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林秦•食色系列」酸辣土豆丝

烧:

写完上一篇《煮粥》之后,突发奇想想开一个食色系列,以各种食物作为依托,写写他们之间的美食爱情故事。

深夜很饿的我,写了这么一篇酸辣土豆丝。

前文·煮粥:http://shao777.lofter.com/post/1cf68d8e_fbb98d0




秦明的刀工不错。

林涛头一次知道这事儿,是某次加班加到太晚,已经是凌晨四点,警局附近的大排档都关门了,他和秦明都没吃晚饭,加完班饿的心慌。

“老秦,你会做饭吗?”

秦明浅浅地一点头:“会。”

没等林涛再开口,秦明就开口补了一句:“去我家吃点吧。”

“好好好好好。”

其实除了和林涛大宝一起吃饭,秦明大多都是自己做,很少出去吃。可是最近局里太忙,家里的食材还真是不怎么多了,秦明打开冰箱看了一眼,里面只有几个土豆了。

林涛靠在墙上看着秦明,凑过头去瞅瞅冰箱,乐呵呵地说了句:“老秦,炒酸辣土豆丝吃吧。”

秦明拿了两个土豆,站在厨房水池边耐心的清洗了一下,用削皮刀把土豆的皮削掉。好看的手轻握着土豆,动作麻利,三下五除二就把土豆皮削的干净,轻轻地把土豆放进一边装了水的不锈钢盆里。

林涛站在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有些出神,过了半天才问道:“需要我帮忙吗?”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早五点会转播一场足球赛,”秦明依旧忙着手里的土豆,微微抬了抬头,挑了挑眉毛,“你不去看?”

“五点……”林涛看了看表,“还早。”

一句话刚说完,他就迈了一步站到水池边,洗了洗手,从不锈钢盆里拿出那个土豆,放到案板上,顺手拿了把刀,问秦明:“怎么切?”

秦明抬眼看了眼天花板,哭笑不得:“林涛,我来吧,你切不了。”

林涛想了一会儿,也是。他用枪利索,没得说。可是说起做菜,他倒是和古代大家闺秀差不多,十指不沾阳春水。林涛把菜刀放在案板上,手撑着水池沿儿,静静地看着秦明切土豆丝。

浅黄色的土豆在秦明的手中,真像一件艺术品。林涛看着秦明拿着菜刀,刀刃亲吻菜板发出噔噔的声音,两个完整的土豆很快就变成了细细的土豆丝。

“厉害啊,老秦,这刀工,佩服佩服。”

土豆丝需要在水里稍泡一会儿,才能去去淀粉,口感更脆。秦明把土豆丝放进盆里,洗了洗手,淘了点米放进电饭锅煲着,然后走到客厅倒了两杯水,递给林涛一杯。

林涛接过水来,喝了一口,捧着杯子看着秦明,又移开眼,怕自己的小心思被秦明发现。秦明倒是泰然自若,打开电视机,随便调了个频道看起来。

已经快五点了。秦明把频道换成了体育频道,球赛转播要开始了。他放下遥控器,一边走回厨房一边说:“球赛快开始了,你先看会儿,快好了。”

林涛一双眼睛追着秦明的身影过去,他身子靠在沙发上,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刚好可以看到炒土豆丝的秦明。倒油进锅,锅热后油次啦次啦的响声,葱姜蒜下锅,整个屋子瞬间香气四溢。

林涛就这么一动不动的看着秦明,眼睛都不想眨一下。

在林涛眼里,秦明不像个烟火气息很浓的人。他有些冷,有些不近人情,似乎……和眼里的这个人不太像。

是酸酸辣辣的香气唤回了林涛游走的思绪。

一盘诱人的酸辣土豆丝和两碗米饭摆上了餐桌,林涛帮秦明拉开凳子:“卖相不错啊,老秦。”

那天的最后,林涛吃光了秦明煲的大半锅米饭,连酸辣土豆丝的汤都没剩下。他一边吃,一边对秦明的厨艺赞不绝口。秦明放下筷子,手撑着下巴看着他吃饭的样子,突然笑了。

“老秦老秦,我以后想吃酸辣土豆丝了能不能来你家找你啊?”

秦明眼带笑意,想了想,点了点头。

林涛疯狂往嘴里扒饭,心下了开了花。许久之后他回想起来,这是秦明给他做的第一顿饭,在一场痛苦折磨的通宵加班后,是秦明亲手做的一顿暖暖的饭,慰藉了他的胃和灵魂。

他最终也没能完整看完那场转播的球赛,只记得天将泛白,他和秦明就又回到了局里继续为案子忙碌。结案那天,大宝早早下班跑去相亲。秦明也准备回家,林涛却拦住了秦明,笑嘻嘻地说:“老秦,嘴馋了,想吃你做的酸辣土豆丝了。”

再之后,林涛总是以各种借口去秦明家蹭酸辣土豆丝吃,终于有一天,秦明一边翻炒着锅里的土豆丝,一边随口问林涛:“林涛,你这么喜欢吃酸辣土豆丝啊。”

“其实也没有特别喜欢。”林涛挑了挑眉。

秦明侧过脸看着林涛。

林涛笑得灿烂,看着秦明的双眼有着无尽温柔:“但是,我特别喜欢你啊。”

评论
热度 ( 282 )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