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林秦‖谁的胃犯了错

苏维埃:

—胃这东西也是会误事的


局里人都认为秦明有个金贵的胃。


自从李大宝来法医科,将近一年多的长期的摸索,终于发现他们局里的刑警队长每天会雷打不动的给自己的冷面上司送上三大金句。


“老秦你吃早餐没?”


“老秦,去吃午饭啊!”


“老秦记得吃晚饭,别倒腾了。”


林涛就像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婆子,天天惦记着秦明吃饱穿暖饮食作息,念叨这念叨那。要是秦明回应他说没吃,林涛便忙不更迭的给人选餐选粥。而且平时忙里偷闲从刑警队来法医科时,不仅有苹果还带上些零嘴,像是巧克力,糖果,一把果仁或者是一小块蛋糕。秦明虽是满脸嫌恶,嘴上说着不喜欢如此甜腻高糖的东西,手却从善如流的将它们都摆进自己的抽屉里放好。


久而久之局里人便认定了秦明有个金贵的胃。还是很难养的那种。


而李大宝刚来时还会朝秦明问上一句
“老秦,你不吃我吃啊!摆在桌子里不就坏了?”
就被秦明像是用刀子剜肉的眼神看上一眼,李大宝从此以后便缄口不提。


久而久之也变成了“不吃就不吃,反正最后归宿也是垃圾桶里的东西,宝哥我还不稀罕。”的自我安慰。


直到某次李大宝从厕所回来后看到秦明嘴角还留着一小块不易察觉的白色奶油沫,而这未被掩盖的痕迹在李大宝灼热的目光下才被当事人发现。秦明面不改色的抽出纸巾将最后的犯罪证据抹灭。李大宝心里终于是忍不住冒出来一声冷哼


“呵,金贵的男人。”


但与众人所想恰恰相反,实际上在林涛与秦明之间。胃更不好反倒的是林涛。


林涛刚来刑警队的时候,还是个小警察。一股脑热情算倒腾在工作上,和秦明有的一比。要是没案子的日子倒好,跟着队里兄弟三餐规矩,要是来了案子那就是上顿不知下顿。有时候终于闲下来草草扒几口热饭又来了嫌疑人的嫌疑,只得把筷子一撂就风风火火和队长出去逮人去了。回来的时候不但喝了一嘴巴冷风又继续接着把冷饭灌下肚子,毕竟也是自己工钱不吃觉得可惜。


到了当上队长,稍微放聪明了点,饿了就泡上一桶方便面,五六分钟下肚又当正餐又当宵夜。 与泡面培养了一两年的感情,也曾酒后口出狂言要不是追不到秦明便和泡面这小老婆了此余生。以至于秦明后来从林涛书桌下把两箱方便面都没收的时候,林涛笑的比哭还难看。


“我在清理门户”秦明看着林涛皮笑肉不笑的说。


纵使林涛有个铁胃,也经不起他的这几个年头来回折腾。沙子落成了塔,只要轻轻一推便是摇摇欲坠的危楼,可能只需要一阵风便能让其轰然倒塌沙尘四溅。俗话说得好,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不过这报的时刻的确有些尴尬。


林涛一年来不了几次的胃疼偏偏是在确定关系后第一次上秦明家过夜的当晚。


林涛往常也去秦明家,坐在沙发上喝啤酒看他的无声球赛,偶尔脑内心猿意马想入非非。而当他和秦明这层窗户纸捅破后的第一次来访,却不免的手脚有些不自如起来。房间里连空气嗅起来都是暧昧,像是无声邀约。


流水声惹人浮想联翩,林涛也只好趁着秦明洗澡的空档溜出去跑上几圈浇灭火气。秦明从浴室满身雾气出来的时候,就只看到头上身上满是汗珠的的林涛站在沙发前牛饮。亮晶晶的汗珠和亮晶晶的眼睛都映入眸中,让秦明平静的心湖泛开涟漪。然后便迈步上前把林涛送进了浴室,隔着门板冲林涛说。


“你身上味道太大,洗澡。”


林涛轻轻压上另一边床的时候秦明没有睡着。他们之间还是隔着些空隙,并未如同后来一般秦明会缩入林涛怀里去听人心跳而后缓缓入睡。毕竟他们才刚从朋友跨入恋人的门槛,一切都讲究循序渐进。


预想的一切都没发生,彼此道过晚安秦明便翻身背对着林涛只留下悄悄的呼吸声,暂且忽略身后源源不断的视线。在将要入睡之际却被一端床垫的不停起伏搅的一瞬睡意全无。秦明再翻了身,隔着夜幕问那个让人有些恼怒的罪魁祸首。


“林涛,你想干什么。”


“宝宝…我胃不舒服。你先睡吧,我等会就……”


话音未落林涛便被光刺了眼,秦明打开床头台灯去看林涛。只看到林涛的眉头都要扭成麻花,嘴边还是笑着的。秦明看着林涛直皱眉,一脸寒气的把林涛按在床上自顾的去找药,见林涛吞了热水喝了药脸色才好了些,却再也不敢翻身过去了。


反反复复还是与胃痛闹腾到了午夜两三点。以至于第二天双双迟到的两人被李大宝不怀好意的眼神通体打量了一遍。


然后李大宝语重心长的拍上了林涛的肩膀。


“涛涛,你今天让老秦多注意休息啊!别伤腰。”











林涛:????我也很想让老秦多休息的

评论
热度 ( 163 )
  1. 张起灵Art E 转载了此文字

© 张起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