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元旦来吃小甜饼 ~

双木…:

“展护卫你去哪儿?说好今天一起跨年的!!!!!!哎呀妈呀噎死我了…”
   
包拯见展昭犹豫半晌,终是拿了佩剑就要离桌,连忙吞下刚刚塞进口中的红豆糕将人喊住,然后毫不意外的被噎了个半死。
   
展昭回头正好看见公孙先生一脸嫌弃的给大人倒了杯茶,又给人拍了拍后背顺气。
虽然口中嘲讽不断,动作却是异常的温柔。
   
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人身影。
   
和先生一样,口嫌体正直。
   
展昭垂眸笑了笑,再抬起头时,眼中仿佛染了星辰,矅曜发光。
   
“有约了”
    
包策二人被这笑容恍花了眼,一时竟愣住了,直至展昭出了门,公孙策方看了一眼身边依旧有些茫然的人,叹了口气,复又轻笑了笑。
    
“若是当真有人能得展护卫如此上心,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展昭出了门,却并未往别处去,而是径直走向对面庞府,一记燕子飞上了屋顶,静静的看着府中情形。
   
因为过节,今日庞府的灯点的格外的多,灯光与月光相辉相映,院中假山错落,奇石屹立,红梅盛放,种种景色皆被笼罩于一片柔和光芒之中,此情此景,美不胜收。
     
展昭眉眼弯了弯。
    
也不怪那耗子当初跑来庞府借住。
    
正欲离去,忽然听见内院一阵欢声笑语。
虽知有违礼数,展昭却不知为何控制不住脚步,悄声进了院子,立于檐上一探究竟。
    
庞大人似是喝多了,双颊一片酡红,半靠在江先生身上闹着要放风筝,江先生许是怕他摔着,小心的将人搂在怀中,满眼宠溺,任他胡闹。
只可怜了庞府一大群丫鬟小厮,大半夜的费尽力气终于成功在院里放飞了风筝,自家少爷却又闹着说天太黑了什么也看不到,委屈的快要哭出来。
    
展昭默默注视着这一切,心中一片柔软。
     
那只旱耗子也曾跑去跟蒋四爷学了好一阵子的游水,只因自己酒后戏言道钓鱼没有直接下水捕鱼来的快。
     
“蠢死了”
    
檐上之人轻声呢喃,不知说的是那半夜里闹着放风筝的庞籍,还是那隆冬天里跑去学游水的白玉堂。
    
江子云抬头看了看已然空无一人的房檐,眸光微闪,随后便敛了情绪,紧了紧环抱着怀中人的双臂,轻笑着开口。
    
“淳之,我们回房吧,夜深了,外面寒凉。”
   
   
展昭回了自己的小院,推开房门就要进屋,耳边忽然传来一阵肆意的笑声。
转过身便见一人正靠在院中那已有了好些年头的桃树旁,一双桃花眼染了三分笑意,含着七分情意,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
那眸中情愫看的展昭心跳剧烈,整个人都有些恍然,连带着白玉堂的声音都仿佛是从云端传来。
        
“猫儿,我这女儿红埋了也有小半年了,今夜便挖出来共饮了吧”
     
展昭缓缓抬起手,像是要握住面前人的小臂,将要触及衣料时,手指颤了颤,最终转了个弯拿起了放在桃树旁的小铁锹。
    
带着些泥土的两坛佳酿被挖出,展昭抬头看向被月色笼罩,浑身上下仿佛镀上了一层银色光晕的人,灿然一笑。
    
“今夜不醉无归”
      
飞身上房,展昭二话不说破了一坛女儿红的泥封,一口下去,唇齿留香。
       
“玉……堂”


将另一坛酒递向身边,展昭亦含笑看过去。
      
入目皆是空荡荡的一片,哪里还有白玉堂的影子。
        
展昭愣了一瞬,随即轻阖双目,片刻后睁开眼睛,唇角微微上扬,笑的温柔。
        
小心翼翼的自里衣胸口处掏出一个月白镶云纹的荷包,那荷包精致无比,却不知为何,染上了一片触目惊心的血渍。
展昭又从中取出一条缀着小巧玉珠的剑穗,捧在手心细细看了片刻,恍若珍宝。
     
远处忽然传来阵阵爆破声,一道接着一道的烟火直冲天际,最终于至高点绽放开来,献出那一瞬耀人心魄的美丽。
      
展昭好像忽然从那一片花海中瞧见了一只莹白的耗子。
        
忍不住弯了眉眼,眸中景色却忽然变的有些模糊。
       
“说好的”
       
手中女儿红与剑穗轻轻相触。
        
“不醉…无归”

评论
热度 ( 73 )
  1. 张起灵朝慕木木木 转载了此文字

© 张起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