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慕容黑白】心魔

炸地瓜角荣:

翻备忘录产物
确认后发现是15年12月的产物

原作:万万没想到
cp:慕容黑x慕容白
自设有,ooc严重


心魔

慕容氏族的公子白,身家显赫,身姿风流,武功利落。守方圆百里,受千人敬意。

慕容氏受心魔之咒,一代比一代短寿,至于这一辈竟只留了这一人。这慕容白中了心魔后,驱魔出体之时竟以自身的躯体为源现出了另一人,自称慕容黑。

这两人身形容貌极似,气质心性却各异。慕容白戴冠束发,一身白衣配长剑,着实潇洒。慕容黑眼下绘暗纹披散发,着玄绿色裳,尽显阴诡。

慕容白将慕容黑藏在家族阵眼之中,免得他出去为祸人间。

“兄长。”那慕容黑却也没有反对,只是每次见到他就这般唤着,唇角勾着令人悚然的笑。

慕容白本是家中独子,对这称呼自是极其抗拒的。

可那怪胎听了他的辩驳后正色说道:“也是,我以你为原型产生,按理应该唤你做娘亲的。”

“罢了,还是叫兄长。”白衣少侠贯端着的气度尽失,面上透着尴尬与无奈。

“兄长。”

那人凑在耳边唤一声, 特意把声音放软了又拖长,把红楼中妓子调情的媚态学了十成十。

“你......”慕容白认了,自己总是拿这个家伙没办法的。

慕容白也想着教导他些正道大义,让他明了此间规范,约束自身言行。

慕容黑阴沉一笑,没有应允却也没有驳斥。

“兄长因何生出心魔?”明明是一样的嗓音,却因着语调不同生出从未有过的诡气。“那个女人吗?”

被那人揽住颈子的慕容白只觉得自己若是说错了一句话便会被一把扼死。

“关你何事。”慕容白依旧是那般的冷漠疏离,这般异类从未把他视作亲近之人。

颈后手一紧,却又立马松开。“兄长这般说可就无情了,我之所以产生还不都是因为你吗?”

慕容黑用力拽着白衫人,迫使他转脸面朝自己。

那一瞬慕容白的手都搭上了剑鞘,却没有将剑抽出来。

极相似的脸贴着他的,把距离缩小到负。那一样的眼中是他熟悉的欲念,只是较他而言浓烈太多,到了不握在手中不罢休的地步。

慕容白握着剑柄的手就那样顿住了,心下涌上参杂着同情的无奈。世间最苦求不得,于两人而言皆是如此。

本想着由慕容黑闹上片刻便罢了,谁料到这人居然得寸进尺。

慕容白虽一直有着心里头的姑娘,却碍于家族诅咒不愿与其有所牵扯,平生第一次堪称亲密的事情居然发生在他与慕容黑的身上。

他看着咫尺内的那双眸透出狡黠的精光,用力提了剑柄从后方劈下。

白衣男子抹去唇上被冲撞后流出的血迹,将趴在地上的人翻过来摆在原处,自顾自走了。

那一夜镇子里那个小妖怪说自己听了整夜悚然的笑声,似乎是从镇外那片林子里传来的。

没人信他,一位姑娘揪着耳朵把他带回了饼店。

镇子有慕容公子守着,今天也是一派安好。

Fin

评论
热度 ( 28 )
  1. 张起灵炸地瓜角荣 转载了此文字

© 张起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