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林秦】绑。

南栀:

#OOC警告!!!
#剧我还没看完,率先萌上了林秦,粮没看够,自己产,所以剧情要是有什么说不通的地方就请多多谅解。我文笔不大好,所以也别太在意:(我是很想写个案情文,但还得等我去普及一下法医知识才能开写,所以先拿简单的绑架案充数。不说了不说了,正文。

1.
薛定谔的宝宝给林涛打电话的时候,林涛正在秦明家里,举着瓶啤酒插科打诨,电话一来林涛收敛地飞快,在电话接通的一瞬间低声细语地哄人,秦明望着他,抿了抿唇将不快强压在心底。
“什么?吃饭…宝宝呀不是我不肯吃…只是我们这里有案子要办…”
“——你去吧,我一个人可以。”秦明忽然插嘴,面色冷漠地看不出一丝异样。
林涛迟疑了一会儿,却被手机里宝宝的哭腔戳中了心脏,半晌才冲着秦明点头,以嘴型示意他:小心。
最近的龙番市不太平,各类绑架案层出不穷,但经推测可并案处理,都是同一个犯人所为,然而案子还在调查呢,犯人就在匿名的网站上扬言要绑了警局里的人,尽管没有指名道姓要绑谁,但林涛不放心秦明,天天跟个跟屁虫一样跟在他身后,生怕秦明出事,因此也少了时间去陪自家女友,这不没过几天他的宝宝就开始在电话里闹腾,林涛觉着只是一顿饭功夫,应该不会出什么差错,因此才应下了宝宝的邀约。
林涛的脑子不太好使,但秦明不是,他从那绑匪放话开始就知道目标是他。绑匪既然放话就必定要绑一个在警局里有些地位的人物,这才好引起媒体的关注。林涛武力不差,犯人应当不会自不量力,谭局也有专人保护,大宝还是他徒弟,刚刚入职不久,那么,要绑,也只会绑他。
不过这几天林涛无微不至的保护倒是让犯人少了可乘之机,但当秦明看他接女朋友电话的样子,精准的头脑一时生了锈,不知怎么就赶走了林涛,竟是有以身犯险的念头。
回过神的时候林涛已经走了,后悔也来不及了。他揉了揉隐隐发痛的太阳穴,关了灯就往床上躺,还没等睡着,门锁处便悉悉索索地传来撬锁的动静,在漆黑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明显。
秦明握紧床头的手术刀,一双眸直直盯着门口,眼里难得透出些许慌乱的神色。
一会儿的功夫,门锁就被打开了。
来人蹑手蹑脚地走近床边,秦明深吸了口气,猛地坐起身,握着手术刀就刺了过去。
犯人显然没有料到秦明还醒着,猝不及防地被刺中了胳膊,吃痛地后退了几步,随即恼怒地一手推开秦明,另一手掏出针筒就朝着秦明脖颈扎了过去。
秦明只来得及将刀子扔开,针筒里镇定剂就发挥了作用,让他昏昏沉沉地倒了下去,犯人咬牙一把把他扛起来,在门口谨慎地观望好一会儿,见没人才一股脑儿跑到不远处的一辆白色面包车前,将秦明用安全带固定在副驾驶的座位上,这才满足地露出一个笑来,发动了汽车驶向自己的目的地。
另一边林涛才刚在餐馆坐下,宝宝心满意足地翻着菜单,刚喊了服务员点餐,小黑一个电话就过来了。
“林队…”
小黑的语气有些紧张和焦急,林涛直觉出了事儿,面色沉了下来,抬眼望向对面的宝宝,宝宝委屈的瘪瘪嘴,拎着包就气冲冲地走了。
“什么事儿,你说。”
“秦科长…被绑了…”
“什么?!”林涛几乎是从座位上跳起来,他一手抓起椅子上的夹克外套,匆忙往外跑,神色沉重且慌张。
秦明,你不能有事。

评论
热度 ( 114 )

© 张起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