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包策】回到我身边

Leo&魏(ˉ(∞)ˉ):

回到我身边3
—————————————————————
祝大家新年快乐
—————————————————————
第二天,钦差卫队开拔,展护卫坐在高头大马上走在最前面,后面则是“御铡三刀”,其中的“龙头铡”和“狗头铡”上还溅满了鲜血,紧跟着的就是公孙策的灵柩,走在最后的则是包拯的马车,钦差卫队分列两侧。整个队伍浩浩荡荡,离开陈州驿馆,向城门走去。

行进过程中,一开始只有几个百姓出来,慢慢的,越来越多的百姓来到道路两边夹道欢送包大人,他们有的人挥舞着双手,有的干脆跪拜在地上,他们是在感谢包拯,感谢包青天为他们带来真正的朗朗青天。

包拯坐在马车里,听到外面的欢呼声,忙从窗户探出头去,看着对他恋恋不舍,满含感激的百姓,包拯的表情有些复杂,他知道如果没有来陈州,这里的百姓还是会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但也正是因为他包拯来了,才害得那么多人中了尸毒惨遭毒害,如果是其他的好官来办理这件事,会不会结局就不一样了?那么多人因他而活,可还有那么多人因他而死,他到底还有何颜面受这千恩万谢?还有……他的先生……如果不是为了保护他,先生又怎么会中毒?如果不是为了假扮他,先生又怎么会被庞昱加害?如果这一切不是为了他,他的先生又怎么会客死异乡?包拯的内心充斥着悔恨和痛苦,他感觉自己快要被这些情绪撑爆了,他不忍再看道路两边的乡亲父老,只能匆匆放下帘子,掩面低声抽泣起来。

包拯一般不向外人显现自己脆弱的一面,连展护卫都很少见他这个样子。包拯是开封府尹,他可以捣乱,可以玩笑,可以正经,但唯独不能表现出脆弱,因为他是开封府的主心骨,任何人可以退却他不可以,任何人可以慌乱他不可以,任何人可以害怕他不可以。只有一个人可以在包拯伤心难过躲起来的时候静静地坐在他身边,伸出手悄悄放在肩头,虽不说片语,却让包拯感受到暖暖的安慰和无穷的力量。而现在,这个人,他的先生,此时正躺在冰冷的棺材中与他天人永隔,却再也不能陪伴在包拯身边度过现在煎熬的每分每秒。

包拯低垂着头,他感觉眼泪流的更凶了,肩头忍不住抽搐起来,连带着身体一起抖若筛糠。这时,他感受到肩头上多了一份重量,像是一只手,那只手轻柔地抚上肩膀,还象征性地捏了一下。包拯一愣,这手法像极了先生平日里鼓励他的方式,也顾不得脸上泪迹斑驳,猛地抬头向身旁看去,却吃了一惊,呆立当场。

他的先生,公孙策,好好地坐在他身侧,一只手还搭在他的肩头,正冲他盈盈微笑。包拯震惊之下不由得想抓住还放在自己身上的那只手,却仿佛被人看透了意图一般,公孙策早他一步率先将手缩回袖套中去,另一只手“刷”的一声展开了扇子,悠然自得地扇起来。

包拯震惊之余,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想要触碰眼前人,快要碰到时却又怯生生地缩了回去,眼睛紧紧盯着公孙策,怕这一幕只是一个幻想,一个眨眼就不见了,眼神中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嘴里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对面的公孙策温润地笑了,他缓缓张口说“大人,我看得出你很苦恼。”包拯没有接他的话,他亲眼见到公孙策躺在棺材里,如今却看到公孙策如往常一样,谦谦君子,言笑晏晏,此刻他的脑中只有问题,而这个问题他也下意识地说了出来“先生,你到底是人是鬼?”公孙策还是那个微笑,一本正经地对包拯说“我是人是鬼又怎么样?”说到这停了一下,脸上的笑意也敛去了,认真地接着说“我一直在你的身边”。

包拯自认为听出了弦外之音,但还是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向公孙策衣袖的位置摸去,意料中地抓了个空,便仿佛也死了心地讪笑一声说“无论先生是人是鬼,能陪在我身边的只有先生一人罢了”公孙策又恢复了之前温润的笑意,还是重复刚才那句话“大人,我看得出你很苦恼。”

包拯心中的愧疚之情瞬间又淹没了他,只能用双手掩面,闷闷地说“我犯的错误已经无法挽回了,我害死了很多人,还害死了先生你,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再做这个官。”公孙策听了语重心长地回答道“大人呐,人没有不犯错误的,但是为官者,重在有一颗为天地的立心,为百姓立命的初心,并且终生为之不懈地努力,大人要走的路还远的很,哪怕没有我公孙策,大人也要一直走下去,更何况我一直都在你身边。”

包拯听后内心十分感动,等他放下双手抬起头来想和公孙策说句谢谢时,突然发现对面早已空空如也,半个人都没有,这时耳边传来展护卫的呼喊声“大人?大人?您醒醒!”包拯只觉得一个激灵,猛然坐直了身体,嘴里喊出一句“公孙先生!”却见展昭撩起车帘正呼喊自己。听到公孙策的名字,展昭好像明白什么,对还没清醒的包拯说“大人,我刚才看到你掩着面,靠在马车里睡着了,你是不是梦到先生了?”

包拯疑惑地摸摸自己的脸,他感觉脸上很不舒服,看来是自己哭着哭着睡着了,最近怎么这么嗜睡呢?还有刚才的场景真的是梦吗?为什么这么真实?先生的话自己一字一句都记得清清楚楚,就像真实发生的一样。他想和展护卫讨论一下,但是看着他担忧的目光,包拯还是换了一句说“我没事,不用担心,为什么会停下来?”展昭闻言脸色缓和了许多回答道“前面到一个茶寮,我们不如休息整顿一下”包拯点点头同意了,让展护卫先去通知随行的人原地休息。

包拯自己坐在马车里,回味着刚才的种种,手不由自主地摸到肩头先生曾经放过的地方,那里仿佛还残存着一丝温度,包拯露出了一个满足的微笑,嘴里喃喃道“谢谢了,先生”

tbc

评论
热度 ( 24 )
  1. 张起灵Leo&魏 转载了此文字

© 张起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