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此情未央(二)

古F:

此情未央(二)


      包拯感觉有好多事情自己都想不起来了,虽然不影响自己日常生活和公事公务,但终究觉得自己心上缺了一块,努力回想,却只是隐隐作痛。


      就像刚刚,他是指着谁来着?包拯默默收回手,像个手足无措的孩子一样盯着展昭看,平日里目光中的狡黠变成了慌乱。


      展昭眼眶一紧,他从未见过如此失魂落魄的包拯,“大人,无事。”展昭安抚式的拍了拍包拯的背,像是想到了什么,轻言安慰到:“大人刚刚看到的,大概是下人在收拾,是我看错了。”


      “是吗?可是……”包拯眉间簇着疑惑,“可是那人不像是下人啊,感觉……感觉说不出来……”像是一个很重要的人,可是是谁呢??


      “大人最近终日忙于处理卷宗,恐怕是累了,还是先去好生休息着吧!”


      “哦。”


      包拯虽有诸多疑问,但还是乖乖朝着房间走去。


      展昭目送包拯离开,眼中几多愁绪。这是他第一次遇到包拯这样。 一开始包拯只是忘记了先生,现在又突然记起来还看到了先生,可一转头却又再次忘记。


      包拯失忆时,众人曾去请过大夫,大夫吩咐病人不得再受刺激,并开了几副药,可服下去总不见好转。于是众人商议不在府内提及某人,“公孙策”三字在开封府成了禁忌。


      病情好像变得更加严重了。


      展昭眉头紧锁,转身去找众人商议,是否应该去寻名医替大人看看。大概是展昭过于着急,又或是乱了方寸,步履匆匆,并未发现背后悄悄跟着原本应该回房的包拯。


      包拯虽说平日里像个小孩子一样玩世不恭,但终究是坐上府尹位置的人,心思玲珑剔透,自从那次众人以体检为由替自己寻了大夫看诊,却又不告诉自己结果,只是搪塞着让自己喝药,包拯就感到一丝端倪。而自己刚刚看见的那人,展护卫又支支吾吾避重就轻,“大家肯定有事瞒着我!”包拯咬牙切齿,“居然瞒着自家大人,可恶!!”包拯再次回想起刚刚那人,却连身形都渐渐模糊了,唯一的印象只剩胸前挂着的一个金色的圆环。


      展昭终究是习武之人,耳聪目明,感应到屋外有人时,急忙伸手让众人噤声。一个闪身便抓住了在屋外鬼鬼祟祟企图偷听的包拯。


      “啊啊啊啊!!!”


      “大人。”展昭看到是自家大人,连忙松手,并行了个礼,“属下以为是盗贼,让大人受惊了。”


      “哎呀,大白天哪来的贼啊~”包拯看展昭一脸歉意,赶忙说:“没事没事,你家大人可是吓大的!”顺便拍了拍胸脯,以便显出自己气度不凡。


      “大人不是回房休息了吗?”


      “展护卫,既然如此,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你们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本大人啊!”


      “大人是指……?”


      “不用拐弯抹角,百般掩盖了,有些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说吧,展护卫。”


      包拯见展昭沉默不语,“好,我再说的清楚一些,这些天我喝的药是治疗什么的?”


      在两人对话间,屋内众人也来到了屋外,张龙见包拯在逼问展昭,急得抓耳挠腮,好不容易插上了一句话,“那个……那个是治疗肾虚的。”心中不停打鼓,自家大人是精明的,不知道这个理由是否能搪塞过去。张龙一脸讪笑。


     包拯听闻,满脸写着惊讶,“我肾虚?我居然肾虚??!”搅着手指,眼睛里盛满着不可思议,“我腰这么好,怎么会肾虚?”转头看看展昭,展昭面无表情。又转头看看张龙赵虎一行人,“不是怕大人自……自卑嘛,就……就没有告诉您!”张龙陪笑的说道。


      “啊啊啊啊啊啊,好了好了都散了散了吧!让我自个安静会儿。”包拯嘴巴撅的老高,整个人散发出不高兴的味道。


      “大人要问的就是这件事?”赵虎在一旁小心翼翼的问到。


      “对啊!”


      众人你推推我我推推你,没有人愿意问下一个问题,最终展昭开口了,“大人还记得刚刚凉亭内的事情吗?”


     “凉亭?凉亭怎么了?”包拯脑袋里像是什么一闪而过,却又抓不住。跳脱的性格让包拯也没有去深入思考。


      “无事,刚刚下人在凉亭内不小心打翻了茶水。”


      “呀,开封府本来就很穷,坏了一样就没了一样,果真还是需要一个管钱的人,”包拯走来走去,像是在酝酿着什么,“我去写个告示,诚聘开封府主簿一名,薪资面议。”兴冲冲地就回房写告示去了。


      众人待在原地,看着自家大人高兴的样子,不觉有些眼酸。
      “大概是公孙先生今天回来看看大人,所以大人才会看见先生的身影。”
      “肯定是这样,公孙先生,你放心,我们会好好照顾大人的!”
      “现在先生大概又离开了,所以大人……”
      “先生记得时常回来看看!”
      “公孙先生……”
      众人你一句,我一言。话未完,泪先流。


      凉亭内,茶泛涟漪,藤椅轻摇。


      像是什么都没留下痕迹,又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大家元旦快乐呀~\(≧▽≦)/~
                     啊啦啦~去跨年啦)


     

评论
热度 ( 26 )
  1. 张起灵F 转载了此文字

© 张起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