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包策】超生(3)

一梦:

出城后走了半日,正午时已烈日当头。包拯见几人面露疲色,便道:“在此处休息一下吧”


靠着树边坐下,程安见包拯额角沁出汗水,便拿出包袱里的水囊递到他面前。“包大哥,喝点水吧。”


包拯摇头道:“不用了,你喝吧。”程安并没有收回手,把水囊塞到了包拯手里 “我喝过了包大哥。”


包拯拿起水囊举到唇边,正准备喝,又看了眼旁边的公孙策,那人正安静的看着远方的山坡不语。


对面的王朝马汉好奇的看着他们三人的举动,只有乔泰低头沉默。包拯轻咳一声,合上了水囊放回程安怀中。“大家都渴了,去前面喝碗茶吧”


公孙策吹了吹杯里的茶叶,“前面就是合流镇了,因为有三条河在此汇合,所以得名。”
包拯点头道:“过了这个小镇就到了凤阳府的管辖之内,我们在那里的客栈等展昭。”


到客栈时,天色已经暗了。进去后找了张桌子坐下,公孙策环顾四周,并没发现展昭的身影。


“展昭还没到。”


包拯道:“先吃点东西,慢慢等吧”。公孙策点点头,“也好。”程安和包拯公孙策一桌,王朝马汉和乔泰一桌。


菜很快就上来了,公孙策走了一天的确有些饿了,便低头吃着。其间总能感到对面的目光,他也全当没看到。


门口一阵响动,奶声奶气的声音传来,“包大哥公孙大哥,我来了。”


展昭跑过来坐下后,还没说话,便拿起筷子夹着菜往嘴里塞。公孙策怕他噎着,笑道:“急什么,桌上的烤鸭还会飞了不成。”


展昭吃饱后抹了抹嘴边的油,满足的叹了口气。“公孙大哥你们可不知道,我一文钱都没有,一整天都没吃东西了。”
包拯低笑道:“那你的银子哪去了?”
展昭恨恨的说:“被一个小贼偷了!”余光撇到一旁的程安,面色一变,拿过手边的棍子抵在了他的颈边。


程安未料到他突然动作,来不及躲闪,脖颈被长棍压出红痕,慌张的看着他。
包拯不明就里,出声制止,“展昭,这是干什么。”
“包大哥,他是妖!”


公孙策看了眼面如土色的小二,低声道:“展昭,你说的是真的?”
展昭重重的点了点头,“公孙大哥,你相信我。我现在就杀了他,免得他继续害人。”说罢便提起棍子往程安头上劈。


“且慢”。展昭的手停在了半空中,看着包拯。包拯对躲在帐台后面的掌柜道:“给我一间房。”


掌柜踢了一脚旁边的小二,小二带他们上楼后,便头也不回的跑了。王朝马汉守在门口,程安与公孙策和展昭坐在房内。包拯关上门后看着程安,“展昭说的可是真的。”


程安犹豫片刻,点了点头。包拯接着道:“你到底是谁?”


“我便是那颗傀树,那日我受伤时你帮了我。待伤好后,我便下山寻你。我跟着你,也是因为喜欢你。”


程安说完后,倒似松了口气般。包拯却没想到他会如此直白。叹了口气,轻声道:“当日不过举手之劳,你本不必放在心上。人妖殊途,还是各自为安的好。”


程安抬起头,眉头轻蹙,“我不是妖,只是树精罢了。”说罢又瞥了一眼展昭:“我不会妖术,也不会害人。”


公孙策道:“那你怎么会医术?”程安摇摇头,“我不会医术,傀树本就是药材,我医好的那些人,只是喝了我的血而已。”
“你给我喝的那碗药,也是你的血?”
“正是。”
展昭道:“那你为何如此?”
程安撇了撇嘴,“与你无关!”


包拯道,“你还是走吧。”
程安挑了挑眉轻笑,“好啊,走就走!”说罢便开门走了出去。
展昭看着他的背影摇头:“真是个怪人,不,是怪妖!”


包拯沉声道:“勿要管他了,早些休息吧,明日还要赶路。”
公孙策点点头,找了个空房间便歇下了。



————————
2017年最后一更。👻

评论
热度 ( 12 )
  1. 🍎一梦 转载了此文字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