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林秦】晚起会生病(一发完)

鹿杏子:

*生病的糖罐子
——————————
    “你再这么疼下去,再怎么犟都要带你去医院了。”
    秦明叹了一口气,把脑袋扭向墙壁,闷闷地不说话。
    林涛在他背后挑了一下眉,自顾自地说道:“这招不管用,身体最重要。”
    秦明把被子更紧地往身上裹了裹。
    “我很好。”
    胃病犯的很频繁,一有点症状就被林涛拖着往医院跑,光是挂号费就花了不少。
    秦明不懂,明明有些时候吃了药就可以好的差不多,何必跑去医院?
    “往常你要这么说我不管,这次不一样。”
    林涛右手边摆上了一杯温开水,他正在哗啦哗啦地翻药箱,就着灯光再仔细地看说明,“你也不看看你都成啥样子了。”
    今早林涛起迟了,从床上蹦下来的时候,离迟到还有三十分钟,急忙在秦明脸上亲了一口,踢着拖鞋跑去门口穿鞋。
    从起床到出门一共花了十五分钟,当林涛坐在驾驶座打燃车,离迟到就剩十分钟了。
    他们是踩着迟到时间线进了警局。
    林涛咚地坐进椅子,大大地伸个懒腰后,肚子一响,他才想起没吃早饭。
    他趁谭局不在的时候让小黑盯紧了,摸出门去买了两份豆浆油条。
    给秦明发了个微信,说早饭放在他桌子上,记得来拿。得到肯定答复后,他就带着小黑一堆人去出警了。
    晨练老人在公园发现了尸体,一早上就开始忙忙碌碌。
    秦明在他后一步到现场,初步检查了尸体说要带回去解剖后才能知道具体结果。
    林涛把他的法医箱提到车上,摆摆手送他离开现场,自己去侦查现场。
    可当他好不容易结束了第一阶段出警后跑回警局,一进门脸色就一黑。
    那份豆浆油条冷冰冰地放在位置上,塑料袋上的一层油浮在上面,直抹了他一手。
  


    秦明的手有点抖,解剖才进行到一半,他就赶紧拍拍大宝叫她过来换一下,自己跑到休息室沙发上躺躺。
    这一躺,就陷进去了,浑身没力气,根本起不来。
    林涛听大宝说了一下状况,气冲冲地跑到休息室找秦明,结果被他直冒的冷汗吓得所有的话全都憋了回去。
 


    想到这,林涛就不自控地叹了一口气,坐在床边把药扳开递给秦明。
    秦明瞧了他一眼,上下审视,从他掌心里把药丸抓回来扔进嘴里,喝了水吞了下去,扁了扁嘴,开口:“对不起。”
    林涛伸出手,打算把喝空的水杯接回来,念叨着:“不接受道歉。”
    秦明心里顿时一空,脾气真上来了?
    他脸色一白,手就攥着水杯的尾端不撒手。
    林涛使劲拽了拽,没扯过来,他才抬起眼去盯着秦明。
    这生病的人力气怎么这么大?
    秦明在他眼前顿了顿,语气放软了些,这才小心翼翼地开口:“可以原谅吗?”
    林涛是真受不住这招,心脏砰地一胀,接着就开始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
    撑不住了。
    林涛坐在床沿手一拢,把靠在枕头上的秦明往自己怀里揉了揉,“我装的。”
    “就我最疼你了,怎么能不原谅。”

评论
热度 ( 279 )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