恍然大悟般笑自己的多想,瞬息间竟是浑身冰凉。


看二人聊的得趣,孙悟空终是没压住心里乱窜的那股火,提了棍子化了法相杀回了河口村。


我本就为魔,你却要我成佛,我敛了戾气安于你身旁却不曾得你细心安放,那你说,我何必再蹉跎。



整个村子顷刻间化为废墟,匆匆赶来的陈玄奘握着小善的手,痛心疾首地看着开了杀戒却仍在笑的孙悟空,恍惚间觉得面前化了人形的少年恐怕就要离开自己了,这个念头让他惶恐,但是他不说,他只是作为一个师父,谴责着犯了错的徒弟。


“杀了那么多人还笑得出来,你是着魔了吗?”


孙悟空不语,笑着看他,终是在心里叹了口气,罢了罢了,着魔便着魔,若能换你一眼,怕是也值当了。


陈玄奘被他吞进肚子里的时候,恍惚间听到外面传来九宫的声音,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想来这猴子只是想引出幕后黑手,可他却说了那么多伤人的话。


还未来得及懊恼,便有一股力量将他往外推,他倒在地上,想着要先配合他演完这场戏,于是面上波澜不惊,其实心里难过的要命。


这一场戏,演的是他,受伤的也是他,背了骂名和误会的也是他,为的,却是从来都后知后觉的自己。


然后是一场恶战,他攀在他耳边,看着三尊如来法相从海里升起,法力凝成的光索将孙悟空缠了个结结实实。


他被甩了下去,掉落的时候他看向半空中的孙悟空,那猴子明显被人压住,却还是怒吼着,挣扎着向他的方向冲,换来的却是更紧的束缚。


他闭了闭眼,周身有莹莹白光闪烁。


悟空,师父来救你了。


陈玄奘只用过两次如来神掌,第一次是因为孙悟空杀孽太重魔性入心,第二次就是孙悟空被三个如来金身困在法阵里不得动弹的时候。


佛手高高扬起,不过一念之间便将冒牌货击得粉碎,九宫掉落在孙悟空手上,刹那间佛光大盛,如来的声音传来,接着是九宫声嘶力竭的追问。


待一切平息,孙悟空化为少年模样,突然一声低笑入耳,他转头望向一身白衣的陈玄奘,那人却只摇摇头叹了一句。


“超脱尘世,终究还在尘世间。”


孙悟空愣了半晌,不懂和尚这话什么意思,八戒看东西一向通透,此刻勾了大师兄的肩缓缓道来。


“师父的意思是说,这九头金雕,未必没有好结果,毕竟这佛祖法相,可不是谁都能驾驭的。这不是法相一碎,佛祖就立马出现了么。”


生为佛,我不得识七情六欲,却总是不愿你吃亏受委屈的。


悟空此刻很想问师父一句,那你呢,你生在凡尘,自幼生离死别幸福痛苦通通品尝过,七情六欲中,可曾有我?


却终究没有问出口,看着他求救的目光,狠下心叫他自己解决,然后转身离开。


尾声


“师父,你到底对没对小善姑娘动过情?”


玄奘转头,望向身侧那个依旧吊儿郎当拄着金箍棒慢慢走着的人,明明头发乱的要死,脸上也脏的不行,可他就是觉得,这泼猴竟能好看至此,于是笑着回答


“我心里,从来都只有你啊。”


“只有我?”


“师兄,师父这是把你当段小姐了。”


孙悟空不说话,望着眉目含春的玄奘,突然就笑了。


“笨秃驴,你知道本大爷是谁吗?”


玄奘依旧在笑,只是笑意更浓了些。


“佛曰,不可说。”


——End——

评论
热度 ( 117 )
  1. 张起灵你别说话 转载了此文字

© 张起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