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慕容】

渺喵儿:

    慕容白拂衣起身,挑了挑灯中断芯,火星自他掌心燃起,点亮一片红尘。
    “我不过是个短命之人,你又何苦总纠缠于我。”
    斜坐在窗沿的少年一身远山暮雨裁的长袍,青烟微拢,任暖色的火光得寸进尺地朝身上爬着,眉眼低垂,浅色唇瓣微抿。
    “也罢,你执意要留,我便想法子渡你。”他轻叹,手中的书页翻合,微黄的书页似秋日的枯叶般无力,在灯火下的浅影曳曳。
    慕容青的睫羽微颤,抬眼,“渡我?”他唇角带起笑容,眼眸弯弯,像是听到什么极可笑的笑话。
    深色屋檐挂着的角铃拖着长长的尾,落下水来,青栀伸出细枝捧住一滴。
    慕容青弹指撷去衣上雨水,从沿上跃下,一手揽上慕容白略显消瘦的肩头。
    “可我生来便是罪恶。”
    他长眉微敛,侧身把他的手从肩上拿下。慕容青不甚在意,又捻住他的青丝一缕,在两根指间打转。
    “世人是无辜的。”
    “哦?”雨滴微凉过的指尖拂过他的眉眼,他听得慕容青在他耳边暧昧轻笑。
    “别说的这么凛然。”慕容青朝他颈窝呵出一口热气,他一颤,慕容青满意地接着道:
    “——你活在人世间,便是罪恶滔天。”
    因为我想让你活着,所以世人就得死,你说,这算不算得是另一种罪恶?虽非你所为,却因你而起。
    慕容白不悦地想再拿掉在他脸上作恶的手,却反被这手扯住了。
    “可你若敢为了他们去死,信不信,我把这人间变成炼狱,让这山河为你作葬,连同这些世人,一一送下去陪你。”
    “你……”慕容白不知道该如何说,眉心又拧起来。灯火在他们身后碎成影,他白衣拂过的光,好看胜过南下极光。
    慕容青一见他拧眉,松开他的手,揉上他的太阳穴,千万点光火与柔情,悉数揉转在指尖。
    “我替你杀出一方净土,让你和我一起长生不老,不好么?”慕容青不满地在他耳垂上轻咬一下,像在发恨,“我只是想护你。”
    他力道拿捏得好,慕容白眉心舒展开,也不想理会他,倦倦放松了身子倚在他怀里。
    慕容青微凉的手又不安分地把他的手死死拽住,从指尖沿着指骨,一截截捏上去,最后钻进他的袖袍,扣住他皓白的手腕。
    “又瘦了,今日晚膳给你做瘦肉粥,你须得喝两碗。”
    慕容白阖拢的眼颤动两下,似是无奈。
    “……都依你。”

评论
热度 ( 33 )
  1. 张起灵渺渺 转载了此文字
  2. 张起灵渺渺 转载了此文字

© 张起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