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你知我知

匈奴未灭:

突然手痒。。以下正文。。短小。。一发完。。


去往西天的旅途很短的,昨天还念叨着取个经还艰难险阻,今天便到了西天。宝殿之上,功德佛,斗战胜佛,净坛使者和金身罗汉,一一在列,小白龙摇身一变也成了菩萨。
大圣成佛了,众神战战兢兢道贺,猴子一甩披风,目空一切,转身走出宝殿,看着猴子摆动的花翎,众神对猴子的沾沾自喜嗤之以鼻,只有擦去了粉面油彩的猪轻轻拍了拍猴子颤抖的肩膀。
功德佛应是得偿所愿的,取了真经,却总是觉得少些什么。


又一度蟠桃盛会,那猴子不顾老君三催四请,愣是没来,只从花果山送来了些许桃子。功德佛那时候才反应过来,原是日子里少了这猴子。于是辞了蟠桃会后净坛使者和罗汉的小聚邀请,匆匆去了花果山。你说这和尚是不是反应过来了?猪说。反应啥?鱼反问。爱呗!猪满脸的嫌弃。


【和尚】
那天蟠桃会后,我去了花果山,心里有个结,大概见了他才能解。
“怎么没去蟠桃会?”我问。
“不想去。”他说,“功德佛此番前来可是兴师问罪的?”
“胜佛误会了,只是...”看着他的红色披风被山顶的风吹起来,而双眼写满了平静,我突然说不出话来,记忆里这猴子的眼睛是能燃起火焰的。
“只是什么?”他说着,眼睛眨了一下。
“只是,想见见你。”我就这么说了出来,他明显愣了一下。
“好啊,难得功德佛赏脸,俺老孙便带你在这花果山福地好好转转。”他一跃到我身侧,假模假样的摆了个请的姿势。
不得不承认,这“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真不是盖的,一草一木皆有灵性,难为这猴子舍了这些随我走这一遭。
面对一路上他的冷嘲热讽,我只能无声苦笑,忽的想起受封那日,我等五人走出大殿,猴子拉住我的袈裟,“师父...”,而我是怎么答的呢?“胜佛今后莫要如此称呼,你我皆已成佛,从前当作前世,无须再提。”“是。”他这一声“是”里的哽咽,我竟是今时今日才听出来。晚了,终究是晚了。
猴子,你是妖时也是佛,而我已成佛却是空有皮囊。常有人对我说功德佛功德圆满,感化了这泼皮猴子终成佛,可我深知那猴子才不屑于成佛,意识到这一点的我既得意又心疼。
那日我喝醉了,离开花果山时有些恍惚,本想解开的结似乎成了死结,蓦地想起刚刚猴子递来的桃子比蟠桃会上的甜得多。


【猴子】
我一直不明白那和尚为何非要一步一步走到西天,取那经文,更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这么听话的一路追随,还任劳任怨,真丢面儿。许是因为他救了我,肉体凡胎,一步步爬上五指山,揭了封印,终于救我于五百年的禁锢,也许并不是,老子自己说不定也能出来,用得着凡人搭救?
在花果山见到他时,说实话,我是吃了一惊的,还有些高兴,这份高兴我不愿意承认。当然,那天我看得出我没让他舒坦,话里话外的挑刺,谁让他在受封那日如此绝情,可后来的日子里,我竟思念他到夜不能寐,只得起身变作了他的模样,对着镜子,说一句死秃驴,再说一句臭猴子。但我仍挑了最大最甜的桃子和最香的酒给他,他喝多了。
“猴子,你...”
看着他红色的眼角,我咬咬牙,只道“我已成佛。”他送我的话,我又原封不动地还回去,我看出了他的难过,如果能预知后事,我定不会在此时教他难过,只可惜,我不能。


【和尚】
关于我爱这只猴子一事,我是在听到那句“我已成佛”之后恍然大悟的。于是我频繁的奔向花果山,直到后来,那群小猴子见了我都不再热情。我没对猴子说过爱,但我想他在不再对我冷嘲热讽并且拿了桃花酒斜倚在我身上的时候就明了了吧。
我们就这样看着桃花开了又谢,吃着一颗又一颗桃子,好不惬意,只是要躲着很多双眼睛,终究有一双眼睛没能躲过。天庭宣我,立在庭上,玉帝如来都在,他们问了,我便如实答了,他们说我目无天理伦常,胡作非为,有辱天庭颜面,我却忽然明白那猴子口中说的滑稽天庭的可笑之处,我不克制的笑声加快了他们将我压入牢房的速度,被推搡着的时候听得一阵厮杀声,那猴子来了,还有一双火红的眼睛。
“没想到吧玉帝老儿,俺老孙又杀回来了! 哟,如来也在啊,多谢你当初将老子压在五指山下,才让我遇了这和尚,你可是媒人啊,哈哈哈哈!”
“泼猴休得胡来! 乖乖伏法认罚,便留你师徒二人仙籍,否则...”
“去你的仙籍,俺老孙不稀罕! 放了我师父,不然,今日十座五指山也休想拦住我!”
天兵天将从不是他的对手,何况还有猪鱼相助,如果不是如来出手,他也不会伤了魂魄而摔倒在地,我挣开束缚,跑过去扶他,他口吐鲜血,倒在我怀里冲我笑,露出了两颗尖牙,手里的金箍棒“哐当”一声砸在地上,惊起一团仙尘,我忘了自己会如来神掌是假的,抓起铁棒,想冲上殿去,却被一声“死秃驴”堪堪拦住。
“死秃驴...”
“臭猴子...”
“他们都...不是...我的对手...”
“是啊,他们都是垃圾。”我实在压抑不住自己的哭腔。
“想回家...”
“好。”
我轻吻了他的额角,大殿里安静得可怕,猪和鱼说师父你们先走,这里有我们。于是我看着猴子吃力地把金箍棒变小,拾起来交给我,我把它贴身放好,扶着他走出天庭。
在花果山的一棵老树下,他的魂魄终究是散尽了,可我总觉得那魂魄没走远,似乎就栖息在这棵老树上。


【猴子】
我就知道这和尚一人去天庭要吃亏,所以想都没想就杀了上去,爽。
看到他在大殿之中被推搡着,我就火冒三丈,杀红了眼睛算是替这些天兵天将超度了。如来又使阴招,只是这次我真的要让笨和尚难过了。回花果山的路上,我看见和尚的一滴泪飞进我耳边呼啸的风里,后来魂魄即将散尽,我依稀听见他在叫我,又仿佛看见他在天庭大喊“如来”要去拼命的模样,还挺酷。而此时我连自己是哭是笑也说不清了。早知今日,我当初便早些原谅这死秃驴了。


【和尚】
“臭猴子!”
我总是随口叫他,然后听不到一点回应,真是无情啊。
那根变小了的金箍棒被我贴着心口放着,有时候会硌得慌。
我把那条虎皮裙又缝了缝。
猪爱上了一个仙女,不是嫦娥,在一起了,天庭没干涉。鱼总是和一只螃蟹精在一块儿,他说是真爱,天庭也没干涉。即便如此,只要是我仍守着花果山,天庭就别想吃到这里的桃子。


没了,标签如果有误还请指正,在这里鞠躬了。

评论
热度 ( 41 )
  1. 张起灵匈奴未灭 转载了此文字

© 张起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