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林秦•食色系列」糖醋排骨

烧:

食色系列第五篇。我第一次写林秦的be,卡文到崩溃,终于写完了……


*前文:

煮粥: http://shao777.lofter.com/post/1cf68d8e_fbb98d0



酸辣土豆丝:http://shao777.lofter.com/post/1cf68d8e_fc412d2

宫保鸡丁:http://shao777.lofter.com/post/1cf68d8e_fd05565

甜粽:http://shao777.lofter.com/post/1cf68d8e_fe6cd96





——




秦明没想到自己还有机会再见林涛。

那是他们分开的五年后,也是他调到隔壁市工作的第五年。他到现在都没忘记,当初他们平静的和平分手,平静的谈判去留,平静的最后一顿饭,最后,他平静的离开龙番。内心的波涛汹涌被他的面无表情欺骗,似乎,他们是真的从来都没有爱过。

感情里越来越无味的相处,忙碌下越来越单调的对话,热情渐渐退却的那些日子……这些,也许真的是一段感情里最难过的一关。这一关,难越。挡下了无数人,他们也没能幸免。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案子,也许真的很难再见了。

秦明有点头痛,说句实话,他真的不会处理感情。干脆装傻,能让自己和林涛都好过。

如今不得不再回头面对,竟是时隔五年……原来,都这么久了。

这五年来,两个市也会偶尔合作办案。秦明这些年带起来不少年轻法医,龙番要求合作办案的案件他能推则推,很少再插手。不过这次情况特殊,他推辞不得。

他依旧是市局法医科科长,林涛却已然升职,成了副局。再回到龙番市警局,秦明竟有点恍惚。

“林局,这位是隔壁市前来协助办案的市局法医科秦科长,秦明。”警员小姑娘热络的介绍,“秦科长,这位是我们的林副局长,林涛。”

“我们认识。”两个人异口同声。

警员小姑娘有些惊讶,隐约察觉这两人之间微妙的气场,识趣地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林涛从头到脚把秦明打量了个遍。你说时间快不快,这个人,他竟然已经五年未见未联系。也许是时常想念的缘故,这张脸这个人,他还是熟悉得仿佛当年。

“秦明,”林涛没来由的有点儿小紧张,和前任——没错,前任——重逢,他没想过,最后干巴巴地只说了四个字,“好久不见。”

秦明轻轻皱眉,却很快又舒展了眉头,他压下心里的那点别扭,自以为隐藏的绝妙。

可他似乎忘了,对面一步开外的不是别人,是林涛——那个能够察觉他所有微妙情绪的林涛。

“我先回办公室处理点事,先走一步,”林涛转过身走出两步,又转回身,“中午一起吃饭吧,餐厅我订,地址一会儿发给你。”

似乎是又想起了什么,林涛又补问了一句:“这些年……没有换电话号码吧?”

秦明躲开林涛的目光:“没有。”



秦明很快就收到了林涛发来的短信,那个餐厅的地址他很熟悉,除了池子那里,在龙番,他们还总去的就是这家。

那里有一道糖醋排骨很地道。秦明想起第一次点那道菜的时候,是在他和林涛以情侣关系吃的第一顿饭时候。

“老秦这个太好吃了!”林涛咽下一口,迫不及待的夹了一块放进秦明的盘里,“快尝尝!”

秦明夹着放进嘴里,酸甜的味道搭配刚刚好,肉质也不错,好评,好评。

那时,林涛看着秦明吃糖醋排骨时满足的样子,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两个人约好的时间是十一点半。秦明从不迟到,提前十五分钟到了餐厅,却发现林涛比他来的还要早。

“抱歉,久等了。”还未落座,秦明就先开口。

“没有没有,”林涛把菜单打开,推到秦明面前,“我也刚到。点菜吧。”

秦明把菜单推回去:“还是林局点吧。”

听到那句“林局”,林涛没来由的有点恼火。他伸手固执地把菜单推回,五指用力压着菜单,一字一句:“秦科长,不用和我客气。”

他几乎快要把“秦科长”这三个字咬碎在唇齿之间。

秦明低头看了眼菜单,眼底的情绪一闪而过,他抬头看了眼服务员,看了看菜单,随意点了几个菜,才把菜单推回去:“林局,还有什么要加的吗。”

林涛聚精会神的听着他刚才说的几个菜名,啪的一声合上菜单,递给服务员菜单的同时,开口说了句:“服务员,加一道糖醋排骨。”

菜上齐之前,他们都没有动筷子。

糖醋排骨是最后一道上来的菜。林涛看了眼诱人的排骨,又看了眼秦明,仿佛随口问的语气:“这道菜,好久不吃了吧?”

“嗯。”秦明点点头,“是很久了。”



五年的确是一段很久的时间。

不过秦明偶尔想起过去的时候,更多的时候还是会想到谈恋爱的那段时间。

秦明喜欢这家的糖醋排骨,林涛知道。那会儿警局案子特别多,经常忙来忙去完全没有休息时间,更别提跑去餐厅约会吃饭了。两个人大多数的时间,都在破案中度过。

某次空闲,林涛一时兴起,说要从网上找菜谱给秦明做糖醋排骨。秦明用“看你能折腾出什么来”的表情,看着林涛仔细地选着排骨。

结果其实并不那么让人满意。秦明看着自己面前摆的一盘并不知道能不能吃的黑乎乎的“糖醋排骨”,没忍住,笑出声。

最后,秦明把那一盘糖醋排骨都吃了。他到现在都记得,林涛坐在他对面,看着他一个劲儿把黑乎乎的排骨往嘴里塞,想劝劝不住,无奈的说:“宝宝,我知道不好吃,你别吃了。等我做成功了你再吃。”

秦明的嘴巴被焦糊的味道充斥着。他固执地摇头,固执地吃着排骨。

秦明固执地爱着林涛,也固执地被林涛爱着。

后来,林涛竟然真的跑去学了糖醋排骨,周末的晚上,就会做给秦明吃。他本来是个煮面都容易糊锅的厨房杀手,却也渐渐把糖醋排骨做的色香味俱全。他看着秦明吃排骨的时候满足的样子,就真想把世界都给他。



这顿饭秦明吃的索然无味。

林涛亦然。

其实本来也没吃多少,不过秦明和林涛都很默契的没有去碰那道糖醋排骨。

吃完饭,林涛和秦明一起回警局。接下来的两周,两个人每天都很忙,被工作和查案淹没。结案那天下午,秦明就准备离开龙番了。他在他的临时办公桌上写完了结案报告,把笔记本装好,一抬头,发现林涛倚在门外看他。

“要走了?”

“嗯。”

“以后,”林涛顿顿,“还会回来龙番吗?”

“不确定,不过很大概率上是不会回来了。”

“我送你吧?就别让你们警局那边来人了。”

秦明抬手看了看表:“不用了,他们还有五分钟就到。”

秦明二十四岁到龙番市警局工作,也是那一年,他认识了林涛。二十五岁,和林涛在一起。三十一岁,在和林涛在一起六年后,他们和平分手。

今年,秦明三十六岁。林涛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眼花了,他竟然隐约看到了秦明的几根白头发,格外刺目:“秦明。”

“什么事?”

“别太累了,”林涛有些艰难的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有空的话,还是可以回龙番看看的。要是想吃糖醋排骨了,回来,我……”

他最后还是把那句“我给你做”咽了回去。

他都五年没做过这道菜了。

秦明微微低着头,没有说话。直到他的手机铃响,接他的人到了,他才匆忙的开口:“林涛,再见。”

后来又过了很多年,林涛想起那天的自己,心头仍然是飘过一缕苦涩。他站在龙番市警局的门口,看着来接秦明的车开的越来越远,最后,终于还是消失在他的视线。

他们曾经的那段爱情就像是一道糖醋排骨,酸甜交错,很有滋味,一起度过的每一天都能有所回味。可是再好吃的糖醋排骨吃多了也会腻,爱情同理。林涛从和秦明在一起的第一天开始,就不断地想着无数种方法来对待这段爱情里可能会面临的七年之痒,却从未想过这段爱情,根本没有七年。

他们到底没能硬着头皮走过那道坎,揣着对彼此的复杂的感情,过得都不算太好。彼此失去的感觉,可真是痛到麻木却不敢言。

秦明再也没有吃过糖醋排骨,林涛也是。

评论
热度 ( 149 )
  1. 张起灵 转载了此文字

© 张起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