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空藏/孙唐】假戏真做 下

苇航:

西游伏妖背景

“大师兄,据我观察,随着这几天师父境界的不断提升,你的底线真是变得越来越低了。”

悟空,八戒,沙僧三人围在火堆边,八戒那快要厚成面具的妆都掩盖不了此刻眉飞色舞的神情。

“我记得之前,师父不过是半夜摸你两下,你就气的不要不要的,又是要扭断人家胳膊又是想拔人家舌头的,结果现在,你看看,师父半夜都快给你把毛呼噜秃了,你还问啥答啥,你就差晚上抱着他给他唱歌了你。”

“你懂个屁!老子身不由己。”猴子抱着胳膊,叼着不知道刚刚从哪掰下来的小树枝郁闷道,“死秃驴每天晚上在我背后撩啊撩啊,我一想起来,身上每根毛都要竖起来!但我又能怎么办?我又不能真把人给打死,又不能把人喊醒……”
“为什么不能喊醒啊老大?”沙僧问。
猴子顿时被问住了。
为啥?我为啥不能把那和尚喊醒?

“闭嘴,再打断我说话信不信我打死你!”猴子吼沙僧。

“哎哟,啧啧啧,还身不由己。”八戒贱兮兮的笑了几声,又扑了扑粉,“你不是传说中的万妖之王,齐天大圣吗?现在被当成小动物一样,每天晚上被圈在怀里顺毛……大师兄,你其实心里很爽吧?放心啦我一定不会说出去哎呀——!”
猴子一脚把八戒刚刚画了半天的脸踹进地里,使劲的踩踩踩踩踩,直到把那张花里胡哨的脸踩成了猪头,还狠狠的朝地里碾了碾。

“大师兄……你好暴力……啊……就这样……不要停……”
“闭嘴,扑街!”

猴子这几天正是满心的邪火没地儿撒,正好全用来收拾了八戒,沙僧在一边围观完开口道:“要我说,老大你既然不愿意,把那箍还给师父不就完了。”
猴子吐掉了叼着的树枝,金箍棒往身后一立,抱着胳膊斜斜靠着,“还给他?做梦。在我手上就是我的,既然是我的东西,就没有还回去的道理。”

“我看东海龙王肯定对这深有体会……”
八戒在地上挣扎着,还没说完,地面一颤,那金箍棒就戳在了猪八戒眼皮子底下,扬起的尘土呛了八戒一鼻子。
“你说什么?大点声我没听见。”
“我说师父撒尿怎么去了这么久不会是遇见妖怪了吧!”

八戒心有余悸的重新开始描他的眉毛。
“大师兄真是的,一说到师父,跑的比谁都积极。”
“万一师父真的遇到妖怪了怎么办?”
“哇你好机智啊,你都快机智过我了,那要不你跟着大师兄一起去看看?”
“那,那还是算了。”

猴子走在山头的一片树林里。一走进来他就察觉到了这里弥漫着的妖气,心里不自觉的紧张了起来,懊恼自己竟然没有早点察觉,不过他转念一想,这妖气此刻还萦绕在这周围,而且如此稀薄,这妖精并非什么厉害角色,想必也并未得手,而那和尚虽然看着羸弱了点,但是普通的妖精却也骗不过他的眼睛,自己没听见呼救声,妖精估摸着还在迂回周旋,那和尚应该还没吃什么亏。
一边想着,猴子一边就稍微放宽了点心,朝着深处走,隐隐像是到了和尚的声音。
“师父!”
猴子加快脚步,拨开眼前的乱草。

看到眼前的景象,猴子的脸僵了一僵。幸好他一向没什么太明显的表情,这一僵也不怎么太看得出来。
玄奘正在与一个耗子精交谈。
或者说调情。
反正在猴子看来都一样。

这耗子化作妙龄女子的模样,看起来天真烂漫,可怜巴巴的靠在树边,眼睛睁的溜圆在那和尚身上来回打量,手都快扒进和尚衣服里了。
“真的吗?这片树林里有妖怪啊?”
“出家人不说谎的。”
“那怎么办,人家好害怕的,可是我脚扭伤了……”
你们还有没有点创意啊?猴子心道。

“没事,姑娘,你既然遇到了我,那我肯定……咦,悟空,你怎么来了?”
“没事儿,师父,我就是来告诉你一声,你再不回来,我就要睡觉了。”猴子说道,说完又记起和尚之前跟自己说的“见机行事”,于是努力的对耗子精露出了一个他觉得友好的微笑,成功把耗子精吓进了和尚怀里。

“小师父,人家好害怕,这里好恐怖啊,还有妖怪,怎么办……”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你遇到贫僧呢真是再幸运不过了,实不相瞒,我是一个驱魔人,你看到的旁边的这位呢,就是我的爱徒。”
大概是为了表现“爱徒”两个字,和尚还拉过了悟空,压着他的肩膀强行把他的头按下来,然后温柔的摸了摸猴子的头毛。
“你看,正如你所见,我一直都是十分疼爱我徒弟的。”
被按头的猴子和缩在和尚怀里的耗子精冷不丁就近距离打了个照面,猴子冲耗子精龇牙一笑,耗子精一个腿软就没站住。
“呵……呵呵,真是令人羡慕的师徒感情啊。”
“好了悟空,快背着这位姑娘,我们先去和八戒沙僧汇合,然后送这位姑娘回家去吧。”
那耗子精横竖不过百来年的道行,被悟空一瞪都要抖个半天,又哪敢搭齐天大圣的肩膀,于是忙做了哭哭啼啼的样子,说和尚一定是嫌弃自己,自己知道自己相貌粗鄙,不敢劳驾,还是让她自己一个人走吧,和尚又在一边做了温柔体贴的模样安慰了半天,猴子看着这一幕,白眼都快翻上了天。
真他妈戏精。

最后和尚抱着那耗子精。三个人一起走下山去,一路上猴子听着两个人絮絮叨叨,烦得要死。
“姑娘,你不要怕,我这个徒弟,平时脾气很好的,又温柔又体贴,还特别喜欢照顾人,悟空,你快来安慰这位姑娘几句。”
“关我屁事。”
“你别看他这样,其实他平时很温柔的。
“真的吗?”
“真的,悟空,快温柔一个看看……”
我温柔你大爷。

八戒远远的看见那耗子精,立刻变成了衣冠楚楚的粉面小生模样出现在了和尚身边,吟了几首酸不溜秋的情诗,险些又被猴子打进地里。

“师父,你累了吧,我替你抱会吧。”八戒留着口水问。
“你心术尚且不正,这种事情,还是为师来吧。”
“师父,我境界低,受点美色诱惑没什么,您境界这么高,就不要被这种世俗影响了您的修行。”
“错,正是因为为师心中没有美女,所以抱了也无妨。”
“真羡慕师父,”八戒擦一把口水,“我什么时候能有跟师父一样的境界啊。”
“恶心死了一边去。”猴子一把把八戒从他和和尚之间推到了沙僧旁边。

又走了一段,那怀中的女子看了和尚一眼,那目光欲说还休,含羞带怯。

“小师父,我家到了。”

猴子顿时又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八戒流着口水贱笑着又朝着那耗子精贴过来,被猴子一巴掌打出了十米开外。
“发什么春。”
猴子跟着和尚走进了眼前的宅子。

走进屋子,耗子精的七大姑八大姨坐了一屋子,一看见和尚怀里的小耗子,乌泱乌泱的就要围过来,嘘寒问暖,一副担心死了的样子,和尚踏进这屋子的那一刻就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微不可见的往猴子身后凑了凑,猴子站他旁边感觉到身边人背都僵了,不由窃笑。
“师父,人家请你去中间坐呢,还不快去?”猴子憋笑憋的险些都没崩住,还一个劲儿的把和尚往耗子堆里推。
和尚生来一双慧眼,和自己一样,看得清眼前妖精的伪装,那此情此景,和尚看到的,大概也是同自己一样,是一群乌泱乌泱的大耗子朝自己过来了吧。
演演演,可劲儿演,考验演技的时候到了。
不过这和尚,蜘蛛都不怕,原来怕耗子?看刚刚你明明跟那小白鼠聊的开心,还抱着她过来,啧啧啧,不过也对,那小白鼠的真身倒是比这些耗子可爱多了。

猴子看着那和尚坐耗子堆中间,强撑着一副笑脸,左躲一下右躲一下,表情都绷扭曲了,还要被一只耗子奶奶拉着手闲话家常。

“大师兄你再笑师父可就要娶上媳妇儿了。”沙僧在一旁提醒道。

“不用你说。”猴子起身朝和尚走过去,一边的小耗子们吓得都闪开了一条路,窝在一起小心翼翼瞅着,猴子走到那小桌前,一支脚踩上一边矮凳,弯腰凑到老耗子面前,老耗子顿时一哆嗦,然后把手里的茶碗打了。
猴子看了老耗子一眼,却没和她说话,就着这个姿势转过头又看着和尚,“师父,睡觉了吧?”
“对对对,天色已晚,贫僧就先休息了。”和尚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松了口气。
“我,我,我这就让人去给小女的救命恩人们收拾四间客房。”老耗子说。
“多谢施主,不过不必太过麻烦,”和尚很自然的伸手薅了把猴子的毛,“我和我爱徒住一间就行。”
“啊?这,这……不太好吧……”
猴子斜睨了老耗子一眼,老耗子又吓的不敢说话了。
“听见没有?我们一间。你有意见?”

猴子和和尚走出门去,八戒看着之前被和尚抱来的耗子美女,挤眉弄眼的说,“不要奇怪,师父和大师兄一直一起睡,没大师兄师父就睡不着呢,姑娘要是睡不着啊,我……呀!”
沙僧拖走八戒,转头朝老耗子补充了一句:“他们还手拉手一起去撒尿呢,哦对,我和这头猪,我们不住一间。”

“师父,这女妖精呢,分两类,一种是蜘蛛精那类的,一种是小善那类的,你看今天这是哪类?”
房间里,猴子坐在凳子上笑着看和尚。
“师父真是艳福不浅,你老实告诉我,你想不想娶她?”
和尚站在一边,灯火微晃,他看见段小姐坐在那桌前笑着问他:
“你想不想娶她?”

“你想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会想呢?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你要我说几遍才会相信我呢?”

“为什么不想?”

“因为我的心里只有你啊!”

猴子的巴掌还没拍到和尚脸上,就听见屋外一阵叮铃哐啷瓷器落地的响声,接着就是那耗子姑娘哭着跑走的声音。
“啧,人家来给你送夜宵了,你把人家气跑了,这几百年的少女心啊,碎了一地。”悟空开门看了一眼。
和尚没有回答,双手合十,念了声阿弥陀佛。
“你早说你不想娶,老子十秒钟就能把这宅子上上下下烧成灰,何苦来这么一出。”
“这些妖怪没有做过坏事,我刚刚看见他们还供奉了佛像,如果不是真心喜欢,想必也不会冒着全家老小被你打死的危险,设计这样一出嫁女的戏码。”和尚叹气,“得饶人处且饶人,今日过后,想必她也就释怀了。”
猴子看着那和尚,低眉在烛火下认真叹气的样子,倒有几分普度众生的悲悯意味,和平时很不同。
“切,你很得意啊,那么多人爱你。”猴子说。

那和尚叹完气,站了起来,“为师早就说过,我可是很聪明的,你以为为师靠武力就打不过他们吗?我的如来神掌,有多厉害,你又不是不知道,只是我低调,我不说……”
刚刚都是幻觉,猴子想。

“妹妹,我早就跟你说过,我们跟踪的时候,看见那和尚一路和他徒弟同吃同睡,怎么看都不像是正当关系,劝过你多少次你都不听,非说那是正常的师徒关系,这下可好,死心了吧?”
“我不信,我知道他曾经有个心爱的姑娘,但是死了,既然曾经有,为什么现在不能有?”
小白鼠抹着眼泪躺在姥姥怀里,周围的七大姑八大姨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全围在身边。
“表姐,你说你看上个和尚就算了,还是个搞基的和尚,他身边的人一个个看着都那么危险,我们家可都快把命搭上了,表姐啊你可别任性了,好好修炼吧。”


第二天一早,耗子家族送别了师徒四人,那小白鼠泪眼朦胧的看着和尚,非要拉着和尚单独告别,和尚看猴子一眼。
“看我干嘛?她又不找我。”猴子没好气的说。

猴子八戒沙僧蹲在大门外,八戒一脸悲痛的看着眼前的宅子。
“暴殄天物啊,没天理啊,怎么路上遇见的女妖精们都看不上我啊,我来替天行道啊,老天啊,给我个伏妖机会啊。”
“行了二师兄,别嚎了,师父怎么这么久还没出来,不会被吃了吧大师兄?”
“吃个屁,你没看见那妖精看那死秃驴的眼神啊,怎么可能。”
“那大师兄你说着站起来干什么啊?”
“我看看去。”

猴子绕了个弯跳上了后院的墙,坐在墙上看着里面俩人站在那葡萄架下,妖精一双眼睛里酝酿着爱恨,写满了情愁。

“小师父,这西行多苦,何不留下来与我一起,我是妖又如何,你这一世百年,我陪得了你百年,你下一世百年,我依旧陪得了你百年,十世,百世,便是千年万年。”
和尚看着她,眼神澄澈清亮,却又如古井无波。

何其天真。猴子跳下了墙,没有听和尚怎么答。

告别此地,师徒四人继续西行,和尚走的一瘸一拐,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喊他们孽徒。
“师父,这真怪不得我们,是你自己出门时走的太激动没看门槛把脚扭了,我们跑着都来不及去扶你。”八戒说。
“有你们这样当徒弟的吗?那么多妖精围着我出来,为师当然害怕啊!当然想快点离开啦!你们就眼睁睁的看着师父摔倒在门口吗?而且,师父都这样了,你们就不能给师父找个拐杖来吗!”
“师父,这荒郊野岭的,也没棵树,金箍棒九齿钉耙啥的,你都拿不动,我们也没办法啊。”
“顶嘴!顶嘴!一天到晚就知道顶嘴!师父我——喂臭猴子你想干嘛!”
“你走不了路就抱着你走咯,还能干嘛。”猴子叼着小棍棍低头,凶巴巴的瞪和尚,“还有,我再说一遍,不要叫我臭猴子。”
“真是的,演戏的时候就叫人家小空空,现在就叫人家臭猴子,人家很难过的啦。”八戒在后面调侃着。
“不想死就闭嘴。”猴子凶道。
“人家只是替大师兄说说心里话嘛……”

猴子再没接话,他想起那日的情景,和尚抱了段小姐在怀中,段小姐问他爱自己多久,和尚说一千年,一万年。

呵,一万年,说得好听。
猴子笑了笑,忽然就生出了几分感概,段小姐死于自己之手,和尚向她承诺一万年,可即便段小姐活着,人类不过百年光阴,万年之后,又身在何处?

“我是妖又如何,你这一世百年,我陪得了你百年,你下一世百年,我依旧陪得了你百年,十世,百世,便是千年万年。”

猴子想起耗子精的话,心中一嗤。
这和尚生来慧根,金蝉子转世,便是注定要得道的,而在人世修行的这几十年,却总多是痴情者非要招惹。
人也是,妖也是,却是谁都陪不了这和尚一万年。真真可笑。

“悟空,放为师下来吧,我知道你的一番好意,但是现在我们不需要演师徒情深了啊,所以你也不用这样啦哈哈哈……”和尚笑着打哈哈。
“师父这是什么话,以你我的关系,师徒情深这种事情,难道还需要演吗?”猴子存心揶揄,却看怀中的人目光看向自己,有了片刻失神。
八成又把自己看成了段小姐。
算了,懒得计较。

“悟空,你是不是对师徒情深有什么误解?”
“没误解,在师父的言传身教下,我理解的相当到位。”
“不如这样,你把箍先还给我,以后为师再也不半夜折腾你了,你看怎么样?”

猴子低头看了一眼怀中抱着的人。那和尚目光灼灼,一脸“打个商量吧”的表情,猴子看着这双眼睛,忽然就想通了。

你当初对段小姐许诺一万年,段小姐一介凡人,哪来的一万年,你这和尚信口开河也不打草稿,但是没办法,谁让段小姐是我杀的,这债实该是记我头上,那我就连本带利,还一万年给你。

旁人都不行,独我可以。
猴子把和尚抱紧,不再理会和尚没完没了的絮絮叨叨,继续走。

“你想都别想,在我手上的东西就是我的,没得商量。”

话说的虽霸道,但猴子眉间却舒展了开来,眼睫扑闪着些许笑意。
玄奘抬起头,蓦然一愣。

“我说大师兄怎么回事,这嘴角含春的,看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小声点,有个词叫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八戒白了沙僧一眼,“哦你肯定不知道,你要知道岂不是和我一样聪明了。”
“什么词?”
“祸从口出啊,笨。”


END

格式老有问题,发了好几遍orz

评论
热度 ( 280 )
  1. 🍎苇航 转载了此文字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