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秘密

虫焉:

其实猴子很好哄的,不管怎么打骂他都没关系,只要稍微哄一下,再说几句软话,他就会死心塌地地为你卖命。


这是个秘密。


和尚早发现了。并一再利用这点。


这也是个秘密。


 


“那个女人真的是妖精他们串通好来害你的!”悟空咬着牙,一字一顿道。


“你亲眼看到小善家有老小,还冤枉人!”


“你是不是信她,不信我?”


和尚看着猴子有些凄凉的瞪着他的模样,主动麻木着神经,努力空着自己的情感。


“是!”


区区一个字,瞬间点燃了悟空的怒火。于是他入了魔那样化为了一只妖猴。他浑身散发着杀气,当着和尚的面将小善的家人和朋友活活打死。和尚亲眼看着那些人的尸体刚刚落在地上便化作一堆白骨,猴子那妖异的目光,小善的求饶,以及那些死亡。他忽然感觉好吵,也好亮,也好冷。下一秒,面前的景色一暗,他便失去了意识。


当和尚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是八戒略带关心的脸。


“师父!你总算是醒了。你已经昏迷了半个月了。”


“我怎么了……”


“你被白骨精偷袭,受了重伤。幸亏我手快,把师父接住了。当然大师兄也尽了绵薄之力,把那妖女打跑了。”


说着,躲开身子,让和尚看清楚坐在远处玩弄指甲的悟空。那猴子也不看他们。只是瞪着三白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没想到小善真的是妖精,咱们真是看走了眼。”坐在一旁熬粥的沙僧说。


“看走了眼?你是在说我吗?我一早就看出小善是妖精了!”八戒连连感叹,“我只是给你机会!”


“粥熬好了师父。”沙僧不理会八戒,把粥盛出来,“赶紧吃吧。”然后又冲着远处一嗓子,“大师兄快来吃饭!”


悟空没理他们。


和尚想了想,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向悟空走去。


“悟空……”闻声师父叫他,悟空不由得仰头看天,翘着的二郎脚一动一动。


“悟空,师父错了。”


“你哪里有错?”悟空终于肯把目光投向和尚,他盯着和尚,冷冷一笑,“你没错。”


“我真的知道错了。”和尚诚恳地说,“为师给你跪下认错!”


说着就要跪下,但是悟空一把拖住他,然后粗鲁地把他推在地上。


“少跟我来这套。”


和尚看着悟空跳到远处的树上不再理他,不由得有些手足无措。最后他找了个地方坐着,嘴里叼着一根树棍。


“大师兄不肯原谅师父?”八戒悄悄问沙僧。沙僧露出少见的微笑。


“你看着吧。他舍不得晾着师父。”


 


深夜,万籁俱寂,篝火也暗了下来。


那可恶的和尚不知用什么方法又滚到了他的身后。悟空眯起眼,警觉地等待着。可这次和尚并没有抱他。


和尚只是静静地待在悟空的身后,一动也不动。悟空想回头看看和尚。可是心中又有一口气,觉得自己不能看他。这样的和尚让他有些不安。不管怎么说,和尚没有抱他的意图。他还是松了口气的。悟空闭上眼睛,觉得自己能睡个安稳觉了。可是无论如何都睡不着。


这个时候,那个和尚却突然把手搭在了他的身上。和尚的手环过悟空的身体,悟空赶紧挣扎起来。


和尚的拥抱却更紧了。带有魔力一般化解掉了悟空的所有挣扎。像所有的每一个夜晚那样。


他认输了。


一夜。


天明。


 


“你看,大师兄又重新和师父说话啦。可是他们什么时候重归于好的?”


“是在你不知道的时候。猪。”


悟空看着和尚的背影。昨夜的他睡得很好。但这是个秘密。


 


其实昨夜,和尚一夜未眠。


这也是个秘密。



评论
热度 ( 103 )
  1. 张起灵虫焉 转载了此文字

© 张起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