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开封日常(则二元旦)

汤圆要甜的:

其实古代的元旦是指现在的新年,但这篇是我收到元旦礼物后的突发奇想,大家就不要在意细节将错就错凑合着看看吧,本来是想画的,可惜画比文还渣,实在拿不出手,如果有大触不嫌弃愿意画就太感谢啦。最后祝大家元旦快乐!!!


元旦


        下了朝包拯算算日子兴冲冲地跑去了集市,躲在书斋旁的大树后偷偷摸摸地张望了半天,确定公孙先生没有派人来逮他,才松了口气一蹦一跳地进去了。老板一看是包拯,笑着招呼道:“包大人来啦,还是老规矩?”
      “自然,”包拯趁老板帮自己打包《名伶》时随意打量了一下店里情况,双手扒着柜台内侧边缘踮起脚身子前倾一脸八卦地问:“老板,最近又在偷偷卖什么好东西了?”
      “呦,包大人,瞧你说的,小人这可是小本生意,哪有什么好东西?听说包大人那有三件宝贝,不如给小人一件,让小人做个镇店之宝,如何?”老板和包拯相处久了,知道包拯没什么官架子便与他开起了玩笑。
       “去去去,别和我提这个,都怪那只该死的臭耗子,我滴三宝啊!!!”包拯一听立刻垮下了脸,整个人跟泄了气的似的趴在柜台上,脸埋在双臂间哀嚎起来。
        老板看着瞬间就没了精神的包拯,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安慰,突然又想起了什么,拍了拍脑袋:“瞧,小人这记性,包大人可知今晚静儿姑娘在栖霞馆前有一场表演?”
        包拯猛地抬起头睁大了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老板,老板一脸神秘地凑近:“今年的入场券,大人绝对想不到。”说着老板就从柜台下面拿出了两个毛茸茸的狗耳状发饰,看着包拯一脸不解,笑道:“大人,莫不是都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吧?明天可是狗年了。来,大人拿好了,就当是小人感谢大人这一年来的照顾了。”
        包拯抱着《名伶》和老板送发饰回到了府中,先回房把《名伶》藏了起来就看到展昭从自己的房门前路过,包拯拿着一个发饰跑了出来:“展护卫,看,我给你带了礼物。”
        展昭淡淡地看了一眼,面无表情地抱着剑一本正经地说:“大人,展某是猫。”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给包拯留下了一个潇洒的背影,包拯捂脸暗自庆幸现在不是在府外,否则那群迷妹们恐怕又要尖叫着晕过去了,到时候公孙先生绝对绝对又要暴走的。
想到先生的怒火,包拯不由吓得抖了抖身子,赶紧摇摇头把这个念头抛至脑后,回到屋里撑着下巴发起了呆:“展昭,容易招惹是非,这个人选果断放弃;王朝马汉,今天去宫里当值,估计又不会回来了;张龙赵虎,还是算了吧,太辣眼睛了。”
       “大人回来了,还不快去工作,在这偷什么懒呢?学生忽然想起今天是《名伶》的发售日,大人不会又偷买了在看吧?”清冷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细细听来还夹带着算珠的碰撞之声,包拯被惊得一颤,本能的将桌上的东西往袖子里藏,“大人,在藏什么呢?”话音未落,那人便握着一把金算盘,步伐从容,不急不缓地走了过来,如果忽视那人阴沉着的脸的话,这一幕还是十分赏心悦目的。
        在公孙先生的怒视下,包拯不情不愿地拿出了刚才藏起的东西,公孙策看着包拯拿出的东西愣了一下,转而笑了起来,一双好看的杏眼微眯显得狭长,公孙先生走到包拯身边空着的手拍着包拯的肩,脸凑近了一些:“看来大人是嫌月钱太多了,居然还有闲钱买这种小玩意儿,那么大人,学生是不是可以提前与大人算算这个月的花销了呢?”
        说着公孙策退开了一步,一脸笑意的右手抱着算盘左手快速地拨动起算珠,包拯见状随手把东西塞进袖里,然后飞扑了过去双手挡在算盘上,满脸赔笑:“先生莫急莫急,花销咱到月底再算,这东西不是我买的是书斋老板送的。”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包拯又赶忙伸手捂住了嘴。
       “大人,学生都说了多少次了,开封经费紧张,大人为何总是不听,尤其是这个月我还没找大人清算呢,大人你的开销可占了开封府总支出的六成有余,居然还不知节俭,每次还一买就是三本!!!”公孙策的笑脸瞬间又沉了下去,右手用力握紧了算盘咬牙切齿地说着,说到怒处还是忍不住一算盘呼了过去,在包拯脸上留下了一个印记。
        包拯见先生这次是真的怒了,也顾不得脸疼,乖巧地低着头认错:“先生我知道错了,别生气了好不好,其实那些银子我都是捐助逃难过来的灾民的。”说着用无辜小动物般的眼神望着公孙先生,手讨好地轻轻拽了拽公孙先生的衣服。公孙也知道前段时间北方有灾情,虽然皇上及时的拨款安抚但城外还是多了一些难民,大人向来善良心软肯定会主动救济,只是自家大人对这些身外之物一直都没什么概念,这个月的窟窿看来只能自己再想办法补了。见先生脸色缓和了许多,包拯胆子也大了些,咧着嘴嘻笑着把袖笼中的那东西递了过去,“反正老板多送了一个,不如先生戴着与我晚上一起去看静儿表演吧。” 
        看着包拯顶着一张印有算盘痕迹的脸还傻笑着不停地向自己献殷勤,心中的怒气早已散了,但还是斜乜了一眼包拯,板着一张脸严肃地斥责:“胡闹。”但包拯却知公孙先生已经消气了,便放心大胆的又开始作死了。
        趁先生不注意,包拯眼疾手快地把发饰戴在了公孙策的头上,接着后退了一大截距离“幸好今天先生没有带帽子,否则就难办了。”包拯在心里暗暗窃喜。公孙策被包拯的突然之举弄懵了,等反应过来时,就看见包拯还站在不远处一脸贱贱笑容地冲自己说:“可惜不能帮先生把头发散下来,否则肯定会更可爱。”话语中带着说不出的遗憾和欠扁。
       “包拯!!!!”公孙策不知是羞是恼,涨红了脸直接暴走,包拯见玩脱了,急忙抱头求饶着四处狼狈逃窜,但还是没躲过先生气急丢过来的算盘,哀嚎倒地还不忘护住脸“先生,千万别打脸。”
        最终包拯因伤势过重无缘晚上的表演和晚饭,只能躺在卧榻上在公孙先生笑容满面的威视下苦大仇深地喝着精(gong)心(bao)准(si)备(chou)的药汤,喝完药汤包拯地偷瞄了一眼公孙先生,见先生依旧是那般眯眼含笑,在心里为自己掬了一把泪,这一波亏惨了,默默地把被子拉高想躲进去,却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阻止了,包拯探出头可怜兮兮地望着公孙先生,却不想先生轻笑着从袖间取出一物戴在了包拯头上,在包拯惊异地目光中,展开折扇轻摇着离去,走至门口突然回头眉眼间都浸染着笑意,戏谑地说:“大人,节日快乐。”说罢便转身离去。
        见先生离去,包拯摘下头上的狗耳发饰,望着手中的东西不由低笑了起来,呢喃自语:“其实也不亏,对吧?”


        后天就网考了,今天想要刻苦学习熬夜奋战,结果学校网站居然崩了还一时半会好不了,还被班主任的安慰给扎心了,躺平等死(╥╯﹏╰╥)ง,突然好想发刀好想报社,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跨年前赶出一篇✧٩(ˊωˋ*)و✧,莫名嗨皮。

评论
热度 ( 37 )
  1. 🍎汤圆要甜的 转载了此文字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