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猫鼠】江南不老

郑景仁:

#翻文件夹的时候翻到的,好小的时候写的。剧情啊文笔啊都幼稚得可以哈哈哈我看了之后简直要笑死过去了,我以前的脑洞怎么那么大!!!


#笑到昏厥


#标题乱起


展昭沿台阶而上,深重的绿意一路未停,向上绵延看不到尽头。终于可以下马闲情漫步,只觉心情甚好。


行至半山腰,却是下起了雨,细细绵绵的笼着一方天地,两旁树木更添苍翠,平白生出几分多情。


展昭倒是不曾带伞,凭他的内力也不至于让雨淋着。抬眼望,天地朦胧成了一片,雨和树木交杂着,山顶上的寺庙也便隐隐约约在了云雾之中。


忽而见得似是云雾缭绕处走下一人,烟雨朦胧中却是看不真切,就这么撑伞缓步而来,每一步都似乎轻轻的踩在展昭心上,一时间竟是无法移开视线。


一袭白衣倾城,手中的油纸伞竟是堪堪遮住脸,隐隐约约之中似是可以瞥见那人下巴的绝美弧度。


雨渐渐大了,飘飘洒洒得模糊了天地万物。上山游玩的人们也都纷纷回家,世界顿时静默。


突然见得那人身后一名仆从匆匆追来,似是叫唤这什么,雨幕中依稀可听见一声“等等我”。


眼见这那人就要走近,却是蓦地停住脚步,缓缓转头,似是在笑。


许是石阶太滑,那人竟是一个脚下不稳,展昭立时上前,堪堪拉住那人白色衣袖下清瘦的手腕。


有风而过。


吹乱那人披散至腰的青丝,衣摆轻扬,翩然若仙。


白玉堂望着眼前的蓝色身影,面容清秀,眉宇间自有一番潇洒。一手抓着自己的手腕,一手握着腰间深重的宝剑——晦涩复杂的花纹镂刻在剑鞘上,不曾出鞘却也有一股沉重古朴之气扑面而来——巨阙!


白玉堂心下了然——此人应该就是展昭吧。


不露痕迹地将手腕抽走,浅浅一笑,正欲道谢,却听见眼前人道:“姑娘可要小心点,山间路滑。”


笑容便尴尬的僵在脸上,展昭似是感觉到了他的不妥,上前关切的问道:“姑娘怎么了?”


说话间,那位仆从已经追上,展昭的话说得并不大声,可那位气喘吁吁的仆从却也能听到,“你说什么呐!我们家少爷分明是男的!男的!你看不到啊!”


展昭笑笑,并不介意仆从的无理,“现今不知怎么回事,很多姑娘家都喜欢打扮成男子的样子出来,我也是见多了,若你家小姐执意如此……”顿了顿,颇为理解地笑着拱手“那么这位‘公子’,在下告辞!”


说罢,以一副“我懂”的样子笑着看他,便转身离去。


白玉堂抬头,望着展昭远去的身影,一时间不知说什么话。


良久,才看向一旁有些错愕的仆从,开口:“……白福啊,你说这现在怎么这么多姑娘家喜欢女扮男装呢?”


白福捂脸,透过指缝去看自家少爷依旧浅笑的面容,握住伞柄的手指隐隐有些许发白——糟了!少爷生气了!

评论
热度 ( 46 )
  1. 🍎风里_ 转载了此文字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