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孤眠【孙唐/喉糖/空藏/BE】

白祇:

    唐僧很聪明,可是他低调,他不说。
    所以当他发现孙悟空对他抱有除了师徒感情以外的情愫时。他没有挑明接受也没有逃避拒绝。
    他知道这只笨猴子离不开他,而他也需要这齐天大圣的保护才能在西行路上活下来。毕竟,他唐僧是危机管理学的高手。
    而他那一跪,是彻底绝了孙悟空要离开的心。
    “悟空!是为师错了,为师需要你。”
    ……
    于是他们共同演了一出引九宫真人上钩的戏。
    可戏是假的,感情却是真的。
    所以当唐僧吼出“难道我喜欢的女人都要像段小姐那样死在你手上”的时候,还抱有一丝报复的快意。
    他早就想这样做了。


“原来你没忘?”猴子的声音带着颤抖,仿佛求证般小心翼翼的问着眼前的人。
“我怎么可能会忘?!”
唐僧所有隐忍的悲痛和愤怒在这一刻爆发。
“我希望你下地狱!!”
“永不超生!”


    反正,只是演戏。


可当他看到,那个无法无天的齐天大圣,眼中的桀骜一点点脱落时。
    那一丝报复的快意瞬间消失殆尽。   
他张了张嘴,想解释什么。


“我这一路,杀得妖,降得魔,都是为了他!”
唐僧一愣,心口位置像是被人狠狠敲了一下。   
“而我这治不好的偏头疼和满身的鞭痕,也是他给我的!”
他沉默不语。
“我欠他的,早已还清。他欠我的,不必再还!”
……
唐僧还是什么都没说。胸口一滞,内心有什么东西再被抽离,一点一点,随着孙悟空眼中的光华迅速湮没。
他就知道这场戏,他演过了。


和尚的话,字字诛心。
你愿意渡这众生,却唯独不愿渡我?
你不愿负这众生,却唯独可以负我?


后来,和尚取了真经,完成了一辈子的夙愿。舍了小爱,普度众生。成为了再无七情六欲的佛。
猴子陪着和尚,走完了西行路。在即将成佛的那刻,选择了放弃。他笑说自己六根未净,无法成佛。        
和尚问:值得吗?
猴子笑了笑,头也没回。
他却在猴子转身离开的时候,将目光投去,追随至那道身影消失于云海之间。


唐僧成佛后,曾去看过九头金雕。像往常一样,想要渡她,而非残杀。
他说:佛法无边,回头是岸。九头金雕,你可知错,你若悔改便饶你一命。
九头金雕藏不住满眼的疲惫,却还是笑了。
“知错?什么错?就因我遵从了内心的选择?”
“悔改?为何改?我跟了如来几千年,他何曾看过我一眼?”
“佛法无边,吾心有岸。”如今黑发金眉的女子喃喃自语。
“既然,我爱的人要杀我。”
她抬头看向唐僧,眼底藏不住的悲切。
“我无怨无悔,又为何回头?”
唐僧身形一顿,持佛珠的手微微颤抖。
九头金雕观察到唐僧的动作,毫无保留的戳穿了他。
“如果在给你一次机会重来,你依然会失去段小姐,结局依然不会改写。你不恨,也不该恨孙悟空。你只是,痛恨你自己的无能。你想保护所有人可是你连最在乎的人都保护不了。”
“所以你选择了放弃,放弃爱一个你在乎的人,而去普度众生,传播大爱。”
她说罢,轻蔑的笑了笑:“你们这些佛,最假了,看似有情,也最无情。”


唐僧失了魂一样的离开了关押九头金雕的地方。


我可以渡这众生,却唯独渡不了你。因为我无法渡自己的心。
我不愿负了众生,却唯独负了你。因为我不能负了众生,只能负你。


从此,世上多了一个金蝉子,少了一个唐三藏。舍了一个斗战胜佛,只剩下一个美猴王。
美猴王回到了花果山,一待就是百年。
他常摩挲着那金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也常静默坐着,抬头一看就是一天。
他不会再大闹天宫,也不会再是齐天大圣。
只因一心,只因一人。


……
然而唐僧已不在,孙悟空也再无意义存在。


这世上的所有值得,都不过是一厢情愿。

评论
热度 ( 54 )
  1. 张起灵Jett白祇 转载了此文字

© 张起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