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ourse I'm not trying to pick the moon and I want the moon to come to me."

【猫鼠】【五鼠闹东京同人】焚情 第三章

陌槿笙:

撒花~小白总算露出庐山真面目了,看他如何收服展猫!


----------------------------------------------------------------------------


展昭出得石门,不敢托大,沿着石壁缓缓而行,不一会儿便到了外面。


展昭左右观察了下,这里的景色又有不同,却已不在白玉堂的翠雪居,正打算提脚前行,却见正前方一大石上似乎有字,形似白玉堂的手笔。于是便走近了查看,借着月光,见那大石上赫然写着:“官猫太笨,让白爷好等,东北月幽林”。末了还画了只活灵活现的小老鼠,斜着眼睛看着他。不由得觉得白玉堂小孩心性,着实可爱,更想尽快见到这锦毛鼠了。


展昭也不停留,沿着白玉堂留的标记一路前行,约莫行了一刻钟,见房屋稀疏,前方一片竹海,郁郁葱葱,林中隐有烛光闪现,料想白玉堂就在那处,便往竹林去了。


夜色浓如焦墨,月若银盘,根根翠竹,竹叶清香,那抹白衣就那么毫无防备地闯入展昭视线,世间竟有如此飘逸脱俗之人,心不由得被挠了一下,微风拂过,倒清醒了些,展昭从怔忪中回过神,视线仍纠缠在林中那抹跳动的白上。


但见那人白衣如雪,玉带缠腰,剑眉入鬓,目若星辰,唇色绯然,侧脸的轮廓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却又不失柔美,让人观之心动。手里一把长剑,莹白光亮,确是上古宝剑龙泉剑,剑势时而飘忽,时而凝练,行云流水间灵动飘逸,连贯洒脱。端得是丰姿奇秀,神韵独超,世间少有。


似是对同类的感应,展昭手里巨阙抖动着就要破鞘而出,“你也心动了?”展昭抬起右手安抚自己的宝剑,暗自叹息。


听得声响,白玉堂陡然变换剑势,剑气突然暴涨如虹,凛冽风生,唇角噙一抹冷笑,脚踩因剑气而漫天飞舞的残烛,人却似箭一般挟着寒芒向展昭刺来,淡雅如雾的星光里,白衣少年俊美得不似凡人。


巨阙早就按耐不住,展昭亦被白玉堂的洒脱豪气所感,仿若还是江湖上潇洒痛快的南侠,长剑相交,两把上古名剑发出棋逢对手的铮鸣,电光火石之间,白玉堂右手一翻,身子扭到一个刁钻的角度,就往展昭下盘攻来,展昭也不慌,身子一矮,堪堪从白玉堂剑下水平滑过,就着姿势几个回转便向白玉堂斜刺过来,白玉堂侧身躲过,雪白长纱无风自动。还未等白玉堂回过神来,展昭剑势突然变快,立即攻将上来,竟直指白玉堂咽喉。说时迟那时快,白玉堂侧过脖子,一个鲤鱼翻身,已破解展昭的攻势,脚尖停在巨阙剑尖,居高临下看着展昭,散漫一笑,漫天星辰却比不上他眸光清亮。


展昭唇角上扬一个弧度,朝白玉堂邪魅一笑,却在白玉堂兀自得意间,抽回剑。白玉堂本是踩着巨阙的关系,停在半空,展昭甫一收回剑,顿时没了依托,身体失去平衡,就要往下坠,慌乱中,急忙用剑尖撑地,借力又站了起来。


“好个阴险狡猾的烂猫,趁白爷爷不注意使诈!还好白爷我聪明~”声音珠圆玉润,煞是好听,还带着微微江南儿音,只是愤青着脸盯着展昭。


展昭不置可否,肩膀一怂,双手抱拳行礼,笑道:“五爷英明,展某这点雕虫小技岂能难得住白五爷,惭愧啊惭愧!”模样煞是憨态可掬,恭谨有礼,却又是趁白玉堂不注意,一招凌利的剑招横劈而来。


白玉堂被展昭的无赖行为气得炸毛,边打边骂:“臭猫...烂猫...死猫...”堂堂南侠竟如此不要脸!


展昭也不理,只管攻,白玉堂不敢掉以轻心,也收敛心性,不再叫骂,小心应对。双方再一次近距离碰撞后,各自散开,但见展昭一转手臂,巨阙竟在他的指尖旋转起来,携带着浓浓剑气,卷起地面枯叶和残烛,展昭竟以气制剑,厚重内力不断向白玉堂袭来,展昭再一个转身,巨阙伙同满天枯叶旋转着罩下来,似要将白玉堂搅进去。白玉堂不由得暗自喝彩,南侠展昭果非浪得虚名,值得一战。白玉堂当即松开剑,用真气一震剑端,龙泉剑携着深寒剑气向着巨阙直刺过去,化解了展昭的攻击。两人不约而同纷纷跃起,确是展昭拿了白玉堂的龙泉剑,白玉堂拿了展昭的巨阙,剑本来认主人的,可剑到两人手中却无丝毫凝滞,各自挽了个剑花,又斗到一块去了。


那是快得只能听见的战斗,转眼间双方已喂招几百回合,仍难分胜负,两人的体力也已到极限。展昭故意露出一个破绽,那白玉堂本是少年心性,求胜心切,见展昭露出破绽,内心大喜,往展昭腰间斜刺过来,却不想展昭的剑竟匪夷所思的从白玉堂的后背伸出,白玉堂一个紧张,确是一股气没提上来,展昭就势用持剑的手抱住白玉堂的腰,青丝拂过脸颊,那人特有的清冷幽香窜入胸腔,心微微痒。


“果然美玉!”展昭低沉暗哑的声音传入耳中,白玉堂悲怒交加,也忘了自己在半空中,甚至忘了自己会武功,愤然拳脚并用得力图挣脱展昭,活脱脱一只炸毛的小耗子。展昭一下子泄气,身体失去平衡,双双往地上而去。白玉堂向来在意形象,此刻面部朝下,正对着地上的满目疮痍,想着待会形象全无,已是闭了双眼,气都不敢出。就在白玉堂以为要亲吻大地的时候,一只手拉住了他,紧接着跌入一个温暖宽厚的胸膛,确是展昭在关键时候串到他下面,两人如今距离极近,面对面,鼻子顶着对方鼻子,一阵暧昧。


“咚!”两人本靠得极近,落到地面的弹力使展昭身体不由自主地往上,当两人嘴唇相接的时候,两人都瞪大了双眼,甚至忘记了动作。白玉堂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将展昭用力往地上一推,就要站起来,确是两人下落时腿部缠在一起,一不注意,又重重跌入展昭怀里,嘴唇微微滑过展昭脸颊,这一次,双方都红了脸,不敢直视对方。展昭听见自己内心深深地叹息,也许昨晚就不该去茉花村...


待两人起身,整理得当,展昭方才说:“请白五爷随展某入京,归还三宝。”


摘掉头上最后一片残叶,白玉堂理了理乳白罩纱,上下扫视了展昭几眼,这官猫长得还不耐,只是这一身红色官皮着实碍眼。白玉堂对展昭翻个白眼,戏谑道:“御猫儿?”


“白五爷莫取笑展某了,御猫这个称号展某也是迫不得已,还望五爷大人大量,归还三宝,圣上面前也好交代”。


“你不要,难道那皇帝老儿还硬塞给你不成!”不提皇帝还好,一提那皇帝白玉堂就气不打一处来,全身的毛都炸起来了。


展昭双手一摊,肩膀一怂,表示的确是这样。


白玉堂摸了摸头,转过身去,背对展昭,潇洒道:“算啦,你这猫也算对白爷胃口,白爷我就大人不记小人过,跟你这只猫到开封府走一遭。”说罢,也不等展昭反应,率先走出竹林,展昭紧跟其上。



评论
热度 ( 45 )
  1. 张起灵陌槿笙 转载了此文字

© 张起灵 | Powered by LOFTER