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林秦•食色系列」煮粥

烧:

煮粥




秦明的睡眠质量很差。

他总会从那个噩梦中挣扎然后惊醒,冒一身的冷汗,在黑暗中轻轻发抖。

他总睡不好,林涛知道的。

秦明每次噩梦,他总会察觉,坐在床上看着突然惊醒的秦明,暗暗叹一口气,然后轻抚他的背,仿佛安慰迷路的孩子。

林涛会在睡觉前半个小时热一杯牛奶端给秦明,然后看着平常警局法医科不苟言笑的秦科长穿着慵懒的家居服,骨节分明的手轻握着玻璃杯,慢慢地把一杯热牛奶喝光。

头顶的灯光把秦明的轮廓映照的很柔和,林涛的嘴角会不由自主的泛起一个微笑。

但是牛奶对秦明的睡眠质量提高并没有显著的帮助,他依旧被噩梦或失眠折磨着,如困兽一般得不到解救。

这天,秦明再次经历了重复的噩梦。无休无止的雨,嘈杂扰人的雨声、哭声、尖叫声混杂在一起,他的额头冒出细密的汗。林涛轻轻皱着眉头,轻抚着秦明的背,看着他惨白的脸色,握了握他的手,开口道:“是不是睡不着了?”

秦明闭了闭眼睛,轻轻的点了点头:“又打扰你睡觉了,你接着睡,我去沙发上坐会儿。”

“别,”林涛扣着秦明的手,没有放开的意思,“饿不饿?做点夜宵给你吃。”

其实秦明本不饿,但是看着林涛一脸认真的样子,就点头答应了他。林涛咧开嘴角笑了笑,拉着秦明的手走到厨房,整间屋子只开了厨房和厨房外餐桌顶的两盏灯。

“我们吃点什么?”

秦明看着倚靠着门框的林涛,一时之间没有答复。林涛想了想,便道:“煮粥吧,宝宝,怕不怕等?”

秦明依然是不担心等待的问题,他半夜醒来,往往就是清醒到天亮。

淘米,加水,加米,开火。林涛特意加了些安神的食材进去,盖上锅盖,回过身,才发觉秦明一直站在厨房门口看着他。

虽说两个人之间没什么禁忌,可这么一直被秦明盯着看,还是让林涛有点别扭。不算明亮的灯光,柔和的撒在秦明的身上,他身上的家居服慵懒却不凌乱,就算是随意的站在那儿,也是舒服的,好看的。

林涛不由地靠近一步抱住了秦明。

这是个多好的人啊,童年就经历了黑暗痛苦的事,却并没有因此产生任何黑暗邪恶的念头,虽然外表冷漠,可是内心却是柔软的。林涛这样想着,加紧了拥抱的力道。怀里的秦明突然笑了:“这是你专门学的吗?”

“嗯?”

“煮粥啊,”秦明的声音就荡在林涛耳边,“我们一起这么久了,我知道,你可是只会煮方便面的。”

林涛有些难为情的把头抵着秦明的肩,过了一会儿才开口:“宝宝,我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让你好过一点。我查了查,喝粥养胃,放好了食材还能安神,你胃不好睡眠质量还差,最近又瘦了。”

一边说,一边怀紧了秦明的腰。

“我没事,”秦明开口,“噩梦,失眠,我都习惯了。”

林涛的心狠狠的揪了一下。

秦明安慰似的拍拍林涛的背,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林涛,谢谢你。”

秦明不是个会把感情宣之于口的人,就算是对林涛,多年来的热切也鲜少表达。从小到大,他向来寡言,沉默,选择用不多的话语和冷静的心把自己和周遭的世界划分界限。如果不是林涛闯入他保护很好的空地,也许他会一直做一个冷静克制的秦明。

而不是如今这个,会被拥进热切怀抱,将谢谢二字说出口的秦明。

林涛松开秦明,笑嘻嘻地回了一句:“谢什么呀。”

林涛转过身打开锅盖,一股热气扑面而来,林涛眨眨眼,看着锅里翻腾的米粒,笑容满面:“征服你的心我还不满足,还要征服你的胃呢,赏脸吗?宝宝。”

秦明看着一步之外用勺子搅动着锅里热粥的林涛,没说话。厨房里的温度因为这一锅热粥,有些微高。秦明觉得他此刻快要融化在林涛这一方无形的温柔里。

这段感情里,他并不是第一次拥有这种被爱的感觉。太多太多次了,多到数不清。

可还是贪恋。

没听到秦明的回答,林涛轻轻侧过脸,正对上秦明的目光。林涛笑了笑,这笑容就像是许多年前他第一次见到秦明时的那个笑一样。一转眼,竟然过了这么多年了呢。

锅里翻腾的热粥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窗外,静谧的夜。

评论
热度 ( 318 )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