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孙唐】苦药

胡二霍:

自己开的头,哭着也要写完,写的一点都不好,简直是白开水,明天继续往下写,希望能甜一点。


“我说你们几个人,咳咳,八戒,把你的粉盒给为师放下!悟净,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悟空你在干什么?!咳咳咳呕咳咳”


“尿尿。”猴子一只手攥着自己解到一半的裤带,另外一只手拍了拍唐僧的后背。


“师傅,你还是少说点话吧,先把药喝了,来。”猪八戒谄媚的捧着钵,以期能让唐僧闭嘴。


“悟空啊,不是为师说你,虽然你是个猴子,但是我们也还是要讲文明的有没有,你能不能不要老是在师傅身边随地小便啊。”唐僧仰头喝掉药,和着嘴里的药沫子开始教训自己的首席逆徒。


“哦,不喜欢我就远点去尿咯。”猴子的裤带随着猴子不耐烦的摇摆在唐僧的光头上划来划去,唐僧一把抓住作乱的裤带,站起来准备好好教育这个泼猴。而随着唐僧的起身,猴子本身就很松垮的破裤子进行了自由落体运动。


“哎呀,羞羞。”猪八戒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这个,悟空,你要相信,我完全是无心的。”唐僧感觉自己的手在剧烈颤抖,他似乎已经看到自己被孙悟空打到半身不遂的样子。


“师傅,不尿就不尿了,我是正经猴,你自重。”孙悟空提起裤子,一副拔吊无情的腔调,转身离开。


“悟空!悟空!”唐僧缩在火堆旁边伸出了尔康手。


“师傅,大师兄就是去尿个尿,不会抛下你去找小三的,把手收回来吧。”猪八戒把唐僧的手掰回来,一副知心老鸨子的样子。


“悟能,你觉得为师还活的过今晚么。”唐僧摸了摸自己脆弱的小脖子。


“师傅,你平时晚上睡着的时候比刚刚狂野多了,大师兄不会介意的,他习惯了,嘻嘻嘻。”猪八戒掏出粉盒一边搓粉一边斜着眼睛看着唐僧。


“狂野多了,悟净,为师是这样的么!!”


“嗯。”流沙河大鱼怪耿直脸。


“啊,完了完了,悟空一定会打死我的”唐僧觉得生无可恋了,他拿自己的钵盛了满满一碗粥,“死也要做个饱死鬼!呼噜呼噜,这粥真难喝”说完他又盛了一碗。


“不过话说为什么悟空腿底下都没有毛的,他不是猴子么?”吃饱了什么都不怕的唐僧开始做大死。


“这我们怎么知道,可能是因为有毛比较扎的慌吧。”猪八戒仍然在擦粉,“不过师傅你竟然往下面看了,羞羞!”


“谁都知道我是完全无心的,而且悟空腿很细啊,别说腿比脸白多了。”唐僧一人饮粥醉。


“师。。。。。。师弟啊,你怎么这么帅了呢,一看就是今晚的月色衬托,啊!快看,多老大个的月亮啊!”猪八戒捏着手绢做作的指向天空。


“你认真的,今天阴天。”胖头鱼吐了个泡泡。


“悟能,你为什么突然转移话题,悟空怎么尿了这么久。”唐僧十分不满八卦会的结束。


“师傅,以前没发现你眼神这么好。”孙悟空露出了一个友善的笑容。


“?!悟空,你要相信为师,我们刚刚在进行关于妖怪特征的学术探究,绝对不是变态啊!”唐僧觉得自己今天真是有点造孽。


“大圣,这个就是你的师父吗?”从悟空的身后一声传出了怯弱的询问。


“大师兄,我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你竟然背着师父找小三,我非要看看这个人长什么样!”猪八戒冲向猴子身后,被猴子一拳打飞。


“你,你去自己跟他们讲。”猴子献宝一样的把身后的小姑娘推向唐僧众人。


“小女名为蓁蓁,年方二七,是山尾村人,今天跟着村中人去山那边的城中采办,可刚刚我们刚要歇脚,便遇上了土匪,我们同路的人…….”小姑娘年纪小,话还没说完泪就先落下来,看着审视的众人更胆怯,小小的往孙悟空身后躲,孙悟空鼓励的拍来拍她的头,小孩子泪还挂在鼻头上一抽一抽的又开口,“我们同路的人都被土匪杀光了,幸好大圣赶到,救了小女的性命。”小姑娘话音才落,孙悟空便刻意的清了清喉咙,引唐僧看自己。


唐僧仰头看了一眼骄傲脸的猴子,就忙而不迭的安慰起小姑娘。


“哼。”猴子一个跟头翻到树上。


“大圣。”小姑娘感觉有些害怕,扬起头希望孙悟空下来,小姑娘旁边光溜溜的一颗头也跟着扬起来望向孙悟空,然后孙悟空看到汤圆开口:“悟空,你下来。”


猴子表示不想理你,然后乖乖的站到唐僧旁边。


“站到这。”汤圆又开口了,并且拿脚在小姑娘身旁点了点。


猴子跳了两下到火边坐到木桩子上,“我要烤火。”


“那火留给你和蓁蓁施主,悟能悟净,咱们在这边开会。”


“大圣,你师父长得很英俊,和你说的不一样。”小姑娘乖乖的坐到大石头上。


“一个死秃驴有什么可帅的,脑袋上连毛都没有。眉毛像条毛毛虫,眼大无神,面黄肌瘦,身上都没肉,还老生病。”悟空叼着一截树枝向蓁蓁呲了呲牙,接着说:“你可不能喜欢他,他是和尚,虽然是个色和尚,离他远点。”


“大圣,你刚刚像我娘,我娘也老嫌弃我爹爹,但不喜欢别的女人离他近。”


“小姑娘别瞎说,你睡吧,火堆旁边暖和。”


“大圣,听说你是石头里幻化出来的灵猴,那你的血肉是石头做的么?”


“睡你的觉吧,小孩子家家。”


而另一边的师徒三人继续自己的粥话会。


“爱情是一个多么美丽的东西啊,看,猴子都有人味儿了。”变身的八戒绕着自己的头发说到。
“我觉得大师兄最近一直挺有人味的。”沙僧给唐僧又盛了一碗粥。


“你一个鱼知道什么是人味吗?熬你的粥吧。”八戒不满自己的推论被反驳。“不过师傅啊,你也好歹夸夸大师兄,你看,他都学会见义勇为了。”


“行了,为师知道了。你们最近真是越来越八卦了,为师得给你们讲讲佛理。”


“咳咳咳咳咳咳,悟空,水,水”许是昨夜着了凉,唐僧晨起时咳的格外厉害。


“大师兄带着小姑娘去水边洗漱了,师傅你委屈点喝老猪给的水吧。”


喝了水的唐僧感觉自己有些饿,“咱今天早上吃什么。”


“地主家没有余粮了。”一只猪摸了摸自己的肚皮。


“我们摘了些野果,师傅您先委屈委屈,这里离我家很近的,到我家我再好好款待各位。”小姑娘用裙子兜了一捧野果放在唐僧面前。


“啊,多谢施主,怎么好意思麻烦你啊。”虽然表面客气,可是唐僧的心已经在一颗非常饱满的果子上,一定很甜,他没毛的脑袋这样告诉他自己,他的手直直朝果子伸过去,被一个毛爪子截胡了。


“吃这个,这个甜。”毛爪子把果子给了女施主。


“啊啊啊啊啊啊,逆徒!”唐僧的心里掀起了惊天的波浪,可是他不能说,算了,不能和这个泼猴计较,好不容易有一个姑娘喜欢他,他膨胀一点也是应该的,我是师傅,我大度,然后他把手伸向了另外一颗看上去就非常优秀的果子,毛爪子比他快。


“一个够吃么,再来一个吧。”毛爪子再一次对果子实施了转移。


唐僧有点委屈,堂堂东土大唐特派取西经使者想吃果子啊,孽徒!你为什么抢我的果子,不能忍受了,玄奘!然后,他拿起了一个小果子吃了起来。算了,我是师傅,我只是大度,做出礼让的表率了,不错啊,唐僧!


总而言之,早饭吃的非常委屈。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人生啊,就是如此玄妙。唐僧的风寒更重了,一路上咳个不停。而且药也吃光了,他们只能挨到小姑娘的村子里才能休息。


一路上猪八戒一直没有放弃骚扰小姑娘的大业,被孙悟空揍的不要不要的,天有些凉,猴子把自己的衣服给了小姑娘。


猴子走的很快,小姑娘只能小跑着跟着。


“悟能,这个小姑娘真的不是妖怪么,比如说狐狸精什么的。”唐僧一边可怜巴巴的围着自己的破袈裟,一边问八戒。


“师傅你可别搞笑了,大师兄都说她是人了,火眼金睛,再说了,师傅你自己不会看啊。”


“不是,你看,这猴子简直太过分了,为师病的这么重,他竟然抢我的果子,把衣服送给别人,还走得这么快,他心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师傅!他看上去就一副被勾引了的样子!”


不远处猴子的耳朵动了动。


“人家小姑娘长得漂亮,又温柔可爱,大师兄喜欢也没有什么不对嘛。师傅你不要嫉妒。”八戒被揍怕了,不敢再上前骚扰,只能怼师傅安慰自己。“师傅你脸红什么啊,被老猪我说中了吧,不要嫉妒,我会劝大师兄雨露均沾的,哎,师傅,你怎么了!”猪八戒的调侃没能说完,因为唐僧摔倒在地上了。


“大师兄,不好了,师傅晕倒了”胖头鱼冲上去禀报了情况。


“我擦,秃驴你不是吧”孙悟空欺身上前把手放在和尚滚烫的额头上,“这么烫,这秃驴自己都不知道说的么!”吐掉嘴里的小树枝,拍了拍唐僧的脸。


唐僧睁开眼睛,发烧的人手脚无力,眼睛也红红的,看上去十分可怜,他伸手抓了抓孙悟空的衣摆,张口说话,声音十分小,孙悟空只好趴到嘴边听“你这臭猴子,逆徒!为师%&*”


“算了,我先一步送她回家,你们在这里等我,还能快些。”话罢,猴子挥起金箍棒在唐僧周围画了一个圈,“照顾好师傅。”然后便带着小姑娘往山尾村方向飞去。


不过一盏茶的工夫,孙悟空便带着许多干粮与药材回来,急急忙忙的熬药喂予唐僧,唐僧神志不清,对苦药颇为抗拒,一直躲避不肯下咽,药喂不进去,高烧不退,几个徒弟急得团团转,猴子想起民间哄逗小孩子吃药的说辞,病急乱投医的试了试,他边舀起一勺药喂给唐僧,一边低声问:“你吃糖不吃,喝了良药,有糖与你吃。”没想到真的起了效,唐僧皱着眉头咽了药。喝完药热度渐渐退了下去,只是因为药效一直睡,猴子将唐僧背起来继续赶路,唐僧这一觉直睡到日头偏西才醒来,醒来还觉得冷,只觉得猴子身上暖和,便继续装睡,孙悟空一把将他撂下,唐僧摇摇晃晃还未站稳,猴子就凑过去,问:“师傅,糖吃不吃?”

评论
热度 ( 222 )
  1. 张起灵寶芝林李甜心❤ 转载了此文字

© 张起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