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林秦】昨日重现(1)

宁儿的鹿鹿:

*看完世奇里的一集莫名想挖坑,文笔?,尽量不ooc。短篇(?)
  “各位亲爱的旅客,龙番站就要到了,请各位乘客整理好随身物品到列车两端准备下车……”列车广播员的声音终于将林涛从一系列不靠谱的胡思乱想中解救出来。因为从踏上列车的那刻起,他就变得莫名不安和约束,所谓近乡情怯也不过如此。
  
        从他离开龙番那天算起到今天,刚好是整整一年。一年的时间,说短却又不短,高三学生只要努力就可以考上任何一所大学。一年的时间,说长却又不长,林涛在H市只是负责查过几个小案子,就感觉这一年好像一晃而归一样。
  
  在车上的时候,林涛就一直在想,秦明怎么样,过得还好吗?为什么一直不给自己发短信或打电话?而后甚至联想到秦明该不会是出了意外吧?该不会是车祸吧?该不会还失忆了吧?或者说是癌症……
  
  当初自己离开的并不匆忙,却没来得及和警局里的人正式道别。当时想的是调任嘛,又不是多大的事,又不是不能回来了,于是第二天就提起行李箱走人。但在列车到站之前,他就已经收到了许多告别。看来谭局已经将这件事告诉他们了。看着大家的祝福,林涛心头泛起一阵阵暖意。只是一直到现在他快回去了,也没能收到来自秦明的祝福。
  
  也许是自己太高估自己了,林涛想,其实他在秦明心里,或许没有那么重要,起码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重要。
  
  “嘿,林哥,”突然感觉一只手搭在自己肩上,得,自己不是他们上司后,林队都懒得喊了。
  
  林涛转过头,发现是小黑这个不长眼的。
  
  “卧槽,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我大白天见鬼了呢?你不是调任到隔壁市了吗?”
  
  “臭小子,你林哥我是调任,不是殉职。我这次回来是来看大家的。”林涛给了小黑一个爆栗,又举起手里准备好的各种礼品,递给小黑一份自己为他准备的美白霜,“听你这架势好像巴不得你林哥我早死是不是?”
  
  “我哪敢哪?”小黑揉着头,拿着那瓶美白霜笑得不好意思,“不过林哥,你进去看看大家可以,不过还是最好别去法医科了。”
  
  “为什么?” 林涛本就勉强的笑容在这一刻被瞬间冻结。
  
  “呃呃,这个我也不好跟你解释,你待会儿自己去就知道了。”害怕林涛追问,小黑拿着礼物溜走了。
  
  法医科?秦明?林涛敏锐地察觉出其中的不对劲。眉头紧锁,快步走进警局。
  
  “艾瑞巴蒂,我回来了。”林涛本以为大家都会很惊喜的样子。后来才发现是他想多了,所有的人都在埋头忙着做自己的工作,根本没人有心,或者说有空看他一眼。
  
  “喂,我说不至于吧?怎么我走之后你们的效率降的这么低啊?”林涛拦住了一位正准备出门的刑警,“我来了你们好歹也要给点反应撒。”
  
  “林哥,真不是我们不想理你,只是最近有个连环杀人案,搞得市民人心惶惶,上头派我们要四十八小时破案。我们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得出去排查,都快要被这个变态给逼疯了。”刑警指了指桌上码的厚厚的一摞卷宗,林涛只随意地翻了一翻,这个凶手确实是变态,杀人分尸不说,还专挑男性下手。关键是现在只知道凶手是男性,年龄约在25到35岁之间,本地人。
  
        “那好吧,不打扰你们了。礼物我就给你们放桌上了,我去法医科看看。”林涛转身打算离开。
  
  这时,一屋子的人齐刷刷地把头抬起来了,全直勾勾地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林涛的背影,其中一些目光中林涛还嗅到一丝丝悲凉的意味,搞得跟遗体告别似的。
  
  “喂,你们什么毛病啊?我一说走你们就有心思理我了。”林涛叉着腰,气不打一处来。
  
  “不不不,林哥,不,林队,祝你好运,祝你好运。” 一行人以一种坚定的目光目送着林涛气鼓鼓地离开。
  
  其实嘴上说不怂,手却还是很诚实(怂)地没有敲门。站在门口,林涛的内心挣扎着,秦明,会不会怪他的不辞而别?
  
  “咚咚咚。”林涛深呼一口气 最终还是扣响了房门。
  
  “请进。”秦明连眉毛都没抬一下。
  
  “秦科长,”林涛推开门,秦明还是老样子,一丝不苟的阅览着手里的文件,好像没听到林涛的话一样。
  
  时间拿不走他的一切。
  
  “嗯。”秦明低声应着,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
  
  林涛将礼物盒放到秦明桌上,这才引得秦明抬头不解盯着他。
  
  “这么一年多,你就舍不得给我发一条短信,打一通电话吗?”林涛看着他。
  
——————————TBC————————————
  
  
  
  
  
  

评论
热度 ( 33 )
  1. 🍎宁儿的鹿鹿 转载了此文字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