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景卿景】冬雪

南筱:

*短完,清水,不接受逆CP掐架。




  


01


“下雪了。”景天说,小孩子似的睁大双眼。


 


  徐长卿方欲开口,便被对方打断:“我不回屋去。我是老大,你得听我的。”


  


  长卿闭了闭眼。


 


  “好,我听你的。”


 


  “我想御剑出去玩。”得寸进尺。


 


  “好,我带你去。”


 


  青年便笑了,双眼弯弯眉梢舒展,展颜间仿若春暖花开。


 


  可就是这个亮若星辰的景天,一声笑叹,直叹进他心里。


 


  他说:“唉,白豆腐,怎么我刚刚离开渝州就开始想念新安当了?”


 


  他说:“那里是我的家啊……云游四方耍完帅过完瘾后总要回去的。”


 


  “……若是景兄弟想,长卿这就送景兄弟会渝州,天黑之前能赶到。”


 


  可是他拒绝了。


 


  他说,今天他想呆在蜀山。


 


 




02


 


  大概景天到了的地方,所有人都会知道他来过的。


 


  徐长卿亲自带着他在整个蜀山逛了一圈,弟子们见了人都不知道该先向掌门行礼还是先向景大侠露出一个艰难的表情。蜀山淡白的云,淡白的风,淡白的弟子们,都在一瞬间染上了鲜活的颜色。


 


  当然,这是徐长卿的说法。换个人来,恐怕更愿意将其形容为“鸡飞狗跳”。


 


  蜀山没有鸡也没有狗,于是飞的是仗着蜀山掌门护着一路逃命的景天,跳的是被偷了佳酿翻了炉子扰了清净险些破功追杀三百里的老人家们。


 


  徐长卿掐着剑诀带一个裹成球的景天突出“重围”时,雪还在下,而且很大。想有谁抱着一大袋羽毛,坐在云端笑嘻嘻地往下抖,开开心心地看人间换了银装。他觉得那人很适合做这事,很适合坐在云上,晃荡着双腿,大呼小叫。可是他想到那个风华绝代的神将飞蓬,便又敛了心思。


 


  景天坐在他剑尾上,怀里抱着不知哪来的蜜饯果子酒壶,手里还捏着个雪团子,不止要瞄准哪一个倒霉鬼。长卿回眼时,正巧望见他脸上贼兮兮的笑。


 


  “景兄弟为何发笑?”


 


  “我没有笑!我在生气。”景天立即收了笑,做出苦着脸的怪相,瓮声瓮气地抱怨,声音不大,语气却让人觉得他该是嚷嚷着的,“凭什么你掐着诀迎着雪站得帅气逼人,我就得坐在后头跟只五毒兽似的圆滚滚?”


 


  长卿看不见自个儿的表情,却听得自己的声音微笑着:“景兄弟御剑之时可比长卿帅气。”


 


  “那是自然。”景天的声音一下子亮了,“我可是…..”


 


  后半句淹没在风雪声里,但想也知道是“渝州第一帅”之类。长卿想着,慢慢地,叹出一个笑来。


 


  天已微暗了,云霾中只透出些微弱的光来,倒是雪光尚明,挟着尘粒大小的冰晶,点点地亮着。


 


  ——时辰快要到了。


 


  徐长卿当空停住,深吸一口气,缓声道:“接下来,景兄弟想去哪?”


 


  “嗯……”青年作沉思状,嗯了许久也没嗯出个地点,倒先抬头飞快地扫对方一眼,才道:“我想去你平时练剑的地方。”


 


  “长卿练剑之处?”他一顿,“景兄弟勿怪长卿扫兴,那儿除一陡崖,空无别物的。”


 


  “哪儿那么多事呢你?”景天故作不耐,“想去就是想去,你不带我去拉倒——”


 


  他迟疑片刻,终于还是沉默地捏了诀调转了方向。雪迎面飞来,被他震开去,本已大如鹅毛的雪花在这一震之下四下飞散,其中裹挟着的冰晶倏地划过,如星辰陨落。


 


  “真美啊。”


 


  青年轻叹,语气和缓,徐长卿听在耳中,却是眼睫一颤,张了口又无话可回,许久才缓缓应声。


 


  “……是啊。”


 


  其实只是寻常雪而已。蜀山不知有了几回,他不知还要看几回的雪。


 


 


 


03


 


  徐长卿落在地上,收了剑,看景天在空荡荡的崖上东张西望。他滴溜溜转着眼睛四处打量的样子,似乎与那时永安当的小伙计别无二致,仍旧是狡猾、年轻、小算盘打得啪啪响、穿上白衫就浑身不对劲的凡人景天。


 


  可是……徐长卿一咬舌尖,疼痛使脑中闪过一丝清明,却仍止不住他往下想,可是马上他就……


 


  “景兄弟……”


 


  话音未落,一个雪球便啪地在他身上开了花。始作俑者见他一脸无奈地望过来,笑得愈加开心。


 


  “雪水豆腐,新菜!”他咧着嘴提亮了嗓音,模仿着酒楼小二的吆喝,“清清白白,洁洁净净,沁人肺腑,包您吃了如同蜀山的一锅白豆腐,心如止水,断绝尘缘,不日即当得道升天,位列仙班……”


 


  蜀山弟子也并不总是心如止水的。长卿定定地望着青年想,脱口而出的却是别话:“景兄弟,怕是无人在三九天吃雪吧。”


 


  “白豆腐你这就很没有意思了。”景天摇头晃脑道,“像段木头那样无趣!你看——”


 


  他张着的手掌里是一块拍成圆柱形的雪,上面画着简单的眼睛鼻子嘴巴,都是硬邦邦的,耷拉着的小老头样。景天拿手让它直立起来,不料这雪未拍实,一立起来便散了架,从他掌上滚了下去,露出他冻得通红的手心。


 


  徐长卿心下一紧,不由得伸手抓了对方的手,捂在掌心里。冰冷,触手之处都是冷如玉石之感,偏偏那人还在叫唤:“哎哟我的雪——”


 


  “景兄弟,还是莫要太玩闹的好。”他摇头,“你的手都冻红了。”


 


  “哎呀冻红了也没关系的,反正马上……”青年回眼瞥见他,立即转了话锋,“我是说,反正你都捂着了,马上就会好啦。”


 


  先前一时情急捉了对方的手捂着,这会儿景天提到,他才想起自己还握着人的手,一慌便要松手:“得罪……长卿不是有意这般……”


 


  话未尽,手已被景天一把扣住:“别呀,怎么我才一提你倒就要松手了?你看我这手可还冻着呢。” 


 


  一时竟是无言,只听得风雪之声,在耳边呼呼作响。


 


  徐长卿不语,景天竟也不说话,只垂眼盯着二人交握的手,似乎正注视着手上结着的冰一点点融化殆尽。


 


  掌心的手逐渐回暖,有脉搏透过皮肤,温暖地叩在徐长卿手上。他心里一震,不由地去数那脉搏。一下一下,稳定,温暖,似是离开了景天的身体,融入了他的血液——或者更像是青年的血液流入了他的血管,轻轻地拂过他的心脏。


 


  他不知侧耳数了多久,只突然听青年笑道:“白豆腐。你瞧你都成了雪豆腐了。”


 


  这话虽可笑,但却极写实。莫说是身上,呆立许久的徐长卿眉毛、眼睫上俱是白雪,他一合眼,雪便扑簌簌地往下落。


 


  他呆看了景天片刻,咬牙闭眼道:“景兄弟,我……”


 


  “别说。”


 


  他一愣,睁眼便见景天慢慢地弯起唇角笑了,笑得很大,可也笑得他眼睛一疼。


 


  “白豆腐你别说……你一说我就要舍不得了。我现在已经够舍不得了。”景天朝他挤挤眼,依旧笑着,“再多一点点……我怕我这一天就都白笑了。我可是已经下定决心,今天一定要笑的。”


 


  他动了动唇,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景兄弟。”他终于挣扎出一句,刚出口就立马屏了气,咬了咬牙才又唤道,“景兄弟。”


 


  他再也说不出什么话,手在身侧张张合合仍是止不住地颤。景天瞧着,却是展眉笑开,腿上一松,整个人摔在了徐长卿身上。


 


  他慌忙伸臂捞住人,手上就是一沉。知道是景天散了气力,全倚在他臂上,他喉间心间都是一涩。景天却浑不在意,笑嘻嘻地附在他耳边,捏着嗓子细声细气地唱童谣。调子慢悠悠的很温柔,音却全不在调上,东歪西倒的不成样子。徐长卿侧耳许久,才轻轻笑了一下,像哭。


 


  “哎你可终于笑了,真够不容易的。”青年如释重负地把脑袋往他肩上一搁,叹道。


 


  长卿又笑了笑,抬头望着将要日落的天,本就大雪纷飞的天空正变得愈加阴沉。


 


  天就要黑了。他想,闭上了双眼。


 


 


04


 


 “白豆腐。”


 


  “嗯。”




“我还想看雪啊……看很多很多场雪。雷州的雪,渝州的雪……当然还有很多蜀山的雪。”


 


  “若景兄弟不厌,长卿愿守候百年,再陪景兄弟看遍天下雪。”


 


  “好哇……我连御剑都可以省了。只是到了要出风头的时候,你可别与我抢……”


 


  “长卿明白。”


 


  “白豆腐你可真是个好手下……我真高兴……这雪真美啊……”


 


  青年的声音渐渐低下去,低下去,带着笑意,融在了大雪里。长卿不再言语,只是垂下脸,用力地、用力地抱紧了他。


 


FIN.










《未尽之言》


*你所不知道的事。《冬雪》补刀小剧场。




01


  他说,今天他想呆在蜀山。


  今天我想呆在你身边。




02


  “那是自然。”景天的声音一下子亮了,“我可是…..”


  后半句被他连同喉间的那一口腥甜一同吞了回去,淹没在风雪声里。




03


  蜀山淡白的云,淡白的风,淡白的弟子们,都在一瞬间染上了鲜活的颜色。


  而我是被染得最深的一个。




04


  “哎呀冻红了也没关系的,反正马上……”


  反正马上我就感觉不到了。




05


  你猜,徐长卿什么表情让景天立即转了话锋?




06


  天要黑了。


  要上路了。




07


  其实只是寻常雪而已。蜀山不知有了几回,他不知还要看几回的雪。


  可是像今日这般一同看雪,却是再也不会有了。




08


  那些我们没有说出的话,都使我感到震耳欲聋。*




09


  我与你许了看遍天下雪,看过一生雪。


  前者未成,后者......今日便要实现了。




10


  冬雪。


  雪停了。太阳照常升起。


  人走了......就是走了。






*注:作者认为这是在别的地方看到的,但不幸忘了是在自己的手稿上还是在别人的文里。希望见多识广的朋友可以告诉我。


  


  


 



评论
热度 ( 45 )
  1. 张起灵南筱 转载了此文字

© 张起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